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十五章 嫁祸于人

第一千二十五章 嫁祸于人

  另一个死域,司空错神情狰狞地,正冲着虚灵教的长老梵雯大呼小叫。

  “为什么在第十四域界,姬元泉前辈没有降临?以姬前辈的境界修为,只要他收到讯息,不是能瞬息抵达吗?”

  “你可知道,由于你们虚灵教的失责,害死了我的三位虚域麾下?”

  “十四域界,不单有阴灵教和死咒宗的强者,还出现了邪冥族的大君!”

  “此事,我定要和你们虚灵教计较到底!”

  司空错的咆哮声,炮弹般连番爆发,吵的梵雯头晕脑胀。

  梵雯乃虚灵教一位女性炼气士,精通空间秘术,圣域初期修为。

  她皱着眉头,厌恶地说道:“我说了,我联系不上姬先生!”

  “你们虚灵教有秘法,能够在一个星域相互沟通,别以为我不清楚!”司空错阴沉着脸,“你说联系不上,我怎么才能相信?”

  “信不信由你。”梵雯无奈,“总之,不是我故意坑害你。我要真想坑你,不会动用虚空穿梭,打开一条空间裂缝,送你们来此避祸。”

  司空错霍然冷静下来。

  他平息暴躁,半响后,歉意一笑,道:“抱歉,是我过于激动了。”

  这时,他才醒悟过来,他和他麾下的命运,还拿捏在梵雯手中。

  “梵长老,你还能动用几次虚空穿梭?”他小小翼翼地询问。

  “只能再动用一次,而且我撕裂出来的空间缝隙,还不能持续太久,必须迅速跨过才行。”梵雯低叹,“我仅有圣域初期的修为,并不能随意施展虚空穿梭。每一次动用,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这样啊……”司空错拉长声音,佯装关切地说道:“那梵长老好好恢复,我不再打搅便是。”

  话罢,司空错转身走远,到了他一众麾下所在地。

  “废物!”离的足够远了,他禁不住冷哼一声,对依附他的那些人说道:“大家还是要保持谨慎,虚灵教的那女人,未必能靠得住。天阴星域怕是出了重大变故,邪冥族出现,死咒宗冒头,意味着我们的对手,可不单单只是阴灵教。”

  “主人,我隐约有种感觉,天阴星域……成为囚笼了。”司空错麾下最强者,圣域后期的邹擎,沉声道:“我的灵魂意识,延伸向外域星河,能隐隐感知到极远处,都充斥着异族气血。”

  司空错一惊:“充斥于何处?”

  “天阴星域的尽头。”邹擎满脸苦涩,“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气血源自异族大尊!而且,可能不止一位大尊!只有数位大尊合力,方能以绵延亿万里的气血,将天阴星域裹缚住,使得其它星域的虚灵教神域强者,不能一息抵达。”

  “异族大尊,还是数个之多?”司空错变了脸色,“这岂不是意味着,虚灵教的神域强者,也不能动用虚空穿梭,随心所欲地降临于此,扭转局面?”

  “恐怕就是这样。”邹擎叹道。

  “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姬元泉联系不上,我们差点在第十四域界全军覆灭,其他几方,难道也和我们一样?”司空错喃喃低语,脸色愈发难堪,“你们放心,类似的局面,我遇过多次,必然能将损伤降低最小,带你们离开。”

  给他这么一说,他的众多麾下,联想起以往数次的经历,都嘿嘿低笑起来。

  好几次,司空错遭遇险境,都施展阴毒计策,将灾祸转给别人,令自身的实力得到保全,顺利度过凶险。

  他们都是亲身参与者,也相信司空错,具备这样的能力。

  另一边。

  梵雯轻轻眯着眼,眼瞳深处,有碎小光烁一闪而逝。

  那光烁,仿佛记载着讯念,被其从不知名的天地捕抓。

  “裴小姐,即将抵达,让我不要惊动司空错。”

  “碎星古殿的莫珩长老,和骸骨族的枯骨大尊,于爆碎的第九域交战!”

  “裂骨大君,御动着一艘白骨战舰,已搜寻他们许久了?”

  “有异族大尊,封禁天阴星域,要在此域,大动干戈!”

  “……”

  一点光烁,在她眼瞳消泯,她就获取一段讯念。

  没太久,她就对现今天阴星域的局势,有了清晰认识,猜测之所以联系不上姬元泉,肯定是姬元泉也被异族大尊困住,无法回应她。

  “裴小姐的到来,会将裂骨大君和那艘白骨战舰,吸引至此。”梵雯犹豫了数秒,“她是想借助司空错的羽翼,和裂骨大君在此一战,还是别的打算?”

  顿了顿,梵雯想起司空错那张狰狞的面孔,突然就有点痛恨。

  “就依裴小姐所说,她代表着教主的意志!即便将来有什么麻烦,裴小姐都不会有问题,不需要我去担忧!”

  下定决心后,她就暗自配合裴琦琦,为裴琦琦指引出,脚下死域的另一端,并告知裴琦琦司空错等人大致方位,要她留意小心。

  ……

  裂骨大君乘坐的白骨战舰,终再次抵达裴琦琦等人之前逗留的死域,大君以气血感知,又没有嗅到鲜活生机。

  他正暴躁时,忽然察觉到一束流失的空间异力,隐隐指向临近的死域。

  “那位虚灵教的丫头,怕是不堪重负了!”裂骨大君神色一喜,“之前数次动用虚空穿梭,都无迹可寻,无法确定其方位,只能四处大范围搜查!这趟,竟然外溢出一道明确的空间异力,说明她的力量有了纰漏!”

  “就是那个死域!逃了那么久的三个人族小子,必然在那边!”

  “虚空穿梭,连虚灵教很多圣域者,都无法连续动用!那丫头,如今发动秘术,变得有迹可循,说明她已渐渐支撑不住!”

  “或许,她没有能力,再施展一次虚空穿梭!他们的死期到了!”

  裂骨大君于茫茫星空,搜寻许久,每每颓败,到现在好像终于看到了希望,立即变得激动起来。

  “快!快快快!不要怕消耗,给我加快速度!”他大声呼叫着,“要在那丫头,恢复力量,能再次动用虚空穿梭前,抵达那死域,将他们一举抹杀!”

  白骨战舰拖曳着长长灰烟,发出“吱呀吱呀”的怪响,果真以更快速度飞驰起来。

  ……

  “就是这里了。”

  裴琦琦带领聂天两人降临,都没有细致打探,便说:“我和梵雯长老沟通过,司空错和他的那些爪牙,在此域另一端。我们不可逗留太久,以免他麾下那位圣域后期强者,察觉到我们的到来。”

  圣域后期者,不会长时间将灵魂意识释放,无时无刻地去感知周边一切。

  但裴琦琦相信,司空错既然到来这边,定然极其谨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吩咐他那位圣域后期麾下,以灵魂意识感知脚下死域。

  他们所在的死域,疆域不算辽阔,圣域后期的灵魂意识扩散开来,是能知道他们的位置的。

  “尾巴,你留下了?”聂天笑问。

  “嗯,骸骨族的裂骨大君,顺着我留下的尾巴,很快就能抵达于此。”裴琦琦为了保险起见,在此域没有和梵雯继续交流,“我们先脱身,等骸骨族那艘白骨战舰过来。来前,我知会了梵长老,她不会轻易带皇津南的人离开。”

  “她,也损耗巨大,不具备在短时间,将他们尽数送出的力量。”

  皇津南赞叹,“裴小姐果真是虚灵教的璀璨新星。”

  连番动用数次虚空穿梭,是很多圣域级别的虚灵教教徒,都实现不了的。

  裴琦琦之前还受过伤,经过聂天的治愈,也仅仅只是将躯体伤创解决,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屡屡敞开空间缝隙,当真令皇津南敬佩不已。

  新的空间缝隙,又一次被她敞开,三人一穿而过,踏入新的死域。

  到了这个死域,聂天把流金兽的头骨拿出,以流金兽残余的血肉精气,进行自身的气血凝炼。

  没多久,他的心跳,忽异常跳动。

  聂天轰然巨震,一缕心神端详心脏,惊奇地发现蛰伏许多年的青色血气,终蜕变成功,再次滋生全新的血脉晶链。

  “生命血脉,终于再次进阶!”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189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