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五十九章 虚幻冥河

第一千五十九章 虚幻冥河

  邪冥族的那位八阶血脉战士,和岳炎玺厮杀正酣。

  聂天斩杀幽族族人的举动,他都没有注意,他的气血海,青蒙蒙的,掺杂着一缕缕残魂,于岳炎玺的火焰之域,不断地碰撞着。

  残魂厉啸着,穿梭于火焰,因并非实体,无惧焰火燃烧,还在往岳炎玺域内靠近。

  聂天乘坐着星舟,飞逝而来,他选择无视。

  “区区玄境……”

  邪冥族的那位八阶战士,嘀咕了一句,显然不觉得聂天的到来,能够影响到他和岳炎玺的战斗。

  直到星空巨兽的骨头,从星舟狂飙而出,接触他气血海的霎那,他才轰然变色。

  一股苍莽古老,凌驾于他血脉的恐怖气息,由那一截骨头释放开来。

  他独特的气血海,万千残魂,皆本能地颤栗。

  烙印在他血脉深处,某种根深蒂固的记忆,如被突然唤醒。

  他突生深深地恐惧。

  恐惧,不是来自聂天,而是那截骨头!

  “蓬蓬蓬!”

  顷刻间,融入他气血海,被他精血炼化的残魂,就如轻烟挥散。

  仅仅只是骨头震荡而出的气息,就令众多残魂,瞬间死亡。

  他急忙以最快速度逃离。

  可惜,那截来历不明的骨头,锁定他以后,他不论如何变幻方位,都摆脱不掉。

  骨头,在他视线中,渐渐变大。

  他只觉得,这片天地,都被那截骨头充满,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他绝望地哀嚎着。

  “噗哧!”

  骨头贯穿他的心脏,其气血海,立即消亡。

  眉心中,那块棱形晶体,猛然一亮,裂开额头皮肉,欲图逃离。

  便在这时,冥魂珠呼啸而至。

  他的清晰魂影,在棱形晶体深处,浮现了一下,骤然扭曲。

  “喀嚓!”

  晶体碎裂,他那一簇不断扭曲的灵魂,赤裸地暴露在外。

  冥魂珠顺势飞来,其灵魂如水溶大海,消失在珠子内,再没有一丝踪迹。

  星舟飞逝而来,聂天一手抓住冥魂珠,另外一只手,再次握住星空巨兽的骨头,指头上的储物戒,闪亮了一下,就将那位和岳炎玺酣战的,邪冥族的族人尸身纳入。

  “又多出一具八阶尸身,还是八阶的高阶……”

  聂天咧嘴一笑,神情惬意,对岳炎玺说道:“好了,你去帮其他人吧。八阶的邪冥,我会逐个击杀,你不必插手了。”

  岳炎玺脸色尴尬,“我和他战斗半响,胜负未分,你一来,就秒杀了他。哎,真是怪胎,玄境级别的修为,杀八阶的邪冥,竟然如砍瓜切菜般简单。”

  他感慨万千。

  想起当年在陨星之地,通过雷家的消息,得知聂天经过天门试炼,获取碎星古殿传承时,他的决策,岳炎玺暗自庆幸。

  “还好,还好当年没有非分之想,一听说他获取传承,就悉心交好。没有那时的刻意结交,我神火宗,我垣天星域的各大宗门,也没今日的盛况。这才过了多久,他就能击杀令我棘手的异族了?”

  “以后……”

  岳炎玺苦涩一笑,在聂天的指示下,不管远处的江枫,悄悄向景飞扬接近。

  聂天再次变幻方位,向江枫而去。

  不久后,江枫的那位对手,同样是八阶血脉的邪冥,也被星空巨兽的骨头轰杀,助江枫也解脱了。

  这时,他的存在,渐渐引起邪冥族,那些九阶的大君注意。

  有一位大君,为九阶的初阶血脉,他的对手,乃候初兰的一名圣域初期麾下,双方的战斗,他明显处于上风。

  “两位八阶族人,轻易被他所杀,那截骨头,锋锐无匹,其余的八阶族人,恐怕也抵挡不了。”

  他瞄着聂天,默默看了一会儿,待到他发现聂天又御动着星舟,向别的八阶族人靠近时,他脸色忽然阴沉下来。

  “少尊!”他轻喝道。

  弗罗斯特于候初兰,还在战斗着,聂天的动向,他没有精力去观察。

  反而是候初兰,其实始终在暗中,留意着聂天的一举一动。

  听到那位族人的吆喝,弗罗斯特以魂念,与其秘密交流了一番。

  忽然,弗罗斯特脱离和候初兰的战斗。

  他骷髅头分裂所化的,众多的残魂,依然在候初兰的草木之域活动着,他本人,穿一件厚重战甲,朝着聂天飞来。

  “逃了?”候初兰嗤笑。

  “你的对手,现在是我了。”那位九阶初阶的邪冥大君,以其气血海,将他的对手,包括候初兰,一并笼罩在内。

  候初兰这才注意到,弗罗斯特的离开,是要对付聂天。

  “冥河大尊的血脉后裔么……”候初兰眯着眼,看着他的飞离,轻声自语,“聂天连八阶血脉的邪冥族族人,都能一击斩杀,这位少尊,就能给聂天带来麻烦?”

  她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之后,她的注意力,就放在眼前新的对手身上。

  “聂天!”

  弗罗斯特高呼着,身上那件奇异的战甲,浮现出一条条筋脉般的脉络。

  浓郁的冥气,从战甲中汹涌而出,弗罗斯特的气血波动,骤然变得猛烈数倍。

  滚滚冥气释放出来,隐约凝为一条河,河为虚幻之物,宛如人族的虚域,其中仿佛沉浮着亿万的生灵魂魄。

  正要寻找新对手的聂天,眼看弗罗斯特飞逝而来,目显惊愕。

  他盯着那条冥气幻化的,奇诡的河流,突觉头晕目眩。

  “这条河……冥河!”

  他脸色一变,握着冥魂珠,试图调动珠子中的力量,抵御那条虚幻冥河带来的灵魂渗透。

  冥魂珠,为邪冥族至宝,他以前和弗罗斯特战斗时,此物能压制弗罗斯特。

  然而,这一趟冥魂珠的力量,似乎无法彻底抵消那条虚幻冥河的影响,他只是看着那条冥河,就浑身不适。

  随着弗罗斯特的临近,那种直达灵魂的威慑力,愈发强大。

  “弗罗斯特,为冥河大尊的血脉后裔,那条冥河乃是其血脉激发而成,虽非真正冥河,也含有冥河的玄妙。冥河大尊的血脉玄奇,似乎就是那条冥河,连冥魂珠,都不能克制那条冥河。”

  “至少,现在的冥魂珠,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和器魂交流,聂天感应出器魂,还有五大凶魂,都显得畏首畏尾。

  器魂,也在本能畏惧着那条冥河,即便其只是虚幻之物。

  器魂,为邪冥族一位九阶大君的魂魄,经过聂天炼化,烙印自身一缕灵魂本源,凝结而出。

  它那最初的灵魂烙印,对代表着邪冥族族长的冥河,天生有敬畏感。

  “指望不上这件冥器了。”

  深吸一口气,聂天默想着,第二枚碎星印记中,记载的诸多灵魂秘法,做好了全力一战的准备。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54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