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六十七章 星辰令震动

第一千六十七章 星辰令震动

  数日后。

  由外域天穹,飞逝而来的三股气息,逐渐消散。

  这时,聚集在幽谷处的强者,都知道聂天的破境,已到末期。

  境界突破那一刻,往往会产生奇妙,聂天的神火、圣灵树和九星花,能加快生长,飞速汇聚外域之力,都是借助境界突破时的东风。

  一旦境界区域稳定,突破中的玄奥妙境,就会中止。

  聂天自身,也有深刻体会。

  九星花、火种和圣灵树的虚影,淡化消散时,他丹田灵海中的四枚灵丹,便再难以灵液,凝固为晶块。

  此时,他那原本液态化的四枚灵丹,每一枚都只凝固三分之一。

  “灵境初期,灵丹凝固为三分之一。后续的中期、后期境界,还是要一点点继续下去,方有可能,将液态化的剩余部分,凝为晶块状。”

  真魂归位,他从修炼中睁开眼。

  他细查自身,隐约感觉出,境界突破中止后,火种、九星花、圣灵树,仿佛还能牵引出,细如游丝的外域残留之力,为他所用。

  只是,和先前相比,要弱了很多倍。

  “以后,或许和那一根星空巨兽的骨头般,在外面辽阔星河修炼,更加适合我。”聂天眯着眼,暗暗想道:“灵丹中的异宝,能从外域的诸多繁杂能量中,汲取养分。而我,展开生命强化,能不依赖外物,于天外逗留。”

  “没那三种异宝,我的修炼,只能借助各类灵玉、灵材。有了它们,在星河深处修炼,除了本身能以灵玉、灵材吸纳力量,融入灵丹外。那三件奇物,也能在我修炼时,自发汇聚力量,强大自身!”

  一念至此,他对于以后的修炼之路,就有了明确方向。

  他从盘坐状态,长身而起,走向幽谷。

  幽谷口,候初兰等人,还在等候。

  “什么?第三位星辰之子,牟珞,在他的域界天地,因麾下背叛,已经死亡?”倏一走出,他就从候初兰口中,得知了最新消息。

  星辰之子的死亡,比十二大长老中的肖希壑惨死,对碎星古殿的打击更大。

  以前,四大古老宗门和星空各族的战斗,隐隐占据上风,这一代的七位星辰之子,还没有死亡先例。

  上一代,由于战斗频发,曾经有星辰之子陨寂。

  “天阴星域,我宗陆叔叔身灭,残魂逃离。不久前,赫连雄遭受重创,圣域者大多丧生。如今,碎星古殿第三位星辰之子,惨遭妖魔轰杀……”候初兰语气沉重,“我人族的域界天地,祸乱不休,短时间没平息迹象。”

  聂天道:“按照弗罗斯特所说,异族找到了对付我们的方法,从内部分化了我们。”

  候初兰点头,“种种迹象表明,我人族内部的确不再团结。众多星域,如裘寒山、甘熙般的叛逆者,不知道还潜藏了多少。那些不修炼邪术的叛逆者,比阴灵教、死咒宗还要可怕。”

  “牟珞,所遇的情况,和我们大同小异。可惜,他的运气不如我们,在他身旁,没有另外一个聂天,助他排忧解难。”

  “不是你,我和赫连雄,恐怕和牟珞一样,也在乾元星域死去了。”

  聂天阴沉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聂天,你帮我的大忙,我会向碎星古殿付出酬劳。你们碎星古殿,通过我给予的酬劳,克扣两成,剩下的做为你的功勋值。”候初兰沉吟数秒,挥手示意卫柏涛退去。

  卫柏涛一言不发离开。

  阮青柳扫了一眼景飞扬、岳炎玺、江枫,轻声道:“我们借一步说话。”

  三人心知肚明,点了点头,在阮青柳的带领下,也从幽谷离开。

  “听说,那罗万象副殿主,对你不算友善?”候初兰直言不讳,“这样的话,我给予碎星古殿的酬劳,最终计算到你头上的功勋值,怕会减少很多。我有个提议,我将应当付出的酬劳,计量为灵玉,或异族尸骸,直接给你大部分,只报给碎星古殿少许,你看如何?”

  聂天毫不犹豫道:“行!”

  “你是要灵玉,还是异族的尸身?”候初兰再问。

  “自然是异族尸身!”聂天道。

  候初兰抿嘴一笑,“早知道如此。”

  一枚她提前准备的储物戒,由她递给聂天,“有一位黑鳞族的大君尸骨,黑鳞族不是高级智慧种族,未曾诞生过十阶大尊。九阶的大君,已经是黑鳞族的极限。这位大君,血脉只是九阶的初阶,被我的麾下,于死星海击杀。”

  “除了他,还有十几个尸身,黑鳞族、灰岩族和翼族都有,都是八阶的血脉。”

  聂天大喜,连番道谢:“好!这才是我紧缺之物!”

  本以为在乾元星域,得不偿失,没料到事情结束后,候初兰居然准备了这么一份厚礼!

  一位九阶大君,加十几个八阶血脉的黑鳞族、灰岩族、翼族尸体,其中蕴藏的血肉精气,炼化到生命血脉后,或许有可能满足生命血脉的胃口,令其再次蛰伏,向八阶的层次蜕变。

  七阶血脉觉醒的天赋,寻觅到的血脉秘法——生命禁锢,令同阶的弗罗斯特差点被其所杀。

  这还只是七阶的生命血脉。

  一旦生命血脉,再一次蜕变,必然会觉醒更为玄奥神奇的天赋,他或许也能从血域中,得到新的血脉秘术。

  所有美好的未来,都源自足够多的血肉精气,候初兰赠与的,正是他目前紧缺的。

  “聂天,我回五行宗后,可能准备一段时间,就要尝试冲击圣域了。”候初兰想了想,才略带哀求地说:“在我冲击圣域前,我会安排麾下,去天莽星域找你,还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只要你肯来,不论你能不能帮到我,我都额外送出一具九阶大君的尸骨。”

  “事后,我能成功破域,突破到圣域,我另有厚礼,定让你满意!”

  聂天捏着那枚储物戒,嘴角逸出一缕笑意,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你冲击圣域时,我定会前往相助!”

  “谢谢,我有一种感觉,我冲击圣域时,你一定能帮到我。”候初兰提前道谢。

  两人又沟通了一番细节,和碎星古殿的统一口供,就从灵武域撤走,各自返回宗门。

  聂天抵达碎星域,安排景飞扬、岳炎玺、江枫先回去,自己留在鸿天楼,以候初兰赠送的异族尸体,为那道生命血脉提供更多的血肉精气。

  他和第三位星辰之子牟珞,素不相识,虽震惊其死亡,但并不会影响他的心境。

  好不容易又得到一批血肉精气的来源,加上他刚刚突破到灵境,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宗门的大变,他选择视而不见。

  鸿天楼中,他持续以生命汲取,抽离着血肉精气,满足那贪婪的生命血脉。

  不知过了多久,属于他的那一枚星辰令,突然震动。

  “呼!”

  星辰令取出,落入他掌心,他以一缕神识感应。

  星辰令中,传出一段讯念,要求所有的星辰之子,半月内,齐聚碎星域,共商要事。

  释放讯念者,为碎星古殿的副殿主罗万象!

  “应该是因为牟珞之死,引发的这场会议。”聂天心知肚明,神识再审查,发现他的功勋值,多出二十万来。

  “只有二十万么。根据候师姐的说法,她向宗门给出的酬劳,等价五十万\功勋值。而按照常规,宗门至多取两成,五分之一,也就是十万左右。分发给我的功勋值,按道理该是四十万。”

  “二十万……”

  聂天皱着眉头,神色微冷,知道罗万象这位殿主,又暗中捣鬼了。

  功勋值作用很多,第三位星辰之子牟珞死亡,他名下的域界天地,重归宗门执掌,那些域界天地,各大星辰之子,都能以功勋值兑换。

  只要功勋值足够,就能从死去的牟珞名下,选择一些域界。

  “罗万象!”他冷哼一声。

  又是几日后,方塬到了鸿天楼外面,他一来,聂天就心生感应,起身迎接。

  “恭喜你,成功跻身到灵境。”方塬只看了一眼,就明白聂天的境界,又有了突破,“你也收到消息了吧?”

  “你是说那个会议?”聂天道。

  “嗯,牟珞师兄死了,这是我宗最近数百年,遭受到的最惨痛伤亡。肖希壑长老的死,和他相比,都算小的事件了。”方塬叹了一口气,“牟珞师兄,比你我的境界都高,麾下实力也更加雄厚,他都死了,意味着你我两人,以后外出行事,也有死亡的可能。”

  “知不知道这场会议,要商讨什么?”聂天问。

  方塬摇头,“不清楚。不过想来就是那些事情了,牟珞师兄的域界天地,需要新的人接手。另外,轰杀牟珞师兄的乃妖魔族的大君。我们如果不拿妖魔开刀,给予对方同等的重创,我宗的声望会被打击,也没办法给牟珞麾下那些人交代。”

  “这么说,我们会重点照顾妖魔族了?”聂天愣了愣,“妖魔族的各大魔域,极难踏入,只有死星海那边,才有大量妖魔聚集。我们难道要大批的踏入死星海,专门找妖魔族聚集地,对他们展开报复?”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等会议举行才知道。”方塬情绪不佳,又说道:“你进入宗门时间很短,各大师兄,各大长老,可能还没有认全。这次的会议,我宗的其他长老,几位师兄,你终于能一一碰面了。”

  给他这么一说,聂天也心生期待。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396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