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十四章 暗中使坏

第一千二十四章 暗中使坏

  被异族大君气血掩盖的天阴星域,因日月星辰不见,显得愈发阴暗无关。

  一艘骸骨族的白骨战舰,看似缓慢,其实极快地航行着。

  裂骨大君高大的骨身,屹立在白骨战舰前方,散发出气息感知八方星河。

  这段时日,他以第九域为中心,其实将附近星空都搜查一番,欲图找到聂天等人踪迹。

  他断定裴琦琦再厉害,冲破“冰天秘咒”受限重重,也绝无可能遁离太远。

  “嗯?”

  裂骨大君碧绿色眼瞳深处,忽地显出异色,分明有了感应。

  帕格森在他庞大骨身处,静坐着,此刻霍然而起。

  “前方死域,有旺盛的灵兽气血流溢而出。”裂骨大君伸出一根指头,点向离他们还有一截距离的灰色气团,气团内,便是聂天等人藏身的死域,“去那边看看吧。”

  帕格森立即以骸骨族语言吆喝。

  白骨战舰航行方向,因他的吆喝,突然改变。

  “灵兽的头骨,残留气血,竟然如此汹涌。”裂骨大君嘀咕着,他闭着眼,都能感应出,那流金兽的头骨,在他感知中金光灿灿,“这头灵兽,死前的血脉,应当为九阶。九阶的灵兽,不会无缘无故地在死域,早该被阴灵教的教徒带离。”

  白骨战舰呼啸疾驰,灰白色的死亡能量,从白骨中,从骸骨族族人体内散逸开来。

  “其它各方战场,局势如何?”帕格森轻松地问道。

  “我们联合人族那些宗门,耗费心思设下这个局,当然是我们占据上风。”裂骨大君傲然道:“连枯骨大尊都出动了,这趟定然能狠狠重创人族。莫珩、姬元泉和陆界峰三位神域,只要能击杀任何一个,人族都会苦不堪言。”

  “除了他们,还有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五行宗的神子神女。人族这类未来的顶梁柱,都被三大宗门寄予厚望,不知道在他们身上堆砌了多少修行资源。他们死了,对三大宗门打击更大。”

  “碎星古殿的莫珩,虚灵教的姬元泉,分别被我族枯骨大尊和邪冥族的玄冥大尊缠住。这两人,枯骨大尊和玄冥大尊,即便能战胜,也难以击杀。唯有五行宗的陆界峰,有极大的希望,将他埋尸在天阴星域。”

  帕格森愕然,“虚灵教的姬元泉,精通空间秘法,难以斩杀我能理解。碎星古殿的莫珩,对空间秘法没有什么认识,又不太可能短时间从天阴星域脱身,以枯骨大尊的力量,该有轰杀他的可能才是啊?”

  “胜过他,还有点希望,轰杀?千难万难!”裂骨大君摇了摇头,说教道:“你对人族的神域者了解不够深,莫珩、姬元泉和陆界峰三位神域,虽然都是初期修为,可真实的战力,莫珩反而最强。”

  “莫珩此人,为碎星古殿大长老,数千年来,在死星海的种族之战中,他才是人族的杀神。他还是圣域时,于死星海深处,就曾斩杀过两位妖魔族的九阶大君,那两位当时的血脉等阶,按道理比他强盛一筹。”

  “神域后,他已甚少出手,你出生时间还短,所以才没有听过他的威名。”

  “枯骨大尊九阶初阶血脉,刻意罢手不理,让他先轰破冰天秘咒,以神之法相将第九域轰碎,也是忌惮他的战力,先消耗一波他的力量。”

  “我猜测,之所以煞费苦心,是因为枯骨大尊没有把握能胜过他。”

  帕格森惊骇,“他真如此强大?”

  “如果他和我处于同一等阶,我,百分百会输。”裂骨大君叹了一口气,“许多年前,他还是圣域时,我也曾经接触过他。他带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了,被他所杀的两位妖魔大君,其中有一位,我是亲眼看着死亡的。”

  说起过往的历史,如今在骸骨族地位,仅次于三位大尊的裂骨,都眼神黯然。

  帕格森从他身上,甚至能感觉出一种恐惧,恐惧的源头,自然就是碎星古殿的大长老莫珩。

  ……

  死域一角。

  聂天动用生命汲取,抽离九阶流金兽头颅残留气血时,眉飞色舞。

  在此之前,他只是和卡迪大君遗留的气血,有过一番隔空博弈。

  卡迪大君为鲜活生命,遗留在方天逸圣域中的气血,还不附带魂力,他的生命血脉,都只能消融气血,无法吸纳。

  这趟,他以生命汲取抽取九阶流金兽的头颅气血,顺利的不可思议。

  最让聂天为之惊叹的是,只是流金兽的一颗头颅,其中蕴藏的血肉精气,都要比八阶蜥蜴族族人战士全身尸体内,所存的血肉精气强烈六七倍。

  如果这头九阶流金兽,完整地摆放在眼前,它的血肉精气,恐怕会是十几个蜥蜴族八阶战士的总和之多。

  “足够了,这个流金兽的头骨,足够让裴师姐伤势痊愈!”

  很快,聂天就从头骨中,壮大了自身的血肉精气,又开始帮助裴琦琦疗伤。

  那流金兽的头骨,依然金光灿灿,血气如海旺盛。

  两日后。

  裴琦琦眉头舒展,望着罢手的聂天,她温和说道:“我的伤势,暂时稳住了。那种穿透冰天秘咒的力量,我还动用不了,不过虚空穿梭,已经能施展一两次了。”

  聂天神情振奋。

  能动用“虚空穿梭”就是非常好的消息了,这意味着裴琦琦能带着他和皇津南,轻而易举地从脚下死域脱身。

  脚下死域,没有“冰天秘咒”的封禁,她能将聂天两人,送到临近的其它天地。

  他们的安全,立即有了极大保障。

  “糟了!”

  就在此刻,皇津南恐慌不安地尖叫,手捧着一颗水晶球,急匆匆赶来,“你们看!”

  透明的水晶球,能映照外域天空。

  球体中,那艘裂骨大君坐镇的白骨战舰,清晰地呈现出来。

  “至多半日,这艘骸骨族的白骨战舰,就能抵达于此。”皇津南愁眉不展,“白骨战舰上,有我们在第九域见过的裂骨大君,还有不少骸骨族族人。”

  “他们来迟了。”裴琦琦脸色淡然,“多亏你无私地,将九阶流金兽的头骨取出,在聂天的施手下,我伤势有了很大改观。现在,我能再次动用虚空穿梭,不等那白骨战舰降临,我们就可脱离此地。”

  皇津南眼睛一亮。

  “走吧,不要等到裂骨大君动用什么特殊血脉天赋,脱离白骨战舰,忽然到来。”裴琦琦缓缓站起,玉手划动,无数空间利刃如鱼群撕咬虚空,凿出一条空间缝隙,“我力量没有全部恢复,只能去就近的,别的死域。”

  “足够了!”皇津南哈哈大笑,“死域和死域之间,也隔着茫茫星河,骸骨族的白骨战舰,也休想短时间找到我们!”

  三人迅速跨入其中。

  这类“虚空穿梭”有极为稳定的空间通道,不会遭受流光溢彩的空间异力渗透,使得三人能无障碍,无伤害地轻易穿越。

  数秒后,他们就到了另外一个死域。

  “好了,短时间内,骸骨族的白骨战舰,是来不了的。”裴琦琦语气轻松,“除非那些异族,在周边的死域布置了独特的空间缝隙,亦或者有阴灵教遗留的域界之门。”

  这般说着,她唤出那奇特不规则棱晶,细致感应。

  “运气不错,附近并没有域界之门,没大型空间传送阵。”裴琦琦更为淡定,以眼神示意聂天,“你要是还有精力,继续为我施手,一旦我躯体伤势恢复,我能动用虚空穿梭的次数,会再次提升。”

  “当然没问题。”聂天灿然一笑,“皇兄那九阶流金兽的头骨,蕴藏的血肉精气极为丰沛,足够让你恢复血肉伤创。”

  一看暂时安全,皇津南干笑着,很识趣地远离两人。

  聂天继续动手,抽离九阶流金兽头骨遗留之力,助裴琦琦恢复。

  又是数日,皇津南又一次寻来,告知骸骨族的白骨战舰重现。

  裴琦琦重新动用虚空穿梭。

  如此这般,追追逃逃,聂天等人从一个死域,借助虚空穿梭挪移到别的死域,裴琦琦的肉体伤势,终恢复如初。

  “该死的!”

  阴暗星河,骸骨族的那艘白骨战舰,在一个死域外沿停住。

  裂骨大君烦躁道:“又是一次,那三位人族小辈,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再次溜走了!虚灵教那丫头,强行穿出冰天秘咒的封禁,必然消耗剧烈!这种情况下,她还能连番动用虚灵教的虚空穿梭,简直匪夷所思!”

  和人族四大古老宗门交战多年,他对四大宗门的种种秘法,都有深刻理解。

  他很清楚,裴琦琦在虚灵教也是异常特殊的存在,不然不可能在如此境界修为,就能以虚空穿梭在一个星域内活动。

  更何况,裴琦琦还从被冰天秘咒封禁的第九域脱身,这更加令人不可思议。

  本以为,裴琦琦遭受反噬,身受重创,不太可能再次动用虚空穿梭,谁能想到每当他们寻觅过来,三位人族小辈都能瞬息消失。

  这不是虚灵教久负盛名的“虚空穿梭”,又是什么?

  “唔!”

  又踏足一个陌生死域时,裴琦琦的视线,突然落向远方一个死域,周身空间波荡汹涌,道:“我虚灵教一位长老,就在那边。那位长老,好像是陪同司空错的,他为圣域初期修为,负责带司空错去别的域界探索。”

  “他们,为何在那边死域,而不是犹有生机的域界?”

  “司空错!”皇津南脸色一冷,哼哼道:“聂天,别怪我说话不中听,你们碎星古殿的这位星辰之子,在各大宗门的名声可不太好听。这些年来,他的麾下招惹了太多麻烦,和各方都有冲突。”

  “和他一起行动的,不论是谁,事后对其都恶言相向。”

  不等聂天表态,皇津南又说道:“裴小姐,我不太愿意和司空错这样的家伙见面,不想和他联手行动。即使他还有诸多凶悍麾下,我也不想和他有一点瓜葛,我们……能否不理睬他们?”

  裴琦琦想了一下,正要点头,聂天喝道:“且慢!”

  皇津南愕然,“聂天,你不会和司空错这样的家伙,有什么交情吧?据我所知,他好像极为排斥你,当时在碎星城时,他的麾下就对你冷嘲热讽的,你不会不记得吧?”

  “记得,当然记得。”聂天笑容诡异,“那骸骨族的裂骨大君,不是始终在搜寻我们吗?找不到目标,我看他不会善罢甘休。司空错,也是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地位和身份,和我们相当,我觉得裂骨大君要是发现了他,同样会兴致浓郁。”

  皇津南瞬间反应过来,嘿嘿一笑,道:“你这家伙也够阴损的。”

  “裴师姐,就去司空错所在的死域,不过呢,不要和他们落在同一片区域。”聂天给出建议,“你要是能沟通你们教内那位长老,也尽可能不要让他知会司空错,别让司空错知道我们的到来。”

  “一肚子坏水。”裴琦琦白了他一眼,说:“既然如此,我们先不着急,等那艘白骨战舰寻来,我们再离开。到时,我还会特意留下迹象,指引出我们离去的方位,供那位裂骨大君顺利找来。”

  “裴小姐智慧!”皇津南夸赞。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187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