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零四章 你,好像命不久矣?

第一千零四章 你,好像命不久矣?

  引发冲突的,乃神火宗的宗主钟离坚。

  钟离坚从一位碎星古殿的门人手中,看到一枚玄阳丹。

  丹药和灵诀一般,也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地级和天级五种级别,每个级别的丹药,又划分为一到七品。

  玄阳丹,为地级七品灵丹,以天炎兽、火烈鸟等火焰异兽精血为主药,辅以各类火属性灵材凝炼而成。

  此丹,所含的炽烈火焰气息,能帮助钟离坚凝炼魂魄,在其进阶圣域时,给予其额外助力。

  地级七品的玄阳丹,天莽星域的炼药师,无人能炼制。

  钟离坚看到玄阳丹,问过后,对方开价八十万灵玉。

  八十万灵玉,对神火宗的宗主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不过为了寻求入圣,他还是答应下来,就准备购买。

  他下手时,另有一个只是虚域中期,同样修炼火焰法诀者,也盯上了玄阳丹。

  那人,也明白玄阳丹的稀少,知道即便在幽天域,玄阳丹都不是随时都能找到。

  为了入圣提前准备,只有虚域中期的他,和钟离坚去竞夺那枚玄阳丹。

  玄阳丹的价值,本来只是八十万灵玉,他的出现,导致开价者喜逐颜开,迅速将玄阳丹提升到两百万灵玉。

  两百万灵玉,已超出玄阳丹的实际价值一大截,钟离坚还在咬牙硬撑。

  可那人,却在不断冷嘲热讽。

  “怎么,两百万灵玉,就让你开始为难了?”那人咧嘴怪笑,“你不是那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的麾下吗?传言那聂天,在蜥蜴族域界,还有浮陆,收获庞大。区区这些灵玉,你都在叫苦,看来所托非人啊。”

  周边,散落着很多看热闹的人群。

  有的人,本就是碎星古殿虚域级别的门人,也有的乃其余星辰之子的麾下。

  就连五行宗、虚灵教和通天阁那边,也有游荡到这里,寻求交易者,听到这边的争执和动静,纷纷凑上来。

  “咦!”

  “韩长老。”

  “方塬!”

  待到聂天和韩婉容,还有方塬一同临近,许多人低呼开来。

  大多数人,都识得韩婉容和方塬,见他们过来,微微鞠身,以示敬意。

  认识聂天的人,仅有极少数,看到后,不过是轻轻点头。

  聂天的事迹,最近一些年才在碎星古殿内部传播开来,很多人听过他,真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

  因聂天的境界,目前只是在玄境后期,而在场的众人,皆是虚域,所以他没有得到太多的尊敬。

  “洪尧。”

  接近时,方塬冷哼一声,脸上满是厌恶。

  “我猜也是洪尧。”韩婉容暗自皱眉道。

  “韩姨,司空错呢?”方塬轻声问。

  “他将麾下带进来以后,就独自离开了,他来时,已经为虚域初期。”韩婉容道。

  “麾下能随意留在幽天域?”聂天询问。

  “进来,需要领路者,离开,并不需要。”韩婉容解释,“领路者带麾下过来,就是证明麾下的身份,而不是和碎星古殿无关的闲杂人等。至于他们的麾下,何时从幽天域离开,宗门并不会多管。”

  聂天点头表示明白。

  不久,一行三人,便来到争执点。

  还在对钟离坚冷嘲热讽的洪尧,看到韩婉容和方塬,稍稍收敛了一下,也鞠身致意,不过对待聂天时,却嘿嘿一笑,道:“我要是没有猜错,你便是第七位星辰之子,那个最近名声响亮的聂天吧?”

  “嗯。”聂天态度冷淡。

  钟离坚躬身,冲着聂天一礼,苦涩一笑,“没想到还惊动了你。”

  聂天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多礼,而是看向出售玄阳丹的摊主,“怎么称呼?”

  “薄世铭,宗门炼药师。”那人在面对聂天时,还算恭敬,“玄阳丹炼制不已,辅材易得,主药难寻。这枚玄阳丹,也是我近期刚刚炼制出来,拿到幽天域出售。价高者得,洪尧已出价两百万灵玉,我……”

  “交易讲究你情我愿!”洪尧哈哈大笑,狂妄地说道:“我手中灵玉充沛,出价高,那枚玄阳丹,自然属于我!”

  钟离坚略显尴尬,对聂天说道:“我所带的灵玉,已购置了别的灵材,第一次来幽天域,我也是准备不足。冯玉麟和董奇松两人,去了其它三大宗门的地界,找寻适合他们进阶的灵材,我也没办法找他们支取一些。”

  他之所以没有跟着洪尧加价,就是因为囊中羞涩,如今手中灵玉的储备,不足两百万。

  聂天微微皱眉。

  他因为只有玄境修为,手中囤积的都是灵兽、异族的尸身,还有三种属性的灵材,灵玉也没特意留在储物戒。

  “聂天,我手中灵玉充足,你尽管叫价,就当我暂借给你的。”方塬突然道。

  “不是吧?”洪尧干巴巴地笑着,盯着聂天说道:“你身为第七位星辰之子,手中居然没有足够的灵玉?还要别人借给你?”

  众多围观者,也为之愕然。

  这么寒酸的星辰之子,他们还真的没见过,神色古怪。

  “薄世铭对吧?”聂天沉吟数秒,忽然道:“你,好像命不久矣?”

  薄世铭猛然变色,“你,你怎能瞧出来?”

  “可是如此?”聂天不答反问。

  薄世铭轻声叹息,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早些年的时候,我还没有被宗门看重,只是一个小小的炼药师。那时,我为了寻求药理的明悟,我吞食众多不成熟的丹丸,细致感应丹力的变化。”

  “很多丹丸,内部掺杂着毒素,我当年也是乱来,食用太多丹丸,导致五脏六腑内,积淀了各类丹毒。”

  “等我被宗门看重,修习正统丹道时,丹毒日积月累的积攒下,已渗透到脏腑深处,难以剔除。”

  “我们人族修行方式,和异族不一样,不着重血肉的淬炼。我体内的丹毒,找很多人看过,都说无能无力。”

  “或许,只有异族那些毕生凝炼血肉的大君,才能以血脉之力,为我梳理脏腑丹毒。”

  “可……”

  他一脸苦涩,“我已经打算,舍弃这具躯体,寻求转世重修了。”

  聂天越过众人,忽到了薄世铭身后,在一行人惊异不明的目光下,他伸手按向薄世铭后心。

  一股精纯至极的草木气息,渗透向薄世铭体内。

  “没用的。”薄世铭摇头,“我自己也对草木之力有所钻研,还找过精通草木之力的圣域者,帮我去治愈伤势。圣域者,对我体内的丹毒,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草木之力,只能稍稍阻止丹毒的持续渗透,解决不了根本的。”

  洪尧怪笑着说道:“你不会以为,你玄境级别的修为,能解决他的麻烦吧?”

  方塬和韩婉容都一脸古怪。

  他们都知道,聂天修炼驳杂,草木之力仅仅只是其中一种。

  像聂天这类,没有专注于草木之力的苦修,且仅有玄境者,能给薄世铭什么帮助?

  一缕蕴含生命奇妙的血肉精气,忽融入草木精气,以天木重生术的方式,在薄世铭体内游荡。

  就准备摆脱聂天,要他别浪费大家时间的薄世铭,轰然一震。

  聂天新注入的血肉精气,糅合草木精华,于他脏腑活动时,沉淀在他五脏六腑的丹毒,竟然有少许,似被蒸发掉。

  他眸中突显狂喜。

  也在此刻,聂天果断收手,站到了薄世铭身前,“玄阳丹归我,你体内的丹毒,我负责解决。”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薄世铭霍然起身,二话不说,就将那枚洪尧、钟离坚竞夺的玄阳丹,交到聂天手中,几乎是哭叫着嚷嚷道:“还请施手救我!”

  “薄世铭!”洪尧怒吼,“你发什么疯?”

  “不论你出多少灵玉,我都不卖了。”薄世铭哼了一声,“再多的灵玉,都买不了我的命!”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094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