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五章 救人

第一千五十五章 救人

  生命强化状态,聂天旺盛气血,还有强悍之躯,自发抵御着外域杂质的渗透。

  极少数得到他血肉认可的力量,透过毛孔逸入,反而有益于他肉身的淬炼打磨。

  他悬浮在候初兰那辆飞行灵器上方,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一丝痛楚不适。

  很明显,所谓能侵害人族血肉,令人短暂死亡的繁杂怪异之力,于他根本无效。

  候初兰仰头,望着他,眼眸惊异。

  聂天为混血者,此事世人皆知,然而,就连纯粹的异族,以躯体坚固闻名的妖魔,或骸骨族族人,血脉没有达到一定级别时,一样没办法以肉身,直接暴露在星河。

  异族,在很多时候,其实和人族极其相似。

  八阶血脉的异族,浓烈而暗含玄妙的气血,方能结出血膜,起到和人族之域,类似的效果——隔绝外域杂质。

  聂天的血脉,真实的等阶,候初兰无法判断。

  但她却肯定,不论聂天血脉如何神妙,都应该还没有达到八阶。

  血脉不到八阶,血膜没有凝结,孤身浮沉星空,竟不受外域杂质的侵蚀,这种异乎寻常的表现,又一次震惊到了她。

  她从而明白,之前和灵武殿道别,聂天被赫连雄嘲讽,需要被女人保护,只是赫连雄的单方面浅薄见解。

  聂天明明具备着,不依仗任何外物,不借用域,就能翱翔星河的能力,可他并没有和赫连雄较真,没有急于去证明自己。

  “玄境,域未筑成,竟然……”

  阮青柳,还有那些依附候初兰的圣域者,在这一刻,也都目显惊异。

  “呼!”

  聂天身影一晃,灵动地避过一簇簇燃烧的蚀域焰火,飞逝到仅有虚域修为的,岳炎玺和江枫所在区。

  岳炎玺和江枫看到救星,眼睛骤然一亮。

  “星舟!”

  碎星古殿,七位星辰之子独有的星舟,被聂天召唤出来。

  星舟显现霎那,就在他的力量激发下,散发出璀璨的星辰光幕,光幕内,星辰光点熠熠,将那一叶星舟,严严实实地包裹住。

  “下来。”

  聂天冲着岳炎玺和江枫低喝。

  两人大喜,他们和自身的域,一同朝着星舟垂落。

  两人的虚域中,暗绿色的蚀域焰火,一片片燃烧着,他们的域……渐渐有即将消融迹象。

  众多祭出域者,以他们两人的境界最低,为虚域。

  虚域,被蚀域焰火引燃,消融的速度最快。

  “呼呼!”

  两道身影,从各自的域垂落星舟,并第一时间将域收回。

  域一消失,他们就在星舟内,盘坐下来。

  “嗤嗤!”

  一点点,一簇簇的蚀域焰火,随着他们的域,充斥在星舟周遭,自然而然地,接触到星舟所释放出的璀璨光幕。

  聂天脸色一变。

  即便是星舟,以星辰石激发的能量光幕,沾染了蚀域焰火,依然会燃烧。

  他急忙发动星舟,尽可能躲避着蚀域焰火。

  出奇地,因岳炎玺、江枫落入星舟,将各自的域收回,那一点点、一簇簇的蚀域焰火,没有尾随着他们的域,融入他们体内。

  蚀域焰火,还是漂浮在附近的星空,晃晃悠悠地,朝着临近的,其它的域追逐。

  “这诡异的焰火,能寻觅域的气息,自发靠拢!”

  霎那间,聂天就醒悟过来,他也终于意识到候初兰的说辞,说蚀域焰火最令人恐惧的作用,就是发生在没有域界庇护的外域星空。

  在任何的人族域界天地,因大气层,因界壁的存在,人族的炼气士,都无需释放出域。

  域界内的战斗,域境的强者,域不慎沾染蚀域焰火,只需要将域收取,就能轻易躲避。

  域消失,蚀域焰火还会存在,却不会随着域渗透人身和血肉。

  失去目标的蚀域焰火,会依循着人族之域,独特的气息,主动地接近,向新的目标下手。

  待到岳炎玺和江枫两人,摆脱了蚀域焰火的侵蚀,那些本来燃烧他们域的蚀域焰火,便朝着候初兰的圣域麾下晃悠而去。

  被视作新目标,一个圣域初期的炼气士,脸色难看至极。

  “好了,别苦着一张脸了,你也下来吧。”聂天抬手,示意他踏入星舟。

  星舟虽然不大,多带几人,还是可以的。

  那人一脸惊喜,二话不说,整个人,连带着自己的域,如一束流光,迅速垂落。

  他的躯体,穿透星辰光幕的霎那,域便收回。

  域一消失,众多的蚀域焰火,又飘荡向别处,寻找下一个目标。

  那人的惶恐,一下子就消失了,对着聂天轻轻点头,拱手道:“多谢。”

  一般来说,达到域境者,几乎都会舍弃各类飞行灵器了。

  因为飞行灵器的飞逝速度,很多时候,都不及他们自身。

  除非是星舟之类,在四大古老宗门都是顶级的飞行灵器,才能稍稍和他们祭出域后的,飞逝速度相比。

  普通的飞行灵器,也不能如星舟,如候初兰的那木结构飞行灵器般,能够在外域星空活动,且具备隔绝外域杂质的神奇之力。

  因此,被蚀域焰火荼毒者,要么手中没有飞行灵器,要么即便有,被释放出来,还是无法隔绝外域杂质。

  所以他们都不做无用功。

  “你,还有你,都下来吧,我能带多少,就带多少。”

  星舟飞驰着,目标为景飞扬,沿途所见的候初兰的麾下,在聂天的招呼下,一个接着一个,进入了星舟。

  另一边。

  候初兰见到聂天,乘坐着一辆星舟,开始拯救她的麾下,也反应过来。

  她有模有样地,学习着聂天,动用她的飞行灵器,同样在招呼依附她的人,进入其中。

  两辆奇特的飞行灵器,释放出来的光幕范围很小,如两条鱼儿,在众多蚀域焰火中灵巧穿梭着,接纳着域境强者。

  很快,就连景飞扬,也进入聂天的星舟。

  这时候,聂天的星舟,已显得拥堵不堪。

  好在有候初兰在,帮助他分担了压力,让他不用以一辆星舟,承载所有人。

  “来了!”

  圣域者,还没有全部被接收,聂天勃然变色,生命血脉已经嗅到一股股,令他心跳加快的,磅礴的血肉波动。

  他知道,异族的强者,定然是在送出那帆船后,尾随而来。

  “神女!战斗,绝不能发生在这片区域!”阮青柳站在候初兰身旁,同样感应出一缕缕令人不舒服的灵魂念头,从远处迅速抵达,“此地,有太多蚀域焰火漂浮着,一旦战斗爆发,我们难以将域祭出,实力锐减,根本不是异族大君的敌手。”

  候初兰早已看得透彻,知道蚀域焰火的存在,第一步,就是尽可能腐蚀消融他们的域。

  即便他们能渡过第一劫,等后续异族赶来,战斗爆发时,还是会被蚀域焰火限制战力。

  域不出,人族那些强大的炼气士,很多手段和法决,都施展不开。

  他们还只能在两辆奇特飞行灵器中,在极小的空间活动,一旦星舟和她的那木结构器物碎裂爆灭,无需异族下手,域境者,就会无法承受外域杂质的冲击,暴毙于星空。

  候初兰焦急如焚,急匆匆地,将剩下者,也纳入其中。

  “聂天!速度离开这片天地!”她大声疾呼,“只有脱离这片有蚀域焰火的区域,在更宽阔的星河中,我们才有一战之力!”

  “明白!”

  一块块星辰石,从聂天手中,落向星舟底部。

  星辰石瞬间化为齑粉,其中的星辰之力,被一瞬间抽离干净!

  星舟如电,带动着上方众人,从一簇簇蚀域焰火的间隙处,呼啸而过,以他能够发动的最快速度,要逃脱这片险恶之地。

  “呼!”

  忽然间,一名幽族族人,最先临近。

  “血脉……”

  他以幽族的语言,以独特韵律的声音,轻呼一声。

  漫天燃烧着的,一簇簇的蚀域焰火,在他抵达时,像是被其赋予了生命意识,从本能地找寻域状态,变得主动地追随星舟,和候初兰的那辆飞行灵器。

  蚀域焰火,如绿色灯笼,如绿色的流光,分为两大片,大范围地去封锁笼罩聂天和候初兰。

  在聂天的感觉中,蚀域焰火像是一片天地,朝着他淹没而来。

  星舟释放的光幕,成为蚀域焰火的首要目标,若被沾染太多,光幕消融掉,除了他本人,其它的虚域和圣域者,将会马上承受外域杂质的冲击。

  而且他们还不能动用域,域一动用,只会被蚀域焰火继续燃烧消融。

  才有点好转的局势,因那位幽族族人的到来,又变得惊险万分了。

  ……

  ps:再补一章,国庆欠下的三章,还清了~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42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