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四十九章 聂天,你要干什么?

第一千四十九章 聂天,你要干什么?

  卫柏涛示意了一下。

  一人走出大殿,不多时,就领着柴龙歌和祡凤舞兄妹,走了进来。

  柴龙歌和祡凤舞兄妹,在灵武殿的一众天骄中,排名并不靠前。

  灵武殿最强的天骄,名叫陶书文,灵境后期修为。

  可即便是陶书文,都没有资格,于这个时刻踏入大殿。

  两兄妹,经历了碎灭战场的生死大劫,柴龙歌的境界,已踏入到灵境初期,祡凤舞为玄境后期。

  两人诚惶诚恐地进来,看到聂天时,都是又惊又喜。

  “聂天,真是你?”柴龙歌失声道。

  当年,他们在碎灭战场遇到聂天时,聂天还没有完成碎星古殿的试炼,没有能成为第七位星辰之子。

  他们隐隐猜测出,碎灭战场的聂天,就是如今碎星古殿如日中天的第七位星辰之子,可内心也不敢确定。

  另外,由于地灵宗的裘冀一行人,于碎灭战场中,几乎全部死在聂天等人手中,而地灵宗的裘冀,又是宗主裘寒山的独子,他们回来后,就将和聂天相遇的种种经过,只简略说了说。

  这么做,也是为了担心裘冀的死亡,会给聂天,给他们带来麻烦。

  好在裘冀的人,全都死绝了,裘寒山至今都不清楚,他儿子在碎灭战场内,死于何人之手。

  “恭喜你们,境界都有所突破。”聂天笑道。

  “你,才是真正令人震惊的人物。”柴龙歌一脸惊叹,“当时在碎灭战场时,你的境界……很是不起眼。一晃多年,你不也是迈入到玄境后期?看你的精气神,似乎只差临门一脚,便能跨入到灵境了。”

  旁边的祡凤舞,甜甜一笑,“见过聂大哥。”

  两人认得聂天,让灵武殿的殿主卫柏涛感到很高兴,又连番向聂天道谢。

  聂天和两兄妹简单叙旧后,再次转向候初兰,询问乾元星域的详细情况,从候初兰那边得知,有三个域界之门,被灵武殿和地灵宗探知,可具体的方位,找寻许久,还没有查明。

  “候师姐,连通异族的域界之门,怕是有异族看护。”聂天沉吟着,说道:“那些异族,若被我们斩杀,尸首希望能归我。”

  “异族尸体么?”候初兰轻声一笑,点了点头,“没问题。不止是你们斩杀的异族,我们在乾元星域杀死的异族,尸体都可以给你。除非,是木族族人的尸体,不然我们不收取一具。”

  候初兰出自五行宗的木宗,她所修行的灵诀,和草木之力息息相关。

  众多异族中,真正被她重视的,只有木族族人躯身。

  其余妖魔、邪冥、幽族,她即便是捕获了尸身,也毫无益处,最终都会拿出来,交给宗门处置。

  “那就多谢了。”聂天惊喜。

  这趟乾元星域的任务,因罗万象还在主持宗门内务,他不觉得能获取多少功勋值。

  他看重的,就是驻守域界之门处,异族的族人。

  斩杀异族,获取对方的尸骨,不断为那一道青色血气,积累出更浓郁的血肉精气,才是当务之急。

  当然,若能通过乾元星域和异族厮杀,寻找出突破灵境的契机,那最好不过了。

  “这样吧,与其苦苦等候消息,我们不妨亲自出马,去那三个域界之门曾显现的区域,各自探索一番。”候初兰提议。

  聂天附和道:“没问题。”

  灵武殿的殿主卫柏涛,一听候初兰要探察域界之门,立即做出相应安排。

  候初兰的一行人,加上聂天等人,很快就借助灵武殿的空间传送阵,进入到乾元星域某处星河。

  他们在一艘停泊着的,属于灵武殿的星河古舰中,逐个现身。

  站在星河古舰上方,聂天眺望远处,能看到闪烁的星辰,还有临近的一个域界天地。

  昏暗星空中,另有一艘星河古舰,以天外陨石打造而成,离灵武殿这艘,相隔并不太远。

  看到聂天的视线,落向那艘陨石状态的星河古舰,候初兰介绍:“那艘星河古舰,出自地灵宗。地灵宗的裘寒山,也是我的麾下,他精通大地之力。那艘星河古舰,采集奇特的厚土建造,也相当坚固。”

  “呵,地灵宗。”聂天笑容玩味。

  “地灵宗这种小宗门,你也听过?”候初兰诧异。

  “听过。”聂天轻笑,“从柴龙歌和祡凤舞兄妹口中所知。”

  柴龙歌兄妹,由于境界低微,即便卫柏涛有心让他们和聂天交好,增进感情,也知道这种程度的战斗,因发生在域界之外,两兄妹根本没有参与进来的资格,所以没有允许他们过来。

  “原来是这样。”候初兰点了点头,也不意外。

  她对身后老妪示意了一下。

  老妪旋即传达她的号令,地灵宗那艘星河古舰,很快就发动开来,朝着他们靠拢。

  片刻后,地灵宗的宗主裘寒山,从战舰飞离,释放出圣域初期的修为,一脸谄媚地赶来,“见过神女!”

  候初兰挥手,“不必客气,给你介绍一人,这位是碎星古殿的聂天,第七位星辰之子。”

  “聂天……”

  裘寒山身材魁梧,穿一件暗黄色的短衫,裸露在外的皮肤,肌肉虬结。

  他盯着聂天,深深看了一眼,眸中有异色。

  他迅速垂下头,毕恭毕敬地致意,“地灵宗裘寒山,见过第七位星辰之子!”

  “免礼。”聂天抬手。

  遥想当年,他在碎灭战场初遇地灵宗门人时,还被地灵宗跋扈的门人针对,差点没有从那座石人族城池脱身。

  他和柴龙歌兄妹的相遇,就发生在那儿,还是柴龙歌兄妹发话,地灵宗的门人,才任由他离去。

  一晃多年,如今他人在乾元星域,地灵宗的宗主裘寒山,面对他的时候,都要弯腰低眉。

  这种境遇的变化,都源于他星辰之子的身份,源于他背后依托的碎星古殿。

  “周边曾经显现的三个域界之门,都是你们地灵宗率先发现的吧?”候初兰询问。

  裘寒山点头,“我地灵宗的域界,就是那边。”他指向临近的域界,“我们的门人,在周边星空活动时,偶然感应到异常的空间波荡,将消息传递过来。然而,没多久,传递消息者,就失去了踪影。”

  “我们将此事,和灵武殿互通消息,他们也安排了人手,在附近找寻,可还是失踪。”

  “无奈下,我只好出关亲自过来,和卫殿主一道儿,坐镇于此。本以为,只是小事一件,没想到会惊动神女您。”

  候初兰道:“换了往常,域界之门出现,我们也不会兴师动众。可此一时彼一时,这个敏感的阶段,我们和异族冲突激烈,战斗频发。这种情况下,有域界之门忽然显现,不得不防啊。”

  “多谢神女,您的到来,定能摧毁那三个域界之门,保乾元星域太平。”裘寒山道。

  望着候初兰和裘寒山的谈话,聂天有些无聊地,四处观望着,并释放出灵魂意识。

  突然间,他感知到冥魂珠内部器魂的呼唤,眉头一动后,便暗自交流。

  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冷冷看向裘寒山,眸中杀机缭绕,突然喝道:“景前辈,给我斩杀此人!”

  他伸手指向裘寒山。

  霎那间,所有的目光,齐齐汇聚过来。

  灵武殿的卫柏涛,还有那老妪,都勃然变色,不明所以。

  景飞扬得到命令后,什么都没有理会,倏然扑向裘寒山。

  “聂天,你这是何意?”裘寒山诚惶诚恐,一脸急切地,望着候初兰,“神女,我不清楚,我在何处得罪过他,还请为我主持公道啊!”

  那位老妪,猛地站了出来,“聂天,你要干什么?”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15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