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十二章 疗伤

第一千二十二章 疗伤

  一叶轻舟,于昏暗星河穿梭。

  轻舟名为“虚天舟”,乃虚灵教教主,接引裴琦琦入教后,亲自赐予。

  “虚天舟”和碎星古殿的“星舟”齐名,建造不易,只有虚灵教教主的亲传弟子,还有几位长老,方有资格持有。

  “虚天舟”不如星河古舰庞大,从规格来定义,仅是飞行灵器。

  可“虚天舟”却和星河古舰般,能承受外域星河内繁杂之力的渗透,且具备能轻易破开界壁的力量。

  和虚灵教的星河古舰相比,“虚天舟”小了百倍不止,只能乘坐五六人左右。

  此刻,聂天一行三人,就坐在“虚天舟”内部,朝着天阴星域的死域飞逝。

  “瞧不见闪烁的星辰了。”

  聂天眺望八方,只觉得整个天阴星域,变得愈发阴暗无关。

  先前,他刚入天阴星域不久,还能看到繁星点点,可如今的天阴星域,昏暗至极,再没有星辰闪亮。

  “大尊的气血,如海般延伸到天阴星域的尽头,将遥远星空的颗颗星辰日月光辉,都给遮掩起来。”皇津南哭丧着脸,不住摇头叹息,“未曾想到,天阴星域的征伐,会落到如此境地。”

  裴琦琦看了他一眼,冷漠道:“你的灵丹,真魂,都受了伤,最好尽快恢复。”

  “你不是也一样?”皇津南反问。

  “和你相比,我稍好一点。”裴琦琦孤零零的,坐在“虚天舟”前端,“你我三人,只要实力恢复过来,不糟糕到碰到异族大君,在天阴星域还是能活下去的。”

  “我,更要尽快恢复。只要我恢复,能再次动用虚空穿梭,走不出天阴星域,也能在此域别的天地来回穿梭。”

  一块块暗含空间之力的灵石,从她脚下的“虚天舟”滋生出力量,她已在悄悄吸纳力量。

  “你的气血损耗巨大,躯体……受创也颇为严重。”聂天犹豫数秒,说道:“这样,我先帮助你们两个,将血肉的伤势处理一下。皇兄,你比较容易治愈,先从你开始。”

  话罢,他不由分说地,移步到皇津南背后。

  掌心抵在皇津南后腰处,聂天运转天木重生术,以含有勃勃生机的草木精气,灌入皇津南的体内。

  皇津南非混血者,他的伤势,乃是裴琦琦动用秘法,从第九域脱离时,于那流光溢彩的空间甬道形成。

  以皇津南自身的力量,要恢复肉体的伤势,只能借助灵丹妙药,而且会较为缓慢。

  但在聂天的天木重生术,在草木精气的滋润下,他那皮开肉裂的伤势,被迅速止住血迹的渗出。

  浓郁草木精气,针线般,于皇津南伤口出飞动着。

  不久,皇津南那看着渗人的伤势,就被治愈大半。

  “果然容易的多。”

  聂天嘀咕一句,缓缓收手,连生命血气都未动用。

  如皇津南这般,血肉孱弱的正常人族族人,肉体的伤创,确实容易解决。

  真正麻烦的,乃是皇津南丹田灵海深处,那枚金色灵丹的裂纹,还有真魂的巨大损耗。

  这一切,都是他强行沟通他师傅的神之法相造成。

  “多谢了。”皇津南露齿一笑,稍稍有了点精神,“剩下的,我自己来解决。”他取出几枚香气扑鼻的丹丸,一股脑塞入口中,并唤出金灿灿的灵石,吸纳金锐之力,吞吐炼化。

  聂天旋即走向裴琦琦。

  裴琦琦突然抬手,“虚天舟”中间一条横线,骤然闪亮。

  就在聂天、裴琦琦,和皇津南之间,一层光幕如珠帘,由那横线笔直飞出,将皇津南和聂天两人隔界。

  光幕浑浊,空间异力明显。

  隔着那光幕,如隔着一层空间,聂天居然看不到只有几步远的皇津南,感应不到皇津南的灵魂和气血波动。

  聂天哑然,不解地看向她。

  “我的秘密,只能你知晓,其他人,不能。”裴琦琦淡淡道。

  聂天笑了笑,也不在意,移步到裴琦琦背后,伸手按向她微冷的后心,以气血感应。

  “你的伤势,比皇津南严重的多,躯体的筋脉,都变得拥堵不堪。”聂天皱眉,眯着眼,愈发仔细地感知。

  他眸中渐显惊异。

  人体有一条条经络,有诸多穴窍,他的气血活动于裴琦琦体内,感觉裴琦琦体内众多的穴窍,有少部分暗含奇妙,如独立的空间,穴窍内充斥着众多空间光刃。

  聂天深知,人族中如殷娅楠般的异类,精通体术,会开辟穴窍。

  穴窍能容纳血肉之力。

  裴琦琦的穴窍,只开辟了极少部分,可被开辟的穴窍,都像是自成一方天地,蕴藏着空间光刃,和极为动荡的空间气息。

  “这,应当是独特的血脉造就出来的。”聂天心有所感,再次细查,就知道裴琦琦伤势最为严重的,就是那些被开辟的穴窍。

  一个个穴窍,独立的空间,似充斥着裂痕。

  裂痕,似乎破坏了穴窍,导致其中的空间光刃无序地飞逝着。

  他沉吟半响,就尝试着,以草木精气修复。

  然而,源自于他草木灵丹的草木精气,逸入那些裂痕满满的穴窍时,像是根本不可兼容,反被那些空间光刃撕成粉碎。

  “换一种力方式看看。”

  收敛草木精气,他开始注入他体内,含有生命奥妙的血肉精气。

  血肉精气,藏于他脏腑、骨骼和筋脉、鲜血,而非丹田。

  此刻血肉精气一入那些穴窍,裴琦琦穴窍内的空间光刃,都变得安抚异常。

  血肉精气不断注入,含有再造生机生命之力,悄然发挥作用。

  裴琦琦一个有了裂痕的穴窍,因生命气息的涌入,裂痕似被修复抹平,其中汹涌而动,似不受所控的空间光刃,又渐渐变得有秩序了。

  “呼……”裴琦琦舒服地,轻轻吐出一口气,脸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你的血脉,或许杀伤力不显,但神妙之处,比起我的空间血脉,毫不逊色。”

  没太久,她的一个穴窍,就恢复正常。

  聂天收手。

  裴琦琦扭头,似在以眼神催促他,继续施法,不要停止生命气血的灌注。

  “我也需要时间恢复。”聂天苦笑,“为了庇护皇津南,我耗去了不少血肉之力。我自身,也以气血治愈了伤势,想要一鼓作气为你将穴窍都给洗涤,还真的没希望。”

  “原来是这样。”裴琦琦轻轻点头,低声说:“又要辛苦你了。”

  她突然记得,以前在浮陆的时候,她因吞没一道含有空间玄奇的气血,加上连番作战,导致躯体被反噬。

  那次,聂天也是如今日这般,动用其血脉奇妙,为她疗伤。

  她冰冷的心田,似被温暖了,就连眼神,都变得柔和许多。

  “为你治愈伤势,从来都不觉辛苦。”聂天在她后侧,静坐下来,心神一动,就从储物戒内唤出几具异族尸骨。

  一束束猩红血线,钻向那些尸骨,他以生命汲取,来抽离尸体内的残留气血壮大自身。

  生命汲取,他时常动用,但往常都会鬼鬼祟祟,寻找僻静之地,以免暴露生命血脉的恐怖天赋,惹人注目。

  唯有在董丽,还有裴琦琦面前,他才没太多顾忌。

  “难道,在我心中,裴师姐和董丽,一样重要不成?”聂天忽浮想联翩,“我的生命血脉,最先知道的人,除了师傅外,就是裴师姐了。就连董丽,都是在后面,才慢慢获知我另有血脉之妙。”

  “裴师姐……”随着他的思绪变幻,在他脸色,生出各类古怪表情,他自己都没在意。

  转过身来的裴琦琦,明熠的眼睛,则是始终定格在他闭着眼睛的脸上。

  望着那张英俊坚毅的脸,裴琦琦不自禁地想起,她初见聂天的那天。

  站在门口,跟着华暮的聂天,当时在她眼中,只是个青涩拘谨的少年,“再也不是少年了,原来,他已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178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