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十四章 消沉

第一千六十四章 消沉

  青蒙蒙的冥气汇聚之地,有一个域界之门敞开着,周边散落着众多邪冥族族人。

  这些邪冥族族人,便是不久前,和聂天等人厮杀的那一群。

  “弗罗斯特人在何处?!”

  “淬毒者”拉姆森的咆哮声,滚滚而来。

  声音还在震荡,他那含有万千毒素的气血海,已覆盖过来。

  为首的九阶邪冥大君盖特,皱着眉头,道:“尊敬的拉姆森阁下,请不要过于激动,我族少尊,刚刚被送回冥域。”

  “我族那位族人,因何而死?”拉姆森阴沉着脸,“他携带的蚀域焰火,为何一簇不剩?你们,有弗罗斯特增幅力量,加上蚀域焰火,竟然没能击杀木宗神女,让他们成功存活下来,真是废物!”

  “早知道如此,我们就不会被你们请动,踏入乾元星域!”

  很多他身后的幽族族人,也怒视着盖特。

  被聂天斩杀的,那位八阶血脉的幽族族人,出自他们的家族,身份不凡,如今居然死在乾元星域,他们回归以后,还必须给族内一位老人交代。

  “抱歉,我们也没有想到,碎星古殿的第七位星辰之子,不但能破掉蚀域焰火,还能将其炼化。”盖特自知理亏,连番致歉,“我族少尊,也被那位星辰之子重创,在渡魂战甲的帮助下,提前从战场脱离。”

  “什么?有人族族人,能炼化蚀域焰火?你确定是炼化,而不是以岩浆火水消融?”拉姆森嚷嚷道。

  “我确定是炼化,不是消融。”盖特斩钉截铁地说道。

  “世间万物,彼此相克,岩浆火水能消融掉蚀域焰火,我们早就知道。”拉姆森有些不信,“可迄今为止,能够炼化蚀域焰火,将其吸收的东西,我从未听过!你们,不会是失败后,故意找的借口吧?”

  “是不是借口,你一看就知。”盖特道。

  其眉心那块棱形晶体,突浮现出一幕幕清晰画面,那些画面源于他的记忆,以其气血凝结生成。

  聂天动用橘红色火苗,以火种蚕食蚀域焰火的场景,巨细无漏地呈现出来。

  拉姆森和幽族族人,呆呆看着,好半响都没吭声。

  “咻!”

  画面隐去,盖特气血收回,摊开手,一脸苦笑地说:“现在信了吧?”

  “竟然,竟然真的有人族族人,能以火焰,熔炼我族的蚀域焰火!”拉姆森被震惊到,“如果我没有看错,那位人族族人,似乎只是玄境修为吧?”

  盖特点头,“如你一般的人物,自然不会看走眼。”

  “玄境!为何能屹立在星空深处?人族,古往今来,不是只有域境级别,才能以其域,来隔界外域繁多杂质的渗透吗?人族孱弱不堪的躯体,按道理来说,是承受不了的啊!”拉姆森费解。

  “他,为人族的混血者。”盖特解释。

  “血脉,在几阶?混杂的血脉源头,属于哪一个种族?”拉姆森急切询问。

  “据少尊所说,他为七阶血脉。至于血脉源头……少尊判断不出,只说其血脉奥妙无穷,似烙印着生命的本质!”盖特深吸一口气,“他动用了一种玄奇的血脉秘术,少尊被其影响,体内气血、精血皆运转不畅。”

  “另外,他持有一根骨头,那骨头……恐怕是某个星空巨兽的遗骨!”

  “血脉,含有生命本质!有星空巨兽的遗骨在手,这位混血的第七位星辰之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拉姆森骇然失色。

  盖特摇了摇头,“对于他,我们邪冥族了解也不多。只是从少尊口中得知,我邪冥族的一枚冥魂珠,落入他手中,且成功诞生出器魂,并认他为主。”

  “什么?你们邪冥族的至宝,他竟然能使用?”拉姆森脸色诡异,“这家伙,不会是你们邪冥族,某位死去的古老大尊,和人族结合的孩子吧?”

  “你觉得可能吗?”盖特反问。

  拉姆森沉默数秒,也知道他的揣测太可笑,“大尊的血脉,于本族的强者混杂,都难以诞生出后裔。人族的躯体,确实没有可能,承受的了大尊的血脉。只是,那位星辰之子,究竟怎么一回事?”

  “此人,以后我邪冥族,会着重调查其来历。”盖特眼神凝重,“好了,乾元星域不用待下去了,我们过来的消息,彻底泄露了。四大古老宗门的强者,再进入时,定会有充足防备,不再适合我们久待。”

  “这个域界之门,等我们穿梭后,也会被摧毁,以免留下尾巴,给人族强者捕抓踪迹。”

  邪冥族和幽族族人,又交谈一番,拉姆森特意询问了,关于聂天的很多细节,才在盖特的催促下,领着族人进入。

  等盖特,最后一个跨入域界之门,冥气主动逸入其中。

  那个域界之门,吸纳了周边残存冥气不久,如吹气的气球,鼓胀了一番,便轰然淬灭,只余下阵阵空间波荡。

  ……

  归途。

  候初兰等人,沉默寡言,都没了谈话的兴致。

  赫连雄也不再蹦跶,他那跋扈嚣张的气焰,仿佛因乾元星域的失利,被浇灭了。

  来时,赫连雄意气风发,趾高气昂,觉得能大干一场,帮候初兰斩杀众多邪冥,将域界之门捣毁。

  如今,他麾下伤亡惨重,多年心血毁于一旦,连一个幽族族人,都没能击杀。

  他意志分明有点消沉。

  不久后,灵武殿殿主卫柏涛亲自坐镇的那艘星河古舰,于众人视野显现出来。

  这边平静无波,并非异族的目标,未发生战斗。

  卫柏涛站在古舰上,只看了一眼,便轰然变色。

  归来者,实在太少,少到令卫柏涛心惊胆颤。

  “神女!”

  卫柏涛脱离战舰,主动迎了过来,远远就吆喝:“怎么回事?你们为何只剩下眼前这些人?”

  “阮姨,你带入清查灵武殿和地灵宗,从虚域起,一个不要放过,给我一个一个地审查!”候初兰下令。

  阮青柳脸色阴沉如水,点了点头。

  能够和邪冥族暗通款曲,被邪冥看在眼里,给他们提供讯息者,至少也是虚域,境界太低的人物,连和邪冥族接触的资格都没。

  赫连雄等人到来,仅有灵武殿那些长老知晓,长老都是虚域。

  他的暴露,灵武殿脱不了干系。

  一听候初兰也彻查所有虚域强者,卫柏涛愈发惊惧,“到底怎么了?”

  “赫连雄来的消息走漏了,我们被邪冥和幽族分别袭击,损失惨重。”阮青柳解释了一句,就不耐烦地要他开启阵法,准备去灵武殿,将知晓赫连雄踪影的,所有灵武殿的强者,挨个询问。

  很快,众人都从那艘古舰,踏入灵武殿的殿堂。

  “副殿主消失了!”

  进入殿堂不久,灵武殿的一名长老,就急匆匆禀告卫柏涛。

  “什么?甘熙消失了?”卫柏涛生出不妙感,“何时消失的?”

  “好像,就在通天阁的人,抵达后不久。”那人垂着头,解释道:“副殿主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连宗门另一艘星河古舰都没动用,孤身离去。”

  “给我找!”卫柏涛咆哮。

  聂天和景飞扬交换了一个眼神,自然明白那位消失的灵武殿副殿主,十有八九,便是和裘寒山一般,另外一个和邪冥族勾结的强者。

  “乾元星域,一共只有三个圣域,其中两个,竟然投奔了邪冥。”岳炎玺长叹一声,低声说道:“此战,我们败的不冤。”

  “阮姨,你和灵武殿的人一道,尽可能将甘熙给我找出来!”候初兰下令。

  “沈叔,你也去。”赫连雄咬牙切齿,“此人,就算掘地三尺,也必须给我找出来,我要将其灵魂,一缕缕地炼化,要他承受百年折磨再死!”

  阮青柳和沈靖,陪同着灵武殿的人,依循着甘熙逃亡轨迹,开始寻找。

  “怕是无用功。”

  聂天摇了摇头,心里面明白那甘熙既然逃了,茫茫星域,以其圣域修为,随便寻一处区域潜隐,想要将其找出,都如大海捞针般艰难。

  ……

  ps:这章补欠~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83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