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三章 外界风评

第一千五十三章 外界风评

  “赫连雄这家伙,你别理他。”

  木结构飞行灵器,从灵武殿的那艘星河古舰飞离以后,候初兰以指头,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这里,恐怕有点问题。”

  聂天失笑道:“不错,我也觉得,他脑袋有点问题。”

  “自大过头了。”候初兰深以为然,“这混蛋,纠缠我多年,我去何处,他都要参合一脚。我身旁的很多人,都被他轰走了,到处叫嚣着,说早晚有一天,我会认可他,接受他,神经病一个。”

  “候师姐,你怎么认识他的?”聂天奇道。

  他心中明白,赫连雄智商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然通天阁的阁主,也不会收他为义子。

  赫连雄恐怕也只有在面对候初兰时,智商才会降低,对别人,他绝对不傻。

  男人,遇到自己喜爱的女人,智商都会被拉低一大截。

  “以前,我们五行宗和他们通天阁,曾共同探索异域。”候初兰解释,“那次,极其凶险。赫连雄和我被一个外域种族痛击,他受了重伤,差点就死了。”

  “我精通草木之力,在他受伤时,帮助他疗伤恢复,独处过一段时日。”

  “从此之后,他就黏上我了,赶都赶不走。”

  “因为他,我宗门内部很多人,都嘲笑我,令我烦不胜烦。”

  聂天哈哈大笑,“看来,你就不该救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候初兰恨恨地说,“早知道这样,当年就丢弃他不管,让他自生自灭了。”

  两人谈话时,其余圣域者,虚域者,都各自释放出自己的域,散落在周边,以域抵挡外域杂质对躯体的冲击。

  岳炎玺和江枫两人,速度和那飞行灵器相当,拉在后方。

  如阮青柳般的圣域者,分散的很远,全部将庞大的灵魂意识铺展开来,如缜密的巨网,延伸八方,感应着邪冥族的灵魂气息。

  器物飞驰许久,众人还是一无所获。

  候初兰的那飞行灵器,能隔绝外域之力的渗透,聂天无需额外发力,轻松惬意。

  “那件冥器,能否利用起来,去找邪冥族?”须臾后,还是没有什么发现的候初兰,有了别的心思,询问聂天。

  “不行。”聂天干脆否决,“每一个人的灵魂气息,都截然不同。你要是通过裘寒山持有的冥器,和邪冥族的族人沟通,邪冥族那边,将会第一时间知道你不是他,从而有所警觉。”

  候初兰无奈,“可惜,这趟没有神域者伴随。如果有神域者在此,就不用迅速灭杀裘寒山,能留其部分残魂,剥离出他的记忆。”

  记忆剥离,施法者,一般要超出大境界,方有成功的可能。

  裘寒山为圣域,他们这边最强的阮青柳,同为圣域,想要轻松地,将裘寒山的记忆剥离出来,伴随着太多不可预知的风险。

  极有可能,裘寒山能引爆残魂,从而反噬阮青柳。

  就是因为这样,阮青柳采取干净利落的手段,没有给裘寒山任何机会,就将其残魂彻底抹杀。

  冥器,不可动用,裘寒山的记忆,未能成功解析,众人只能苦苦搜寻。

  “其实,裘寒山刚死,残魂没有碎灭前,我是有办法的。”聂天遗憾道。

  候初兰愕然,“什么办法?”

  聂天再次唤出冥魂珠,“这枚珠子,乃邪冥族异宝。据我所知,整个邪冥族,也仅有三枚类似的冥魂珠。此物,经过我炼化,形成器魂以后,能够蚕食所有的生灵魂体,并从中找寻出,零碎的记忆。”

  “那你,之前为何不用?”候初兰不解。

  “冥魂珠,收集异族的魂魄,倒是没什么。同族的话,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作禁忌了。”聂天紧皱眉头,“你也知道,近期我们各大宗门,对那些修炼禁术的邪魔外道,是何种态度了?”

  候初兰不由深思。

  “一旦我的冥魂珠,吞没同族残魂,事情泄露了,可能会给我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聂天轻叹,“我宗门,罗万象副殿主相中的是第六位星辰之子司空错。我可不想在这个敏感时刻,给人拿捏住把柄,以此事问责我。”

  “你的顾虑,还真的有必要。”候初兰赞同,“没想到你这家伙,还很谨慎。你知道赫连雄,为什么厌恶你们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吗?”

  “为何?”聂天疑惑。

  “在你之前,不仅赫连雄,其余三方也不喜欢和你们宗门的星辰之子多来往。”候初兰道明其中奥妙,“我们五行宗的神女神女,并驾齐驱,并没有谁必须登顶的说法。五位神子神女,将来会成为一宗的宗主,这是在成为神子神女的那一天,就定下的规则。”

  “因此,我们彼此间,不会厮杀内斗,不会势成水火。”

  “虚灵教,通天阁,未来的掌舵者虽然只有一人。可虚灵教和通天阁的未来主人,都是被虚灵教的教主,和通天阁的阁主,直接选定了。其余长老,副教主什么的,没有插话的资格。”

  “如此以来,那些亲传弟子和赫连雄般的义子义女,也往往不会斗的不可开交。”

  “他们,只需要得到虚灵教教主,通天阁阁主一人的认同即可。对自己人使诡计,反而会让虚灵教教主、通天阁阁主厌恶,起到相反的效果。”

  “唯有你们碎星古殿不同。”

  “七位星辰之子,每一位都有希望成为未来的殿主。未来殿主的评定,不仅看现任殿主,两位副殿主,十二大长老,都有选择的权利。”

  “碎星古殿,也不禁止星辰之子间的交锋,还会纵容放纵。”

  “在碎星古殿来看,只有在明争暗斗中,从星辰之子脱颖而出者,方有登顶的资格。这种规则制度,就造就出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彼此会联合,会斗争,会各施手段,永不停息。”

  “独特的制度,令你们宗门的星辰之子,早早就习惯了阴谋诡计。”

  “司空错,就极其适应你们宗门的这个规则,久而久之,他不仅对内部的几位星辰之子,排挤算计,对别的宗门人,也会习惯性地以同样手段做事。还有几位星辰之子,也是这样的。”

  “就是因为这样,其它三宗的人,不是很乐意和你们宗门的星辰之子,联手行动,对你们往往会小心提防,怕被你们坑害了。”

  聂天干笑,“看来,我们宗门各大星辰之子,不太受欢迎啊。”

  “也有例外,方塬,还有你,风评目前还不错。”候初兰轻笑一声,“若非皇津南和娄师妹,对你推崇至极,我也不敢和你多接触。知道来乾元星域的是你,而不是其他几人时,我都松了一口气。”

  给她这么一说,聂天很是尴尬。

  “以后,碎星古殿各大星辰之子的名号,由我起,要正名了。”聂天豪气道。

  “等你能成为新一任的殿主,或许才能改变,现在还不行。”候初兰笑着摇头,“你想从司空错手中,抢夺他渴望的殿主宝座,可没有那般容易。在你们宗门内部,他声望目前最盛,很多人看好他,认为他是最有可能成功的那个。”

  “他吗?嘿嘿,可惜我成功经过试炼,成为第七星辰之子了。”聂天眺望远方星河,沉吟了一下,暗自和冥魂珠的器魂沟通。

  半响后,他将冥魂珠,直接抛落在外。

  冥魂珠释放着青耀光芒,晃晃悠悠地,如一盏闪烁不定的青灯,自行活动开来,似在以独特的方式,感知异常动向。

  “此物,你丢在外面,是要它去找邪冥族的踪迹?”候初兰奇道。

  “嗯。”聂天点头,“冥器不能用,裘寒山又死绝了,搜查许久,还是没任何发现,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冥魂珠本就出自邪冥族,对邪冥族的气息,冥器,有敏锐的嗅觉。在一定范围内,它的存在,比我们胡乱找寻,当好用很多。”

  候初兰眼睛一亮,“好东西,你这家伙,果真屡屡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神奇手段。这种邪冥族的异宝,你能得到我不意外,真正意外的是,你居然能炼化它,让它为你所用。”

  “我比较特殊嘛。”聂天自信地笑道。

  “确实特殊。”候初兰赞同。

  ……

  ps:再补一章~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34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