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四十四章 异人

第一千四十四章 异人

  变异灵兽,比同等级别的灵兽,要强大不少。

  浑浊湖泊处,散落着的都是变异灵兽,以七阶的地裂兽为主,加五个六阶的变异灵兽。

  一般而言,七阶的灵兽,智慧已大幅度提升,八阶者,能够化形,以各类形态行走世间。

  那头七阶的地裂兽,就是发出咆哮者。

  地裂兽的血脉,能撼动大地,先前灰幕森林的地动山摇,剧烈的动荡,显然也是被它血脉引发的。

  它那暗红色的眼瞳,冷冷瞪着聂天,闪烁着智慧光芒。

  发生在灰幕森林的变故,聂天的到来,以古木衍生阵摧残一片片茂密森林的举动,它仿佛早已洞察。

  它的咆哮声,其实在威慑聂天,让聂天不要过来。

  可聂天还是来了。

  “区区七阶灵兽,以为吆喝嘶啸两声,就能吓退我?”聂天咧嘴一笑,伸手指向这片天地,“整个裂空域,都是我的领土疆域。我在此地活动,你们这些灵兽,难道还有什么意见不成?”

  “你们,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我的私人物品!”

  “嚎!”

  体型硕大的地裂兽,显然能听懂,他那含有侮辱的话语。

  在地裂兽的一声咆哮后,另外五个变异灵兽,全都奔着聂天冲来。

  那五个变异灵兽,有冰晶兽,有疾风兽,还有雷冥兽和金甲兽,都适应了裂空域的污秽之力,躯体强悍。

  “六阶的灵兽,即使经过变异,在我眼中,依然不堪一击。”

  聂天摇头失笑,不急不缓地等候着那些变异灵兽的临近,待到距离足够接近时,才伸手点向星舟。

  一点星光洒落下来。

  星舟顿时爆出星芒,星芒如闪电惊鸿,绚烂而出。

  迎面而来的冰晶兽,银白色的兽体,连一秒都没能撑住,瞬间炸裂,化为蓬蓬血雨抛落。

  星芒连发。

  剩下的几头变异灵兽,一个都未能逃脱,同样被星舟绽放的星芒轰杀而死。

  眨眼间,这些六阶的变异灵兽,就尽数死绝。

  聂天嘿嘿低笑着,星舟虚空飞逝,十指牵引拉扯着,一条条赤红血线飞出,锁链般拴住变异灵兽的残尸,将其拖入星舟。

  他激发生命汲取,一缕缕赤红血线膨胀着,迅速变得粗大。

  滚滚血肉精气,如溪河般,狂涌向聂天,被生命血脉贪婪地蚕食着。

  聂天笑看着七阶的地裂兽,“你比它们强大许多,看来灰幕森林的霸主,就是你了。不过,属于你的时代,今日就该结束了。”

  星舟稍稍调整方向,如巨炮般,瞄准七阶地裂兽。

  地裂兽体内,有暗黄色血光,渗透向脚下大地。

  大地轰隆隆爆响着,有不少深藏于地底之中的巨石,受到地裂兽血脉的激发,裂地而出。

  如石屋般硕大的巨石,于空中排列着,被暗黄色血光御动着,滚滚撞击向聂天。

  “没用的。”

  星舟不断爆射出星芒,道道星芒轰出,滚来的巨石,全部碎裂开来。

  “七阶的灵兽,实力也就堪比人族的灵境。”聂天摇头,“我不动用丹田灵力,只是以这具躯体强度,都足以碾压你。”

  “咻!”

  讲话间,他从星舟脱离,像是一头蛮兽般,和变异后的地裂兽,撕扯在一块儿。

  地裂兽如锯齿般的尾巴,锋利的爪牙,拍打在聂天身上,如钢铁劈砍在坚硬的岩石上,根本未能造成太多伤害。

  反倒是聂天,化指为剑,轻易就能洞穿地裂兽的兽体。

  短短几十秒,在那头变异后的地裂兽身上,就多出许多血洞,流淌着淡黄色的鲜血。

  七阶地裂兽不断嘶吼着,渐生无力感。

  在它眼中,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族青年,比骸骨族、妖魔族的同级族人,都凶悍太多。

  随着伤势的加重,地裂兽猛然挣脱聂天的纠缠,一头冲入那浑浊湖泊。

  地裂兽入湖泊的霎那,就沉没于湖中,瞧不见踪迹。

  聂天轻咦一声,以生命血脉感知,脸色陡然一变。

  在生命血脉的感应中,眼前的浑浊湖泊内部,居然有着旺盛的气血!

  此气血,混杂着众多灵兽和异族的黏稠鲜血,那种感觉,和血绝会的会长血绝子的域,居然有着八九成相似!

  “域!湖泊,就是一个域!”

  他幡然醒悟,神色瞬间凝重,冷冷瞪着那浑浊湖泊。

  湖泊,悄然发生着变化,变成五彩斑斓的色泽,那所谓的五彩斑斓,看似绚烂多彩,其实都是一簇簇不同颜色的鲜血。

  血湖中,一道身影,悄然凝现出来。

  那是一个容貌苍老的,人族的老者,面容枯瘦,满脸褶子,好像寿龄将至,没有多少年可活了。

  “何必咄咄逼人,欺人太甚?”

  那人低叹一声,脸上满是苦涩之意,“我的寿命,就快要到尽头了,数千年来,我躲藏在这里苟延残喘,和变异灵兽为伍。我以变异灵兽的鲜血,筑造自己的域,从不招惹是非,不招惹任何人,你又何必要逼我?”

  聂天皱着眉头,“阁下何人?你身上的气息,你所筑造的域,和血绝会的会长血绝子,几乎一模一样,你和血绝子究竟是和关系?”

  “血绝子那孽障,是我师弟。”那人皱眉,“你见过血绝子?”

  “在另外一片星域,和血绝子有过一面之缘,他算是我的敌人了。”聂天略有些惊奇,“你,是他的师兄?你为何会躲藏在裂空域,还待了很多年?”

  不知为何,眼前之人,虽然自称血绝子的师兄,血绝子为圣域初期者,他都不是特别慌张。

  他隐约觉得,眼前者,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

  “在你身上,其实也有我宗的气息。”那人不答反问,“我知道你是谁,你在裂空域生活过不少年,你应该出自离天域吧?”

  “不错。”聂天答道。

  “你修习过离天域,血宗的炼血术吧?”那人再问。

  聂天一惊,“这你都知道?”

  转念一想,他又明悟过来,喝道:“我在裂空域活动时,你暗自窥探过我?”

  在樊锴之前,整个陨星之地都没有虚域者诞生,而此人,在聂天的判断下,必然为圣域级别!

  圣域者,若想隐匿气息,在陨星之地某处潜隐,恐怕无人能洞察。

  他要是想窥视何人,以他圣域级别的境界修为,当能轻易达成。

  “离天域的血宗,是我当年遗留的传承,你曾经修炼过炼血术,又在裂空域出现过,我自然能察觉出来。”那人理所当然地说,“不过你虽然修炼过炼血术,可早就舍弃了,你自身,另有我看不透的奇妙,为混血异类。”

  “血宗,是你所留的传承?”聂天又是一惊。

  “我和血绝子,师出同门,我们的宗门,本名为血灵宗。”那人语气艰涩,苦笑道:“可惜,血灵宗早已被通天阁覆灭。我们血灵宗,被视为邪魔外道,不被人族正统所容。我在离天域留下传承,将灵字去掉,称作为血宗,就是为了避免被四大宗门再次盯上。”

  聂天愣然。

  四大宗门在人族天地,围剿所谓邪魔外道的旧事,他心知肚明。

  死咒宗,阴灵教,都是被四大宗门认定的,人族的邪恶势力,几乎都被扫荡过,曾销声匿迹多年。

  没料到血灵宗,居然也是这一类。

  “血灵宗,修炼的秘法,以灵兽、异族鲜血,似乎没有那么不可接受吧?”聂天皱眉。

  “我们也觉得没干系,我们强大的来源,依仗灵兽和异族的鲜血。人族鲜血所含血肉之力,小到可忽略不计,所以我们不会向同族下手。”那人唉声叹息,“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被通天阁盯上,最终被通天阁覆灭掉。”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294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