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一十七章 惊人的裴琦琦!

第一千一十七章 惊人的裴琦琦!

  “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因为你们四宗强势,你们说的道理,就是道理。我们的道理,落在你们眼中,就是歪门邪说。”

  任元吉洒然一笑,“只是呢,这世间没有任何事,是永恒不变的。有朝一日,等我们死咒宗和阴灵教,取代了你们四宗,那我们说的道理,就是至理名言了。”

  “禁咒!乱神魂!”

  隔着阴桥,他的一根手指,遥遥点向聂天。

  那根指头,仿佛顷刻间被无限放大。

  聂天轰然一震,只觉得眼中所见的天地,只剩下任元吉的那根指头。

  指头似横跨空间,如倒下了的巨山,要钻入他眉心。

  “嗤!”

  他的眉心,皮肉倏地裂开,鲜血洒落。

  “你敢!”

  虚灵教的凌悠,霍然动怒,圣域爆发。

  一束冰光,从其圣域白色闪电般撕裂而出,笔直斩向那截指头。

  冰光一出,天空如有一道冰川显形,原本被肖希壑阴神所控的幽寒气息,凝为千万冰莹光点,反被凌悠所用。

  “咔嚓!”

  聂天所见的那截,充斥他视线,霸占整个天地的指头,顿时消失。

  待到他凝神再看,就见任元吉的指尖,有一滴滴鲜血滴落。

  与此同时,他灵魂识海高悬的九颗星魂,魂力如针线,从眉心飞逝出来,在他那流血的眉心钻来钻去。

  他极为敏锐地察觉出,他皮肉裂开的眉心,残留着众多来自任元吉的禁咒。

  禁咒带着摄魂夺魄的尖啸,朝着他眉心下的灵魂识海渗透,但被九颗星魂的魂力,拼命地拦截围堵。

  “星辰之子!”

  任元吉低呼一声,眼见施展的“乱神魂”禁咒,居然未能顺利印刻到聂天灵魂深处,略一琢磨,就看出门道。

  “第七位星辰之子!”

  他瞬间就洞悉了聂天的身份。

  “一位五行宗的神子,再加上一个星辰之子,妙哉!”任元吉不惊反喜,“很好!比起肖希壑此类,能替代的长老,神子和星辰之子的死亡,对两大宗门的伤害,要大的多!”

  如肖希壑一类的长老,战死后,会有新的长老替代。

  在碎星古殿,能接替肖希壑的人物,大有人在。

  肖希壑死了,只会影响碎星古殿的颜面,不算伤筋动骨。

  可聂天这类的星辰之子则不同,每一个星辰之子死亡,都是难以弥补的损失,会让碎星古殿真正感到痛疼。

  “就凭你们,真以为能在第九域,依仗冰天秘咒为所欲为?”凌悠讥诮着,缓缓从裴琦琦后方飞出。

  无数冰棱,如万千冰剑,在他极寒圣域深处,由寒冰之力铸就。

  “任宗主!先杀那小子!”

  不断被五大凶魂啃食阴桥的那人,心急如焚,眼看阴灵不足,快要弥补不了阴桥的缺口,赶紧求助。

  “聂天,你怎么样?”裴琦琦临近,关切问道。

  她能看出,聂天眉心深处,血光还在迸射。

  有不属于聂天的灵魂异力,于其眉心活动着,拼命地想要渗透聂天的灵魂识海。

  九颗星魂闪耀着,不断有魂力聚涌而来,抵消着任元吉施加的禁咒。

  “没事。”聂天满脸鲜血,看着颇为可怖,不过还是对裴琦琦笑了笑,“有一点,他们搞错了。从冥魂珠释放出来的五大凶魂,并不会因为我受了伤创,就会变得虚弱。它们,是独立存在的。”

  裴琦琦目显惊异,道:“那就好。”

  “禁咒么……”聂天嘀咕一句,将悬浮于头顶的冥魂珠,一把握住,又按向眉心。

  任元吉施加的咒法,其中赋予的邪术魂念,一碰触到冥魂珠,忽然像是被磁石牢牢吸引着,被硬生生拽人珠子。

  所谓的“乱神魂”禁咒,顷刻间,就被化解。

  聂天嘿嘿一笑,“邪冥族的至宝,果真妙用无穷!这一类附带着灵魂奥妙的邪术,同样被冥魂珠克制!”

  此刻,冥魂珠起到的功效,和那八座阴桥,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阴桥的存在,令皇津南的麾下魂力悄然流失,各种需要糅合灵魂的秘法,威力大大消减。

  任元吉的“乱神魂”禁咒,也是融入灵魂的邪术,冥魂珠也能将邪术内掺杂的魂力给主动化解。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有事。”裴琦琦又恢复从容淡定。

  “呼呼呼!”

  然而,又有阴灵教的教徒,渐渐从远方飘逝而来。

  新出现的阴灵教教徒,境界明显弱了一大截,很多还乘坐着飞行灵器,只是灵境级别,仅有三人,乃是虚域初期修为。

  他们的境界实力,显然不足以组建八座阴桥,速度也远不如最先抵达的八位。

  所以他们拉在后方,过了这么久,才匆匆抵达。

  只是,他们境界虽然稀疏寻常,可胜在数量多。

  数十个阴灵教新来的教徒,冒头后,那位阴桥快要断裂的教徒,终于稍稍安心,大声厉喝:“杀了那小子!”

  他所指之人,自然就是聂天。

  以三位虚域初期领头,数十个灵境者,蜂拥而至。

  麾下动手,自身解脱的皇津南,手中金色长枪唤出,身披金色战甲,第一个冲了出去。

  “这家伙,还算是识相。”

  裴琦琦嘀咕一句,有层层叠叠的空间波纹,以她为中心荡漾开来。

  空间波纹所过处,剑意如虹,时隐时现。

  “无迹剑!”

  聂天早就见识过她的厉害,可时隔多年,她今次施展的一柄柄无迹剑,犹如被赋予无穷魔力和神威。

  数名灵境级别的阴灵教教徒,周边漂浮着一只只阴灵,看着气势汹汹,却在中途,头颅忽然离脖抛飞。

  就连三位虚域初期者的虚幻之域,在空间波纹延伸而来时,都像是被潜隐于内的无迹剑划出无数缺口。

  虚幻之域,如碎裂的天穹般,有了很多窟窿。

  “灵境中期,斩杀同级者,居然如切瓜砍菜般轻松。”聂天被其震撼,“就连虚域者的虚幻之域,都抵不住无迹剑的锋锐?裴师姐,已强大到如此程度?”

  他暗自感应,隐隐察觉到裴琦琦的血脉,和她的灵丹,魂魄,无迹剑,完美契合。

  裴琦琦动用的灵诀法术,仿佛也是虚灵教不传之秘,同样和她体内血脉无障碍交汇。

  “只修空间灵诀,血脉也烙印着空间玄奥,灵丹泛出异常空间波荡。就连魂魄,也似乎携带空间至理,种种集于一身,以虚灵教的秘法御动,威力就能强到如此程度?”

  他在惊疑不定时,裴琦琦已陡然消失。

  空中,阴灵教教徒的尸体,四分五裂,则是不断抛落下来。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150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