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十三章 惨痛教训

第一千六十三章 惨痛教训

  数万里之外的星河一角。

  赫连雄目眦尽赤,频频回头,望向身后。

  一簇簇蚀域焰火,如影随形,穷追不舍。

  蚀域焰火呼啸着,其中有一位幽族族人,不时发出一两声吆喝。

  “哧!”

  滚烫浑浊的岩浆火水,从赫连雄一位圣域后期,精通火焰法诀者的袖口飞出。

  那位,名叫沈靖,跟随赫连雄多年,是他最强的依附者。

  他修行的灵诀奥义,和火焰域界的地心烈焰,息息相关。

  就是因为这样,他的火之灵域深处,有一座沸腾的火山,囤积着浓烈的岩浆烈焰,助赫连雄成功从幽族的围剿下,突破而出。

  “还有两人,只剩下两人,其余麾下全部被幽族残杀!”

  赫连雄痛苦地嘶嚎,恨不得掉转过头,和幽族族人同归于尽。

  可他又明白,以他目前仅剩的力量,当真留下死战,他将沉尸于乾元星域,尸身……都会被幽族擒获,视为战利品。

  他万没有想到,从阮青柳那边得到消息,向候初兰靠拢时,会被幽族的九阶大君“淬毒者”拉姆森,带领一众幽族强者伏击。

  “淬毒者”拉姆森,乃幽族的大君,九阶的高阶血脉。

  拉姆森的到来,蚀域焰火的释放,令他麾下的一个个域,都不慎沾染了蚀域焰火。

  就连沈靖,持有着滚烫的岩浆火水,都不能在拉姆森和族人的干扰下,将一个个沾染蚀域焰火的同伴领域给平静下来。

  结果就是,他麾下死伤严重。

  除了他,只剩下沈靖,还另外一个名叫徐逸,修炼金之力量的圣域中期者,冲破幽族构建的防线,逃了出来。

  背后,蚀域焰火在“淬毒者”拉姆森的御动下,还在漂浮而来。

  “主人!”沈靖以灵魂秘法,向他传讯,“我持有的岩浆火水,快要不足了。你先行一步,和木宗神女汇合,我尽可能为你争取时间。”

  徐逸也焦急如焚,不断传讯:“主人先走!”

  赫连雄沉默。

  就在这时,那一簇簇紧追不舍的蚀域焰火,乳燕归巢般,忽飞逝到“淬毒者”拉姆森掌心的惨绿色器皿。

  拉姆森抬手,以异族语言,低喝一声。

  所有追击的幽族族人,顷刻间停住,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相隔数里,拉姆森冰冷的眸子,瞪着赫连雄,犹豫了几秒,用异族语言说道:“回去吧。”

  命令一下达,他没有说明原因,就转身离去。

  那些幽族族人,愣了愣,只能尾随着他,放弃对赫连雄等人的追杀,无奈退走。

  “发生了什么?”沈靖在其火焰之域,望着“淬毒者”拉姆森的离去,惊疑不定,“幽族,究竟在做什么?我的岩浆火水,余量不足,拉姆森定有察觉。只要他们继续下去,无需太久,我都可能被蚀域焰火影响,他们为何匆匆离去?”

  徐逸,处于金灿灿的圣域,同样困惑不明。

  赫连雄松了一口气,“幽族行事古怪,我也猜不透他们的心思。”

  “叮铃铃!”

  就在此刻,赫连雄手腕上,套着的一个银环,发出急促而又凄厉的鸣叫。

  沈靖脸色一喜,“终于,终于能够和阮青柳建立联系了!”

  那银环,乃虚灵教的圣域强者,糅合空间奥妙,炼制出来的音讯环,在外域的星空中,都能相互传递讯念。

  此物,价值昂贵,在四大古老宗门,也只有极少数人能拥有。

  先前,赫连雄他们逃离时,不断通过音讯环,试图沟通阮青柳,皆失败了。

  在他们和阮青柳间的星域,层层空间,似存在着壁垒,连音讯环的讯念,都传递不开。

  直到此刻,讯念才又一次畅通无阻。

  赫连雄指头点向银环,魂念逸入,从中解析阮青柳送过了的讯念,神色变幻莫测,青红皂白。

  好半响,他才收回讯念,道:“初兰他们,遭遇了邪冥族的族人。邪冥族的少尊弗罗斯特,亲自带族人围杀他们,也动用了幽族的蚀域焰火。”

  沈靖骇然,“我记得,木宗神女的麾下,并没有人如我一般,精通火焰秘术,持有岩浆火水,能克制蚀域焰火!我之所以储备着众多岩浆汁水,是因为我们不久前,征伐过死星海,怕会遭遇幽族的族人,所以提前准备了不少。”

  “木宗神女,没有这样的人物,在星河中被蚀域焰火应当彻底压制。”

  “他们,还有幸存者吗?”

  圣域中期的徐逸,脸色惨然,“我们有沈老哥,都仅有三人活下来,他们……”

  以沈靖和徐逸的判断来看,于星河之中,被幽族蚀域焰火伏击的候初兰众人,恐怕比他们的处境,还要艰难。

  能有人活着,和他们进行讯念传递,都令他们感到意外了。

  “他们死了两位圣域初期者。”赫连雄脸色复杂。

  “只死了两个圣域初期者?”徐逸惊叫,“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木宗神女那边的力量,我来时仔细看过。有蚀域焰火在,他们只会比我们更惨!”

  “他们还杀了几个八阶的异族,和一个九阶的邪冥大君,很意外吧?”赫连雄道。

  沈靖一脸匪夷所思,“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以阮青柳的说辞来看,乃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赫连雄内心深处,也不愿意相信,嘴角逸出一丝苦涩。

  他们实力强悍,还有沈靖这类,能以岩浆火水克制蚀域焰火者,都只剩下三个活人。

  而且,他们连一位幽族族人,都未能轰杀。

  从遭遇的那一刻,他们就处于绝对劣势,一味地被动挨打,几乎没有反击之力。

  候初兰他们,不仅死者更少,还轰杀了一位异族大尊,这让他们有点难以接受。

  “聂天!”

  “聂天!”

  沈靖和徐逸,齐声惊呼,眼中充满怀疑。

  “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我,也是一样。”赫连雄叹了一口气,挥挥手,“走吧,我们相隔不太远了,先和他们汇合再说吧。”

  一行三人,根据银环指引,调整着方向,主动聚拢。

  ……

  “聂天,没有胡说八道。”阮青柳的一根手指,从一模一样的银环移开,以感伤地语气对众人说道:“赫连雄他们,遭遇了幽族的淬毒者拉姆森,和拉姆森所在家族族人的围击。除赫连雄,沈靖、徐逸,其余人全部死光了。”

  候初兰凄然道:“这趟,是我们对不住赫连雄。”

  “是啊,是我们害了他们。”阮青柳垂头,“责任在我,我不该联系赫连雄,让他带领麾下降临乾元星域助战。”

  星舟上,聂天闭口不言。

  天阴星域的战役,人族是落败方,陆界峰身灭魂存,还有很多虚域、圣域强者死亡。

  乾元星域的这一战,人族还是败北的一方,赫连雄的损失最为惨重,他数百年来,辛辛苦苦积累的班底,几乎被消灭了大半。

  候初兰也失去两个圣域初期麾下。

  “没有聂天重创弗罗斯特,逼这位邪冥少尊,被迫逃离战场,我们……”阮青柳一想到后果,就不寒而栗,“聂天,这趟我们五行宗,又一次因为你,保全了力量,没有败的太惨。”

  “这些感谢之词,就不要多说了。”聂天摆手,“和冥域连通的域界之门,暂时不必找寻了,先想想办法,将和邪冥来往的叛徒,给处决了吧。”

  候初兰眸中突显浓烈杀机。

  “咻咻咻!”

  赫连雄,沈靖、徐逸三人,此刻终越过星河,一脸颓败地飞逝而来。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82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