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零八章 神钟叩响!

第一千零八章 神钟叩响!

  数日后。

  薄世铭体内丹毒,被聂天以天木重生术,糅合草木、血肉精气,炼化干净。

  困扰薄世铭多年的大患,终于彻底解决。

  “聂天,以后你和你的麾下,若要炼制什么丹药,只要不是天级丹药,我都能想办法为你解决。你要是通过宗门,让我炼制丹药,必须以功勋值来兑换。不通过宗门,只要你能找到炼丹所需的灵材,额外付出一些灵玉,我就能为你施手。”

  薄世铭心怀感激,主动示好。

  聂天笑着道谢。

  薄世铭没有继续逗留幽天域,以阵法传送离开,去碎星城,钻研新的丹道药理。

  方塬从死星海返回不久,急着要弄清楚隶属于他的那些星域状况,没有等薄世铭恢复,已提前离开。

  那艘属于他的星河古舰,停泊在幽天域的外域,由他的几个麾下看守。

  方天逸,也和他一道儿,早就从阵法消失。

  不过方塬和方天逸走之前,告诉韩婉容,他们很快就会去碎星城,聂天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劳烦他,可以在碎星城碰头。

  死星海的凶险,聂天心中有数,知道以他目前的境界修为,麾下的战力,还不够去死星海和异族战斗,积累功勋值。

  因为死星海深处,异族的巅峰战力,都是卡迪那般的大君。

  只有当他的麾下,有圣域后期者,他才有去死星海深处,与众多异族古老家族,去厮杀的能力。

  从方塬停泊外域的战舰,回到碎星古殿所属的陨石,他发现权子轩等人,早就在等候。

  “那位,就是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吗?”

  “就是他!薄世铭的丹毒,就是他出手解决的!”

  “薄世铭本来就是炼药师,对药理之道感悟极深,沉淀他骨髓脏腑的丹毒,他找寻很多人出手,都没办法彻底根除。这位新晋的星辰之子,居然如此奇特?”

  “不仅如此,我听说连方天逸圣域内,血狱大君残留之力,都被他给消融了。”

  “什么?妖魔族,排名前十的卡迪,刻意留在方天逸圣域,要毁去其圣域的力量,他都能化解掉?”

  “消息,来自方塬的麾下,绝无虚假!”

  “第七位星辰之子,竟如此非凡?”

  “……”

  聂天和权子轩、瞿明德等人汇合时,一路上,看到很多人盯着他窃窃私语,一惊一乍的。

  “你们,收获如何?”聂天站在那宫殿处,笑问。

  权子轩、瞿明德,还有垣天星域的董奇松、钟离坚、冯玉麟一行人,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由衷敬意。

  那些人笑了笑,由瞿明德说道:“幽天域的确是人族交易圣地,我们所需的进阶灵材,都找到了。”

  钟离坚更是不断道谢。

  玄阳丹,对他至关重要,他本以为在洪尧的插足下,是没办法得手了。

  没料到聂天过来,几句话就说服了薄世铭,让他乖乖将玄阳丹交出。

  “我们都购置了所需灵材,就等你了。”权子轩说。

  “以后,你们再来幽天域,还是要我引路。不过,从幽天域离开,不必我跟随陪同。”聂天说明幽天域的规矩,便带领这些人,从空间传送阵离去。

  回归鸿天楼,其余人都急匆匆回归各自的域界,准备寻求境界突破。

  聂天没有走,就在鸿天楼内,开始自身修行。

  进阶玄境后期,他要冲击灵境,又必须经历一段漫长的苦修。

  根本的灵丹,三枚带有属性的灵丹,还需再次凝炼。

  之后,他就待在鸿天楼,借助鸿天楼的特殊,加手中所藏的各类修炼材料,日夜苦修。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不知不觉,他在鸿天楼,便修行了三年。

  权子轩等人回去后,也告诉其他人,聂天在鸿天楼闭关修炼,没有重大事件,尽量不要打搅。

  因此,这三年,一个人都没有踏入其中。

  修炼到玄境,聂天也终于明白,炼气士的闭关修行,占据了生命中至少一半的时间。

  境界越往后,进阶之路越是艰难,域境的人族强者,一次闭关,短则几十年,长则,百年,数百年都有可能。

  神域者,游荡在星空不明地,感悟天地奥妙,一次远游,都可能耗去千年。

  “噌!”

  突然间,一声震荡整个碎星城的钟鸣,被叩响。

  聂天从苦修中陡然惊醒。

  钟鸣,和他踏入碎星城的声音,截然不同,充满着悲壮哀伤。

  成为星辰之子以后,他对宗门一些事情,也多多少少了解一点。

  那神钟,绝对不会轻易被叩响,每次神钟响起,必然有大事发生。

  聂天走出鸿天楼,唤出星舟,就向那座最为宏伟的古殿飞去。

  “聂天!”

  途中,他看到方塬驾驭着一辆星舟,从别的楼阁飞出,也奔着古殿冲去。

  两辆星舟瞬间拉近距离。

  “方师兄,这钟鸣,代表着什么?”聂天询问。

  “有长老死亡了。”方塬面色凝重至极,“宗门十二大长老,各个都是圣域后期,大长老更是神域级别。我宗的长老,具备和卡迪那类大君的战力。分散在人族各方域界,星空,要么镇守关键之地,要么探索全新域界,都有重任在身。”

  “长老死亡!”聂天骇然,“可知是哪一位?”

  “现在还不清楚。”方塬摇头,“等到了大殿,自然清楚。”

  两人驾驭星舟飞逝之际,忽然瞧见另外一辆星舟,也呼啸而出。

  在那星舟上,站着一个消瘦的青年,青年一脸阴冷戾气,正遥遥看来。

  “司空错!”方塬冷哼。

  “他就是司空错?”聂天惊讶。

  “除了他还能有谁?”方塬皱眉,“最近三年,你始终在闭关修行。司空错跨入虚域不久,在这三年内,四处出动,又积累不少功勋值,被宗门寄予厚望。他这趟回来,是以手中\功勋值,为麾下兑换幽天域都没的特殊灵材。”

  “据我所知,他又招募了不少麾下,活动于你们天莽星域附近的,血绝会会长,好像都依附了他。”

  “血绝子?”聂天愣了愣,“那血绝子,和他手中的血绝会,不是星空狩猎者吧?而且血绝会臭名昭著,周边雪域、天莽星域和暗渺星域的炼气士,都集合数次力量,要清扫血绝会,他连这样的人物都招募?”

  “司空错麾下,如血绝子般的家伙,还有很多。”方塬回应,“他招募麾下,只看战力,不看品性的。就是因为这样,他手中的那些麾下,和他一般四处招惹是非,给宗门弄出很多麻烦来。”

  “如果不是他,将通天阁的赫连雄得罪死了,我也不至于被赫连雄坑害!”

  两人交谈着,就见司空错的星舟,先他们一步,进入那座大殿。

  等聂天和方塬跨入大殿,看到魏来、炎战、辛晴和祖光耀四位长老,悉数抵达。

  四位长老面前,摆放着十几具尸体,为首的一具尸身,血肉模糊,已看不清容貌。

  “老肖死了,连灵魂都湮灭了,转世重修的可能都断绝了。”魏来深深叹息,“五行宗,虚灵教那边,和老肖一同过去的那两位,也全部战死。”

  “我们三方合力,出动了三位圣域后期,六个圣域初中期,加三十多个虚域者,还有数百灵境者,如今全都死在了那里。”炎战压抑着怒气,“那些该死的余孽!”

  “我猜测,当年的那人,转世重修后,已恢复到巅峰了。”魏来满脸苦涩。

  “怎么办?殿主,副殿主还没有归来。”炎战询问。

  “我已经传讯大长老,大长老很快就会过来。”魏来皱着眉头,“虚灵教那边,要我们过去商讨后续的事情。”

  四位长老,脸色凝重地谈论着,聂天一头雾水。

  方塬和司空错,看到那些尸体,仿佛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都没有开口询问。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115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