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零五章 大君遗血!

第一千零五章 大君遗血!

  薄世铭已百分百确信,聂天施加在他体内的奇异力量,能帮助他解决困扰多年的大患!

  和生命相比,灵玉再多,又有何意义?

  他乃碎星古殿的炼药师,能炼制地级丹药,只要他活着,通过丹道之术,他可获取源源不断的灵玉。

  转世重修,隐患太多,意味着要舍弃眼前一切,未来不可知。

  但凡有一线希望,他都不想去转世重修。

  聂天的出现,就将那一线希望带了过来!

  “两百万灵玉,你都要舍弃?玄阳丹的价值,你心中有数,根本不值两百万!”洪尧愤怒道。

  到了这时,薄世铭连和洪尧多谈的兴趣都没。

  他无视洪尧的咆哮,亟不可待地盯着聂天,道:“何时出手?”

  “很快。”聂天微笑着,将那枚玄阳丹,递给了神火宗的宗主钟离坚,“丹药你拿去,希望你真能,以此顺利跨入到圣域。”

  钟离坚感激道:“多谢。”

  众多围观者,神色怪异,还聚着不走。

  韩婉容和方塬,也是一头雾水,怎么都没想到,聂天过来以后,三言两语就解决了纠纷。

  没动用一块灵玉,薄世铭反而祈求着聂天,将玄阳丹主动交出。

  洪尧还要讲话,韩婉容不耐道:“交易,讲究你情我愿,这是你先前说的。幽天域的规矩,你应当清楚。薄世铭不愿卖玄阳丹给你,自然勉强不得,你还是去别的区域碰碰运气,兴许能够以低价,收购另外一枚玄阳丹。”

  洪尧脸色阴晴不定,心有怒气,硬生生忍住了。

  “你要帮薄世铭解决丹毒,需要僻静之地。”方塬神色一动,“那宫殿,传送阵始终在运作,人来人往的,不是特别方便。不嫌弃的话,去我的那艘星河古舰,离此也不远,你看如何?”

  他主动邀请。

  “好。”聂天笑着答应。

  “那还等什么?”薄世铭催促。

  “咻!”

  方塬唤出一辆和聂天完全一致的星舟,在前方引路。

  “我陪你过去。”韩婉容轻声一笑,站到聂天的星舟,星舟飞离这块陨石,外域繁杂之力要渗透时,她将自身的域释放开来,以水莹的域壁,将星舟裹住。

  虚域级别的薄世铭,也在两辆星舟之后,飞离出去。

  须臾后,聂天就在方塬的星河古舰停泊。

  方塬一路将其接引到,船舱内部的密室,密室中铺展着星辰石,还有众多的灵玉,使得当中的天地灵气和星辰能量充盈。

  “这里如何?”方塬询问。

  聂天点头,“可以。”

  方塬和韩婉容互视了一眼,两人从密室离开,只留聂天和薄世铭在其中。

  “你先前施加在我体内的草木之力中,后来,又有一股气息。”薄世铭眯着眼,轻声说道:“后来的那股气息,才是解决我体内丹毒的关键!那股气息,和你精纯的草木之力混杂,有再造生机的奇妙!”

  身为炼药师,他对于各类气息的感知,都非常敏锐。

  为了揣摩药理丹力,他当年还敢吞食众多,不适合他的丹药,最终导致丹毒渗透骨髓,难以清除。

  聂天那蕴藏生命奇妙的血肉精气,糅合草木之力,以天木重生术的方式,去洗练他脏腑时,他已经隐隐觉察出,后续涌入的气息,和人族修行的各属性灵力截然不同。

  那是异族、古灵族才具备的气血!

  “混血者!”

  他在顷刻间,就明白了聂天的特殊。

  “好了,我帮你解决丹毒吧。”

  聂天没有多说什么,要他盘膝坐好,收敛自身力量。

  旋即,便动用天木重生术,以草木精华,混杂着生命气血,灌入薄世铭五脏六腑。

  生命血脉,融合草木之力,配合天木重生术施展,有起死回生的妙用。

  他的一滴滴精血,注入炎龙铠,骸骨血妖,那根骨头时,能够令三个异类的心脏再次跳动,催生出全新的血脉晶链。

  为薄世铭解决丹毒,他连精血都不必动用,只需以血肉精气、草木之力,加天木重生术,就能慢慢洗练其脏腑,将顽固丹毒给化解。

  他着手施为。

  ……

  “韩姨,你觉得那聂天,真能为薄世铭将丹毒之患解决干净?”

  另一间石室,方塬皱着眉头,“我在死星海呆的时间太长了,对聂天一无所知。他……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诞生于陨星之地,历经天门试炼,获取三枚碎星印记。”韩婉容道出聂天来历。

  “和司空错一样,从天门试炼脱颖而出的星辰之子。”方塬愕然,“他不会成为,另外一个司空错吧?”

  “他和司空错不同。”韩婉容摇头,“从我目前得自的消息来看,此人重情重义。五行宗的皇津南,还有娄红烟,和他去探索全新域界。事后,两人对他的评价极高!”

  “他为混血者,可知其血脉来源?”方塬再问。

  “他的血脉,莫珩等长老检测过,情况极为复杂。”韩婉容沉吟一下,“具体如何,我当时并不在场,所知不多。不过大长老似乎非常看重他,他成为星辰之子的时候,被赐下十万\功勋值,将天莽星域、垣天星域,还有他出生的陨星之地,都划给了他。”

  “除此之外,还有鸿天楼!”

  “鸿天楼,都划给他了?”方塬一惊,“那鸿天楼上一任的主人,可是……”

  韩婉容重重点头。

  “咳咳!”

  便在此刻,船舰另外一处,传来剧烈咳嗽声。

  方塬微微变色,中止了和韩婉容的交谈,匆忙赶向声音传来地。

  巨大船舱尾端,一间流光溢彩的密室内,静坐着方家之主——方天逸。

  方天逸,圣域后期,主修法决秘术为风之力。

  方家,本就是依附于碎星古殿的一个家族。

  方塬本来只是方家的分支,但在他得到碎星古殿的眷顾,被选定为第五个星辰之子以后,整个方家,都顺势依附于方塬。

  方家,依仗方塬迅速壮大起来。

  “韩长老。”

  方天逸看到方塬,和韩婉容并肩进来,又咳嗽一声。

  他苍白的脸色,时有淡紫色光芒闪过,似潜隐在他体内,折磨着他。

  “你情况如何?”韩婉容道。

  方天逸没有讲话,而是将他的圣域,微缩千百倍以后,在密室内展现出来。

  他的圣域,充满整个密室,倏一闪露,就传来飓风咆哮。

  一团团飓风,狂躁的暴风,罡风,都缩小千百倍,如一簇簇气团,于其圣域飞逝不定。

  然而,簇簇气团内,隐约可见紫色血光,一闪而逝。

  紫色血光的存在,令那簇簇气团,从凝聚状态,渐渐消散开来。

  血光中,不时有恐怖魔影显化,发出狞笑声。

  “是血狱大君卡迪的残留气血。”韩婉容皱着眉头,“你的圣域破损严重,卡迪残留的气血,含有第二魔域中炼狱血海的力量。第二魔域的炼狱血海,乃妖魔惩治族人,屠杀其余族人的邪恶之地。”

  “卡迪,就是镇守炼狱血海的大君。”

  “传言,在妖魔族久远的历史长河中,曾有一位妖魔大尊,就诞生于炼狱血海。那位妖魔大君,在上一个远古时代的末期,妖魔等异族和我们人族的血战中,似乎死亡了。炼狱血海的存在,就是为了令这个妖魔大君,重获新生。”

  “无数年来,有众多妖魔的族人,因一些过错,被丢入其中。”

  “我们人族,还有别的种族族人,也被扔进炼狱血海,祭奠那位大尊,期待他有朝一日从炼狱血海内死而复生。”

  “卡迪,之所以有血狱大君的封号,负责镇守炼狱血海,是因为卡迪体内流淌着那位妖魔大尊的血脉。”

  “他能稍稍动用炼狱血海的力量,融入血脉,令其每一缕气血,都带有更本源的邪恶之力。”

  “卡迪,能在妖魔族众多大君中,脱颖而出,跻身到第十位,就是因为其血脉,附加了炼狱血海的力量。”

  话到这里,韩婉容叹息一声,对方天逸说道:“卡迪残留气血,含有那位大尊,在炼狱血海复苏的力量。这种级别的力量,我是无可奈何。宗门内部,恐怕只有两位副殿主,和殿主出手,才能彻底解决。”

  “就连大长老,都未必有办法。”

  方天逸苦笑,“我明白。”

  方塬宽慰道:“别急,你只要再撑一段时间,等三位殿主归来,我自然会耗费功勋值,请他们出手。”

  方天逸张开嘴,本想说些什么,又忽然沉默了。

  血狱大君卡迪遗留的气血,无时无刻都在破坏着他的圣域,或许等不到殿主归来,他的圣域就会崩灭。

  圣域崩灭,他的境界,将会一路暴跌。

  重炼圣域,比起转世重修,只是稍稍好一点,他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到全盛状态。

  圣域崩灭了,他的寿龄,恐怕支撑不到再次破境的那一天。

  “咦!”

  另一间密室,正在为薄世铭清除丹毒的聂天,轰然一震。

  方天逸把圣域微缩千百倍,释放在外的那一刻,他的生命血脉,敏锐地察觉出一缕缕邪诡的气血。

  那一缕缕气血,所含的气血精炼至极,乃生平仅见。

  蜥蜴族的老祖,狂躁之焰黑兹利特,和控魔者菲莫斯的气血,都没有如此惊人,没有让他生出惊心动魄的感觉。

  在那些气血之中,还没有主人的灵魂,气血只是依循着本能,破坏着什么。

  “血狱大君,卡迪残留气血!”

  聂天瞬间醒悟过来。

  “因相隔太远,加上方家之主,将气血内掺杂的魂力炼化,那些残留的气血,其实没了主人。”聂天思索着,“没有主人的气血,以本能活动着,威力其实消弱了太多太多,有没有可能……”

  这般想着,他深吸一口气,一条细若游丝的生命气血,从密室游离出去。

  方天逸等人所在密室,房门敞开。

  方天逸就要将圣域收回,忽眉头一挑。

  韩婉容也突有所觉,双眸明耀,盯着一条比发丝都纤细,显得有点鬼祟的气血,看着那一缕气血,钻向了方天逸缩小的圣域。

  圣域中,一簇压缩千倍的暴风气团中,又有紫色血光浮现。

  “哧啦!”

  纤细到几乎不可见的赤红气血,落入暴风气团,和紫色血光接触,突溅射出璀璨血光。

  “轰!”

  聂天的后背,重击向密室的石壁,脸色剧变。

  “聂天,你在做什么?”薄世铭茫然回头,看着莫名其妙,似突遭重击,撞到石壁的他,“你为我清理丹毒,好好的,干嘛胡来?”

  “你的丹毒,肯定能解决,不急一时。”阴沉着脸,聂天离开薄世铭,大阔步地依循着气血走向,踏入方天逸所在的密室。

  “聂天?”方塬惊叫。

  韩婉容已看出端倪,“先前,有一缕血气渗透进来,那一缕血气,属于你?”

  聂天点头,深吸一口气,看向围绕着方天逸,诸多气团中的一簇。

  方天逸喝道:“他是谁?源自于他的那一缕气血,和血狱大君遗留气血,相冲之后,卡迪残留之力,消融了一些!”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102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