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十九章 斩杀奥登!

第一千二十九章 斩杀奥登!

  奥登和安格斯,分别出自第四和第五魔域。

  妖魔族等级森严,最强大的妖魔古老家族,永远都是生活在第一、第二魔域。

  奥登和安格斯所在的妖魔家族,历史不算悠久,目前族内并没有九阶大君存在,自然不够资格将家族迁移到第二、第一魔域。

  这也使得,他们在天阴星域的战斗,并非主力。

  奥登和安格斯两人,接受到的命令,只是游荡在天阴星域别的片区,寻找人族小股的力量围击。

  两人正在附近活动,突然从帕格森那边得到消息,前来支援。

  未曾料到,居然遭遇到聂天。

  “陨星之地的小辈!”安格斯身高体壮,紫色眼眸凶光熠熠,“我知道你,你成为了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

  奥登身披重甲,脸上还覆盖着狰狞面具,他也冷冷看向聂天,哼道:“没有你,陨星之地在多年前,就被我们攻陷下来了。”

  第一次陨星之地的灾祸,因三条空间缝隙撕裂,导致妖魔能大举入侵。

  聂天由于能启动碎星古殿遗留的力量,以其后手,将那三条绽裂的空间缝隙逐个封禁,使得妖魔族没办法踏足。

  以前,奥登和安格斯只对聂天有印象,真正惊动他们,令他们认识到聂天的,还是从人族那边传递来的消息。

  陨星之地,诞生了一位星辰之子!

  不用说,他们也猜测出了,那位星辰之子,就是屡屡破坏他们计划的聂天!

  “时间过得真快,我也未曾料到,还能再见你们两位。”聂天咧嘴一笑,兴奋地说道:“当年在陨星之地,我要单独碰到两位,怕是逃都逃不掉。今次不同,这趟正好以两位尸骨,庆贺自己!”

  那根星空巨兽骨头,被他攥紧霎那,他就生出无比奇妙感。

  外域星河繁杂的种种诡异力量,因他抓着那根骨头,竟被排斥在外!

  这是他以前没有过的经历!

  不知是因为那根骨头,放在陨星之地和垣天星域之间星河,吸纳了星河中的奇异能量,还是由于他血脉的进阶,总之,只要骨头在手,他好像就无需担忧外域星河的力量侵蚀。

  这就令他有了充足底气!

  “大言不惭。”安格斯低低咆哮着,“区区人族玄境修为,也敢豪言要我们的尸骨?咦,这种气息……混血者!”

  奥登微微变色。

  “呼哧!呼哧!”

  八阶血脉的奥登,骑着那匹漆黑战马,提着黑色长枪,忽奔着聂天而来。

  同样披着魔纹甲胄的战马,星空踏步,如履平地。

  奥登手中,那杆黑色长枪,遥遥点向聂天。

  神秘的精美魔纹,如独特的印记,从长枪内闪耀而出,蒸腾出浓烈魔气,变幻为绚烂的魔域妖花。

  一朵朵妖花,于阴暗星空盛开绽放,散发出优雅而又危险的气息。

  “不一样了。”

  聂天纵声狂笑,空着的一只手,指尖星光如柱,轰向脚下阵法。

  一道璀璨星芒,从星舟尖端狂飙而出,灿灿星光照耀的阴暗外空,忽明亮了一瞬。

  星芒如长虹贯日,瞬间进入一朵朵魔域妖花盛开之地,然后就见那一朵朵妖花,梦幻泡影般,渐渐淡化消失。

  “喀喀喀!”

  奥登咆哮着,一个恐怖的魔影,从他背后徐徐升起。

  魔影百丈高,巍峨如山,仿佛由纯粹的魔力衍变而成。

  一股令人窒息的威慑,从那恐怖魔影身上释放,还能隐隐听出,声声来自古老妖魔的嘶啸。

  魔影祭出,奥登手中黑色长枪,宛如一道黑色闪电,破空而来。

  那恐怖魔影,所起到的作用,为灵魂压制,令人心魂失守,头晕目眩,难以将灵魂力量尽情宣泄。

  真正的杀招,则是那杆黑色长枪!

  “这种程度的灵魂制衡,于我无效。”聂天低笑着摇头,稍稍借用冥魂珠的力量,那种令他心悸不安,仿佛要窒息的压迫感,消失的干干净净。

  “裂!”

  他手中二十米长的星空巨兽骨头,被他施展开来,没有任何花哨的多余动作,仅仅只是刺向来袭的魔枪。

  “喀嚓!”

  那杆魔枪,被星空巨兽的骨头刺击下,虚空震裂,寸寸崩碎!

  “果然不出我所料!”聂天脸色振奋,又是哈哈大笑起来,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畅快。

  之前在蜥蜴族域界,在浮陆,他只能动用一次星空巨兽的骨头,然后一身血肉精气,便流失殆尽。

  或许是因为星空巨兽的骨头,于星河吸纳了力量,又或者是他在浮陆为其注入众多精血,还有可能是生命血脉的突破,这趟他提着这根骨头作战时,体内血肉精气虽然也在消耗着,但再非仅有一击之力。

  ——他能较长时间地进行战斗了!

  那根骨头,比星舟还要长,可在他手中,宛如自身手臂的延伸,竟然给他一种血脉相连的玄妙感。

  “咻!”

  星舟陡然提速。

  那根骨头,刺碎魔枪,迎头迈进,又点向奥登。

  奥登怒吼着,见魔影无法制衡聂天灵魂,急忙变动血脉天赋。

  魔影如漆黑瀑布,瞬入他体内,他浑身“喀喀”异响,血脉轰鸣,已动用妖魔族的妖魔不灭体。

  他披着的重甲,表面无数精美的魔纹,鲜活如黑色怪蛇。

  “哧啦!”

  一道道黑色闪电,从那魔甲内狂飙出来,凝结为一头魔龙,撕咬而来。

  聂天手持骨头,姿势没丝毫变化,还是刺了下去。

  “轰!”

  滚滚魔气翻涌中的魔龙,在那根骨头碰触霎那,魔龙又顿时爆灭,就连涌动的浓郁魔气,也顷刻消散。

  聂天气势如虹,星舟如电,终抵达奥登眼前。

  骨头倏地刺向奥登胸腔!

  奥登披戴着重甲,所骑乘的战马,被星空巨兽的骨头之力,彻底压制。

  骨头中诸多赤红血纹,疯狂蠕动着,释放出始源时代生命霸主的古老气息,此气息无孔不入,渗透到奥登周边天地。

  “砰砰砰!”

  奥登的重甲,战马的甲胄,应声而裂。

  那头黑色战马,嘶啸着,皮开肉裂,血如泉涌。

  就连奥登的妖魔不灭体,在骨头的刺杀下,连一刻都承受不住,被那根骨头,从腰腹处,一穿而过。

  奥登雄伟魔身,被细长的骨头,如串糖葫芦般,串在上面。

  “安格斯!”

  奥登吊在骨头上,不论如何挣扎,都摆脱不掉,不由咆哮求援。

  “你没立即死去,是因为,我特意没有洞穿你的心脏。”聂天人在星舟,比星舟长数倍的骨头,遥遥指向远方妖魔战舰,“我很清楚,心脏才是你们妖魔族的要害,如你这般八阶妖魔,心脏不碎,还有重生希望。”

  “不过呢,我留你心脏不碎,自然不是出于好心。”

  聂天一脸不怀好意地笑容。

  奥登不解,但一霎后,轰然巨震,大声哀嚎。

  他绝望地发现,他数万年凝炼的血肉精气,如决堤山洪,从其体内疯狂流逝。

  他那具健壮凶悍的妖魔之身,瞬间萎缩,鲜血、骨头、心脏内的力量,渐渐离他而去,似被无情地吞没。

  就在他准备反击时,聂天手腕一抖。

  串着他的骨头,如剑上挑。

  奥登的魔身,脆弱如豆腐,被突然切割为两段。

  “妖魔不灭体,在这根骨头下,也就堪比纸片,撕碎的太过于轻松。”聂天嘀咕一句,手腕继续抖动,然后就见奥登魔身,支离破碎,化为一块块血肉。

  星舟前行,奥登的血肉残肢,一一抛落被星舟接纳。

  “八阶初阶血脉,这奥登尸骸,只够我凝炼出一点升华后的精血罢了。”聂天暗自嘀咕。

  星空巨兽的骨头,如化为开天之剑,一剑斩下。

  那头漆黑战马,正恐惧狂奔,被骨头从上劈下,纸糊般,连魔甲和躯身,都被斩断裂。

  “这头战马,为一种独特的低阶魔兽,气血倒也旺盛。虽不及奥登,吸纳了血肉精气后,至少能弥补我气血的流失。”

  星舟飞逝,那头被斩杀的战马,同样被他接收。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214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