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四章 蚀域焰火

第一千五十四章 蚀域焰火

  冥魂珠中的器魂,自从被炼化,融入一缕聂天的灵魂印记后,和聂天就永久性地建立了灵魂联系。

  一定范围内,聂天能够和器魂,始终保持着玄妙的联系。

  冥魂珠飘荡着,像是毫无方向地,四处活动。

  候初兰的那辆木结构的飞行灵器,按照聂天的授意,悄悄尾随着冥魂珠。

  其余人,都以她为主,她的器物往何处飞逝,以阮青柳为首的那些强者,都会默不作声地跟随。

  很多人,视线都不时看向冥魂珠。

  星河深处,时间很难界定,聂天也不清楚过了多久。

  忽然又一刻,冥魂珠陡然加速。

  聂天精神一振,低喝:“跟上去!”

  候初兰明眸一亮,周身散发出嫩绿色的光泽,整个人如成为一块美玉,肤色都变得光润。

  源自于她的草木之力,完美融入脚下的飞行灵器。

  灵器速度倏然提升。

  不多久,飞逝中的冥魂珠,于一片不知名的星空,突然顿住。

  众人从各方聚涌而来,好奇地打量着附近的事物,并各自散开不同气息的灵魂意识,细致地感知。

  星空战舰的残骸,成外域杂质,静静沉浮着。

  战舰规模不大,从一杆幡旗上,能辨别出,此星河古舰属于灵武殿。

  “灵武殿派遣在外,找寻三大域界之门的一艘。”阮青柳观望了一下,说道:“没有看到一具人族的尸体,有战斗的痕迹。没什么意外的话,此战舰被邪冥族摧毁,死者,怕是被邪冥清理干净了。”

  候初兰点头,询问道:“你那珠子,因何飞逝至此?”

  “有冥气,有邪冥残存的气血遗留。”聂天指着战舰残骸,“冥气,邪冥的气血,你们或许难以捕捉,它却可以。发生在此地的战斗,应该过去很久了,可还是存在未散尽的冥气和邪冥气血。”

  候初兰一惊,“如此说来,周边必有一个连通邪冥领地的域界之门了?”

  “十有八九。”聂天眯着眼,“裘寒山给出的消息,真假参半,假的较多。他说,共有三个域界之门,在我来看不一定准确。”

  “那你的判断呢?”候初兰道。

  “域界之门的打造,没那般容易。和邪冥族直接互通的域界之门,建造更加不易,邪冥族和地灵宗的裘寒山沟通,交换物资,只需要一个域界之门即可。”聂天一边思考着,一边说:“应该仅有一个域界之门存在。”

  候初兰仔细想了想,认同了聂天的判断,纷纷阮青柳,“阮姨,你通知赫连雄一下,让他不要浪费时间,在别的区域探察了。和邪冥族连接的域界之门,恐怕就在附近,让他带着人,尽快赶过来。”

  阮青柳立即着手行事。

  “聂天,你那枚珠子,也不用急着到处查探了。”候初兰继续指示,“等赫连雄,还有他的麾下过来,再重新搜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过早和邪冥族接触,而我们实力不足以碾压他们。”

  “好吧。”聂天答应下来。

  抬手一招,冥魂珠化为一束青光,垂落于他掌心,不再动弹。

  邪冥族和裘寒山勾结,设局要对付候初兰,一定估量出候初兰的战力,有极大的把握。

  在这种状况下,冒然和邪冥提前解除,确实非明智之举。

  于是,众人就在这片战舰残骸处,暂时停滞,等候赫连雄和他麾下的到来。

  时间悄然流失。

  一辆悬挂着灵武殿幡旗的,破破烂烂的帆船,从远方漂泊而来。

  帆船为银白色,呈飞梭形状,速度极为缓慢。

  众人如临大敌,各自以灵魂意识感应,并没有察觉出异常的灵魂波荡。

  这意味着,帆船上,并没有活人。

  没活人,却有死尸。

  死尸,共有六具,皆为人族族人,从衣着服饰来看,分明是灵武殿的炼气士。

  “六具尸体,都是灵武殿,去找寻三个域界之门的人。”阮青柳眼看帆船临近,漂浮在高处,扫了一眼,说道:“此事诡异,大家都小心一点。”

  “六具死尸,乘坐着破烂云帆而来,难道是邪冥所为?”候初兰皱眉,“死去的尸体,飞逝而来,能起到什么作用?”

  聂天也不解。

  随着帆船越来越接近,他暗自动用生命血脉感应,脸色骤然一变。

  “小心!”

  从帆船尸身体内,他嗅到不同寻常的气血波动,那气血……散发着恶臭,尸体鼓胀着,在胸腹处形成一个个大肉包,似即将炸裂。

  然而,他的一声小心,刚一出口,异变立即爆发。

  “轰!”

  帆船爆裂,六具人族的鼓胀尸体,随着爆碎开来。

  蓬蓬血雨,为诡异的暗绿色,含着恶臭酸味,飞溅向众人所在地。

  众人所在的那片区域,在顷刻间,被血雨浇灌了下来。

  任何人族的域境强者,于星空深处活动,若没有乘坐星河古舰,都必须祭出域,用来抵达外域杂质的渗透。

  候初兰旁边,散落着的圣域、虚域者,此刻自然都将各自的域祭出。

  漫天暗绿色的血雨,溅射过来,这些域境强者的域,无一例外,域内都被暗绿色的血雨飞溅到。

  无一例外!

  “嗤嗤!”

  暗绿色的血雨,于他们的圣域、虚域中,如绿色火焰燃烧开来。

  众人的虚域、圣域,因那些绿色火焰,居然也开始燃烧,有消融的迹象。

  “哧啦!哧啦!”

  候初兰乘坐的木结构飞行灵器,所形成的光幕,也在这一刻,被绿色血雨点燃。

  “蚀域焰火!”

  阮青柳骇然失色,吓的魂飞魄散,禁不住大声尖叫起来。

  候初兰的脸色,突然变得发白,“竟然是幽族的蚀域焰火!没想到针对我的杀招,竟然是幽族的邪恶火焰!”

  所有圣域者,虚域者,祭出的域,都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那一个个各含奇妙,囊括万千,有江河山岳,有雷电交织,有狂风呼啸,有青翠密林的域,皆被荼毒。

  每一位域境者,都苦不堪言,眼见域在燃烧,躯身都尽可能地缩到域的深处,并连连施手,压缩域的大小。

  “蚀域焰火,究竟有何毒辣之处?”聂天喝道。

  “此歹毒焰火,为幽族族人以秘术炼制,专门破我们人族的域!”候初兰焦急如焚,“不论是圣域还是虚域,域一旦沾染这类焰火,域都会被侵蚀,被其燃烧,会出现裂口!如果在我们的域界天地,我们只需要将域收回,再以一些手段清除,蚀域焰火就能被清理解决。”

  “可我们现在,并非在有域界的界壁保护的内部天地,而是在外域星空啊!”

  聂天霍然明悟。

  听候初兰的意思,蚀域焰火沾染到域,发生在有界壁存在的天地,并不难解除。

  只需收拢域,再用一些手段,便能处理干净。

  然而,一旦在星空之中,麻烦就来了。

  域,起到保护人族强者脆弱之身,不遭受外域杂质的作用。

  域消失了,血肉躯体就直接暴露在星空。

  人族的血肉孱弱,天下皆知,而星空之外的繁杂之力,只要渗透进来,以人族的血肉之躯,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蚀域焰火的引燃,又能不断消融侵蚀域,令域出现缝隙裂口。

  一悟透其中的玄妙,聂天就明白,如今的局势,是有多么的凶险,多么的令人绝望了。

  “嗤嗤!”

  飞行灵器上方,那庇护两人的光幕,也在因蚀域焰火而燃烧。

  候初兰苦笑,“这光幕,仿照我的域形成,一样被蚀域焰火针对。”

  “神女!你的域,因没有祭出,没遭受蚀域焰火的侵蚀!”阮青柳大声疾呼,“你带着聂天速速离开,不要管我们!”

  “走不掉的。”候初兰摇头。

  阮青柳众人,都以她为中心,那些人的域祭出时,在她周边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如今那众多的域,都被蚀域焰火点燃了,噼啪燃烧。

  她即便弃下飞行灵器,祭出自身的域,想要不沾染一点蚀域焰火离开,也无可能。

  “呼!”

  就在这一刻,聂天从头顶一处光幕缺口,冲了出去。

  “聂天!你别寻死啊!”候初兰惊叫。

  玄境修为,域未筑造成功,以血肉之躯暴露在星空深处,无异于自杀!

  “无妨。”聂天摆摆手,孤身悬浮在外,直接以血肉之躯暴露着,看着四面八方,苦不堪言的域境强者,激发出生命强化。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35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