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二章 你算老几?

第一千五十二章 你算老几?

  半日后。

  返回五行宗,寻求援手的阮青柳,领着一行强者,于灵武殿那艘古舰,逐个显现。

  为首一人,虚域中期境界,身材高大,眼神锐利。

  在他后方,跟着十几道皆为圣域、虚域的强者,以他为尊。

  来人狂傲不羁,灰褐色长发披肩,一脸跋扈。

  可他在看到候初兰时,那张傲慢的脸上,瞬间充满温和笑容,“初兰,一听说你在乾元星域,可能遭遇麻烦,我就急匆匆赶来了。”

  阮青柳又恢复老态龙钟的形态,她在候初兰不满的目光下,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地解释:“神女,我们宗门的各大长老,各位神子神女,都有要务在身,没办法为我们提供助力,我……”

  候初兰轻哼,“所以你就传告了赫连雄?”

  阮青柳无奈点头。

  “赫连雄!”聂天微惊。

  不久前,他在幽天域遇到方塬时,方塬和韩婉容不止一次说过此人。

  方塬每每提起赫连雄,都是咬牙切齿,说如果不是赫连雄,方天逸不必独自承受卡迪大君的冲击,导致方天逸重创,他麾下也因此大量伤亡。

  赫连雄为通天阁阁主的义子,曾经和司空错联手探索一域,被司空错坑害。

  从此后,赫连雄就忌恨上了碎星古殿的任何一个星辰之子,方塬的遭遇,都是因司空错引起。

  通天阁和虚灵教有点类似,通天阁的阁主,会选定天赋绝伦者,收为义子和义女,悉心教导。

  通天阁阁主的义子义女,地位等同于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五行宗的神子神女,还有虚灵教教主亲传弟子。

  未来通天阁的阁主,就是在几位义子和义女中产生,被阁主直接指定。

  这一代通天阁的阁主,共有两个义子,一个义女,赫连雄就是其中之一,将来成为新一代通天阁阁主的可能性极大。

  “初兰,我知道你遇到麻烦,宗门任务都舍弃了,万里迢迢前来助你,你不感动就算了,可别赶我走啊!”赫连雄舔着脸,呵呵笑着,硬生生挤到候初兰眼前,“你也明白,我们人族域界天地,近期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死星海那边战斗又焦灼,不论是你们五行宗,还是其他方,都很难安排强者过来。”

  “我这趟过来,事后恐怕还会被义父问责。为了你,我什么都不顾了,我只希望你安然无恙,顺利解决乾元星域的祸乱。”

  候初兰轻声一叹,头疼地说道:“为何偏偏是你……”

  乾元星域三个域界之门出现时,她向其它几方寻求助力,就刻意忽略了通天阁。

  因为她明白,只要让通天阁的赫连雄知道,赫连雄一定会想法设法的赶过来。

  赫连雄对她的追求,在四大古老宗门内部,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她被赫连雄纠缠多年,烦不胜烦,实在不想看到赫连雄,所以在遇到棘手事情时,连通天阁那边都不知会。

  她没有想到,阮青柳返回宗门寻求支援,因各方腾不出人手,阮青柳又担心她,害怕她无法成功渡过邪冥刻意针对她的算计,竟然告知了赫连雄,让这个烦人的家伙,也到了乾元星域。

  “初兰,你放心吧,有我在,就算我死了,也保证你安然无恙!”赫连雄掷地有声道。

  一番示好后,他终于瞪向聂天,脸上洋溢的笑容,全部消失不见,又恢复来时的狂傲,冷冷道:“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

  “是我。”聂天坦然自若。

  “其实,我一直厌恶和你们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联手进行任何的活动。”赫连雄一点不掩饰自己,“你和那司空错一样,都是通过天门的试炼,荣登为星辰之子的。司空错那家伙,嘿嘿,我见识过了,令人恶心!”

  “死星海时,因为你,我方塬师兄,损失惨重,你也不错。”聂天冷言嘲讽。

  “方塬么,我对他并不了解,不过我接触到的星辰之子,感觉都不好。”赫连雄哼了一声,“不管方塬如何,他既然是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碰到我,就是他倒霉了!你,也是一样!”

  不等聂天开口,赫连雄一挥手,又道:“好了,你任务结束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和初兰就行了,你提前回碎星古殿吧。你这趟提前识破邪冥的轨迹,事后初兰告知你们宗门,定然会有功勋值给你。”

  “你说结束,就结束了?”聂天咧嘴,“你赫连雄算老几?”

  赫连雄爆吼,“聂天是吧?就凭你,真以为能够在乾元星域,折腾出什么浪花不成?区区玄境者,毛都没长齐呢,麾下一位圣域后期者都没,拿什么和我们比肩?”

  他为虚域中期,他的麾下,有一位圣域后期,三位圣域中期,加五个圣域初期者。

  如此雄厚战力,和候初兰相比,丝毫不差。

  聂天领来的景飞扬,还有虚域后期的岳炎玺、江枫两人,显而易见,远远不能和他相提并论。

  这,便是他狂妄的底气!

  “很多时候,明面上的战力,并不能衡量能力。”聂天嗤笑一声,“就拿这趟来看,要是先过来的,是你赫连雄,而不是我。或许,地灵宗的裘寒山,早就将你们的一举一动,提前通知邪冥族。”

  “邪冥族,能够以你们的实力,先一步做出防备。”

  “然后,等候你们的,应该不是邪冥族的大君,可能是一个邪冥大尊亲自到来。”

  “你以为邪冥族的大尊,多的满街跑?”赫连雄冷笑,“如果这次过来的,是我,不是你聂天。邪冥族知道消息以后,恐怕早就偃旗息鼓,打消对付初兰的念头了,哪有那么多后续的事情?”

  两人两相厌恶,一见面就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赫连雄因司空错,敌视所有星辰之子,而聂天由于他在死星海中,坑害了方塬,加上他的蛮横,对他同样看着不顺眼。

  “好了好了,你烦死了!”候初兰被吵的心烦意乱,“赫连雄,你要是为了吵嚷而来,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没有你,我们在乾元星域行事,小心一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不想看到你,就是因为你这家伙,太自以为是!”

  赫连雄瞬间闭嘴。

  沉默半响,他才不情不愿地,继续开口说:“这个聂天,要是在乾元星域,遭遇到强大邪冥围击,我是不会去管的。”

  “不劳你费心。”聂天讥笑。

  “这样吧,聂天和我一道,你的人,和你一同在附近星空找找看。一旦发现和异族连通的域界之门,我们互通消息,及时支援。”候初兰发话。

  “不行,我要和你一起!”赫连雄否决。

  “不同意,你现在就带人回去!”候初兰态度强硬。

  赫连雄瞬间又蔫了,“好吧,我听你的。”

  “卫殿主,你依旧坐镇于此。”候初兰吩咐,“你这艘星河古舰的空间传送阵,严加看护,我们来往于此,都需要那座阵法。聂天,你们和我一道儿,以地灵宗的域界为中心,大家分头去查探。”

  讲话间,她唤出一辆木质结构的飞行灵器,轻盈落入其中。

  她冲着聂天招手,“你仅有玄境修为,以自身的境界和实力,恐怕难以抵御外域杂质的渗透,和我一起,我会照顾你。”

  “一个男人,还要女人来保护,嘿嘿。”赫连雄大笑。

  聂天并没有激发生命强化血脉天赋,以血脉之力,自身奇异,抵御外域力量的渗透,他摸了摸鼻子,很自然地飞入候初兰的飞行灵器。

  器物呼啸而出。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32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