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零三章 第五位星辰之子

第一千零三章 第五位星辰之子

  从死星海归来的星河古舰,共有八艘,古舰上高高竖立着星辰幡旗。

  每一艘星河古舰,都似遭受过重创,船舰许多位置,有破裂的痕迹,沾满五颜六色的鲜血。

  八艘星河古舰,朝着碎星古殿所在的陨石驰来。

  不过,很快八艘星河古舰,就在星空之外停泊。

  须臾后,从中分离出一艘,渐渐飞逝而来。

  “是方塬!”

  韩婉容的声音,从那座宫殿远远传来,面色凝重。

  陨石上,散落着众多碎星古殿的门人,亦或者如权子轩、瞿明德那般,依附于星辰之子的扈从。

  那些人,看到一艘星河古舰逐渐临近,从上方的星辰幡旗,辨别出来者的身份。

  “是方塬!第五个星辰之子!”

  “他前段时间,率领麾下挺近死星海,和异族厮杀,看样子……状况好像不太妙啊!”

  “死星海深处,众多异族出没,异族古舰四处游荡,强者如云,即便是方塬,想要在死星海内获取战果,恐怕也没那般容易。”

  “我记得,他们出发前的星河古舰,共有十三艘。可回来的,却仅仅只有八艘啊。”

  众人窃窃私语。

  “呼!”

  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突从星河古舰飞出。

  群星闪耀的虚域深处,一条灿灿的星辰锁链,捆缚着十几个妖魔尸身,被其带动向韩婉容所在的那座宫殿。

  聂天略一沉吟,驾驭着星舟,也飞向宫殿。

  “轰!”

  星辰锁链捆住的妖魔尸体,重重抛落在宫殿前方,那青年脸上没有一丝喜色,反而以沉痛语气说道:“韩姨,你清点一下这些妖魔尸身。”

  韩婉容心疼地望着他,道:“发生了什么?”

  方塬正欲答话,突然注意到星舟,目显异色,“他?”

  “第七位星辰之子,名叫聂天。他是在近期,刚刚经过星路试炼,抵达宗门。”韩婉容先介绍了一下聂天的身份,说道:“你在死星海征战太久,消息闭塞,或许还不清楚他的存在。”

  方塬点了点头,“的确在死星海待太久了。”

  “咻!”

  星舟飞落,聂天走下来。

  “聂天,他是你方师兄,和你一样,也是星辰之子,排名第五。”韩婉容挥手,招呼着聂天,旋即又看向聚涌过来的其他人,冷淡地说道:“都散去吧。”

  随后,她便带领着聂天,还有方塬,踏入宫殿内部。

  方塬和聂天,互相打量。

  方塬眸中,星光如织,仔细去看,好像两只眼瞳深处,蕴藏着两个星河般,有无数碎小的星点游弋着,神秘莫测。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聂天居然有一种,无所遁形,被看穿的感觉。

  “你,所修灵诀太驳杂了。”方塬皱眉,“身为星辰之子,既然获取宗门最为强悍的星辰传承,何必再去修炼火焰、草木法决?”

  聂天笑了笑,“我和你的情况不同,我在天门中,获取碎星印记时,已经修行了别的法决。”

  “可你在获取印记,得到宗门认可时,完全能舍弃别的法决啊。”方塬奇道。

  “当初没有舍得,后来,也就随意了……”聂天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下去,转而问道:“方师兄,你在死星海,遭遇了什么?”

  这时候,韩婉容领着两人,已进入宫殿内部。

  方塬带回的妖魔尸体,她看了一眼,就分辨出血脉等阶,示意方塬可以收起。

  方塬抬手,捆缚着妖魔尸体的星辰锁链,瞬间飞逝向他的储物戒。

  一行三人腾空而起,落向宫殿上的一间石室,底下的那座跨域空间传送阵,还在运转时,有新的人进来,也有待了许久,完成交易者,以传送阵离开。

  此地由韩婉容坐镇,她是碎星古殿的十二大长老之一,聂天和方塬,都是星辰之子,身份地位比起她来,丝毫不弱。

  即便在陨石上,还有一些境界修为远超聂天,比方塬还要强盛者,但因身份不足,似乎也不够资格,聆听他们三人的对话。

  “碰到了第二魔域,盖顿斯家族的族长,卡迪大君。”方塬站在那儿,坚毅如磐石,低喝道:“盖顿斯家族,有三个九阶大君,卡迪大君的血脉为九阶的高阶。我方家的家主,圣域严重被破坏,卡迪大君的血脉之力,还遗留在其圣域,继续荼毒。”

  “血狱大君!卡迪!”韩婉容猛然变色,“你方家之主,能从血狱大君的盖斯顿家族手中,逃脱八艘古舰,还斩杀十几位盖斯顿家族的成员,足够自傲了。”

  “卡迪的血脉,为九阶的高阶,即便是我,面对他,都没有十足把握。”

  方塬脸上并没有被赞赏的喜悦,“我的人,死伤更大。十九位虚域,被盖斯顿家族所杀,我方家之主,圣域后期修为,都不是血狱大君的对手。”

  “血狱大君卡迪,在妖魔族诸多大君中,能跻身前十,战力自然非凡。”韩婉容叹息一声,“妖魔的大君,有五六十个之多,排名前十的大君,都是有希望,在将来成为十阶大尊的。”

  “你方家之主,虽然乃是圣域后期,从实力等级来看,和卡迪相当。”

  “可那卡迪,以真实的力量来评测的话,怕是能够和炎战、魏来等宗门长老叫板。你方家之主,只是圣域被破坏,而非爆灭,其实已经算相当不凡了。”

  方塬阴沉着脸,“在遭遇血狱大君前,我其实和通天阁的赫连雄,联手一同扫荡周边死星。我们两方相隔距离不远,盖顿斯家族,在血狱大君的带领下,出现之后,我连发三个讯号,招呼赫连雄前来助战。”

  “三个讯号,赫连雄没有回应一个!”

  “我们两方距离,没有那么远,他定能收到讯号!”

  “如果赫连雄,肯带着他的麾下,赶过来助战,我们两方合手,就算不敌血狱大君,也能全身而退!”

  韩婉容眸中,也泛着冰冷之色,“赫连雄!你,你怎会相信这个家伙!?”

  “赫连雄不是和司空师弟交好么?我也是在死星海偶遇他,加上他麾下战力不凡,才决定联手的。”方塬有些困惑,“而且,也是他先主动向我示好的。”

  “他和司空错交好?”韩婉容苦笑,“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根据我的消息,司空错和赫连雄,在上一次联手探索一个新域界时,被司空错坑害,麾下损失惨重。之后,赫连雄就恨上了司空错,怕是连我们碎星古殿,也一并被恨上了。”

  方塬一呆,“这个,我倒是不知。”

  “你当然不知道。”韩婉容也是无奈,“你在死星海呆的时间太长了,他和司空错关系破裂时,你还在死星海里面。他是在你之后,领着麾下冲入的死星海,你不清楚缘由,也很正常。”

  “可他主动示好你,又在关键时刻,舍弃你,恐怕一开始就是刻意为之。”

  “司空师弟!怎么又是他?”方塬一脸烦躁,“他为宗门招惹的麻烦还少吗?你们,就不能管管他?”

  看方塬的意思,司空错在碎星古殿七大星辰之子当中,似乎口碑不佳。

  “我们,可没有权利去管星辰之子的做法。”韩婉容也是无奈,“就连大长老莫珩,所说的话,司空错都是听而不理。殿主常年在外,两位副殿主,也极为看重他,都认为他有极大可能,可在未来登顶。”

  “另外,就在不久前,他又从灵境后期,正式跨入虚域了。”

  “他虽然四处树敌,但是为宗门立下的功勋,也极为可观。他在和其它三方的暗斗中,还没吃过亏。”

  “宗门内部不少长老,都觉得他能后来居上,超越你们几个。长老们,也要为以后考虑,自然不敢开罪他了。”

  方塬也是一惊,“他进阶到虚域初期了?怎如此之快?”

  “他在和赫连雄探索的新域界,有了重大收获,这才迅速破境。”韩婉容在提起司空错时,言辞之间,同样没什么好感,不过也没办法,“他成为星辰之子的时间,比你短很多,现在的境界,已经和你相当。”

  “在别人眼中,他其实已经完成了,对你的超越。”

  方塬沉默不语。

  也在这时候,宫殿外面传来喧嚣声。

  韩婉容愣了愣,灵魂意识就散播出去,去感知喧嚣的缘由。

  半响后,她神色古怪地,突然看向聂天,“你的麾下,和司空错的麾下,起了冲突。”

  方塬愕然,旋即饶有兴趣地,望着聂天,似乎想看看聂天,如何处理麾下间的纠纷。

  “因何而起?”聂天道。

  “你的人,和他的人,同时看重了一件东西。”韩婉容回答,“在这里,不允许私斗发生。不过呢,如果真的起了大纠纷,可以在外域去解决。”

  “司空错……”聂天轻声嘀咕着,立即走出宫殿,向喧嚣声所在地赶去。

  碎星城时,他也见过司空错的麾下,依附司空错的人,每一个都是穷凶极恶之辈,嚣张跋扈。

  那些人,于碎星城还曾出言讥讽过他。

  通过韩婉容和方塬的话音,聂天对只比他更早一步成为星辰之子的司空错,天生反感。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092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