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七十一章 忧喜参半

第一千七十一章 忧喜参半

  “最大邪端!”

  聂天失声惊呼,心神激荡,久久不能平静。

  这是他第一次,听人说起,他那素未谋面的父亲。

  这个人,还是碎星古殿的大长老莫珩,他父亲,居然还是莫珩修行路上的领路人。

  “他,也是混血者?”聂天喝道。

  “不是。”莫珩摇头,“人族和异族混血设想,是他率先提出,着手实施的。可他本人,并非混血者。”

  “那我体内的血脉……”聂天茫然。

  “的确是他赐予你的,可内中详情,说起来就复杂了。”莫珩轻叹一声,“你父亲之名,在四大古老宗门都是禁忌。他如今还活着,都是一个意外。我们宗门内部,知道他存在的,也只有寥寥数人。”

  聂天神情一动,“那我的血脉,和他的关系,罗万象殿主可知?”

  “除我和殿主,应该还没有人,能将你和他联想在一起。”莫珩犹豫了一下,再道:“我希望你也严守秘密,不要和任何人多说,你和他之间的渊源。若是给别人知晓,你的血脉源自于他,你……”

  莫珩叹息,“你或许在人族域界天地,再没有立足之地。”

  “这么严重?”聂天一惊。

  “我说了,如今人族各大宗门,对那些修炼邪术者,全部深恶痛绝。你父亲当年所做之事,太过于惊世骇俗,被视为最大邪端。”莫珩苦笑,“让别人知道,你是他的儿子,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为此,他的名字,我都不愿告知你。”

  聂天沉默数秒,再道:“那你……可知他人在何处?”

  “我?”莫珩情绪忽然低落下来,“我岂能知晓?如果不是你,我都以为他已经死了。他还活着,却没有来找过我,只是暗中做出安排,送你来了碎星古殿,令你成为星辰之子,他是想通过你,告诉我……他的设想是对的?”

  莫珩喃喃低语,似陷入久远的回忆中,眼神不断变幻着。

  “什么设想?”聂天急问。

  莫珩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询问,还在呢喃自语,声音渐不可闻。

  聂天又张口重复几遍,莫珩还是没搭理,自顾自低声言语。

  好半响,莫珩似自己整理了思绪,从迷惘状态醒来。

  “你增进血脉,不论通过什么方式,以后尽量不要在碎星域进行。”莫珩嘱托。

  “鸿天楼也不行?”聂天诧异。

  “最好不要。”莫珩点头,“这座楼,最早之前,就属于他。我将此楼划归于你,本是存有私心,如今想来略显冒失了。他最终提出的设想,仅我和殿主知晓,罗万象、储睿都不清楚。”

  “只是,你毕竟是混血者,且血脉极其特殊。怕就怕那罗万象,因鸿天楼,因你未曾显现过的血脉,而联想到你和他的关系,拿你的身份来做文章。”

  聂天愕然,“这么做,他也曾经是宗门内部的人物,还是……星辰之子?”

  “那场大变故若未曾发生,他可不仅是星辰之子,而是这一代的星辰之主。”莫珩傲然,“你们这一代星辰之子,谁能登顶,还有异议。他,刚崭露头角时,几乎就被所有人认定,必成未来的星辰之主!”

  聂天又是一惊。

  “好了,关于他,我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莫珩挥挥手,示意聂天离开,“你的血脉进阶,突破,还是去你名下的域界吧。眼前人族域界天地,战乱不休,两位殿主也自顾不暇,没什么精力去揣摩你。”

  在他的催促下,聂天有些不情不愿地,从鸿天楼的阵法离去。

  待到聂天消失,莫珩才长叹一声,“如今人族天地的动荡,各大邪魔外道肆无忌惮地显露在外,和异族的勾结来往,背后的主谋……会不会是你?你究竟想做什么?报复当年四大宗门?证明所有人都是错的,只有你是对的?”

  “要是那样,为何又要送聂天回归宗门?你要通过聂天,告诉殿主,告诉其他人,你的设想成功了?”

  “你到底在折腾什么?又想图谋什么?”

  ……

  天莽星域,聂天从阵法显现时,董丽已闻讯而来。

  “千剑山的权子轩,金瀚宗的瞿明德,纷纷成功破境,踏入到圣域中期!”董丽喜不自禁,“还有御兽宗的董奇松,神火宗的钟离坚,都从虚域后期,成功冲圣,如今都跨入到圣域了。”

  聂天嘴角逸出笑容,“终于听到好消息了。”

  “也有坏消息。”董丽轻叹,“极乐山的冯玉麟,冲圣失败,以灵魂转世了。”

  聂天皱眉。

  灵境到虚域,虚域入圣,圣化神,这三步大关卡,凶险重重。

  很多人族炼气士,在这三步时,都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

  权子轩和瞿明德,从圣域初期到中期,危险不太大,成功概率极高。

  和钟离坚、董奇松和冯玉麟,由虚域入圣,难度高了很多,三人,只有冯玉麟一人失败,以概率来说,其实相当不错。

  “华叔,寒冰阁的宗峥,器宗的祁白鹿,皆冲虚成功,都是虚域初期的炼气士了。”董丽又道。

  聂天又振奋起来:“全部成功了?”

  “嗯,可能是碎灭战场的收获巨大,心境上,灵材上,积累足够。”董丽点头,“如此以来,我们陨星之地又多出几位虚域者了,可喜可贺。”

  “好消息不少。”聂天欣然。

  华暮帮助他甚大,能成功晋入虚域,他也真心为之高兴。

  “还有一事。”董丽继续说:“暗渺星域,水月宗的谢谦,派人传话给我们,希望能够在名义上,依附于你,但暗中还是保持独立。”

  “这是为何?”聂天奇道。

  “谢谦,从雪域归来不久,就宣告闭关,如今突破到圣域后期了。”董丽解释,“他在圣域中期时,并不被太过重视。因为圣域中期的炼气士,人族域界天地中,还是有很多的。圣域后期者,就非同小可了。”

  “我听说,好像是通天阁的赫连雄,还有碎星古殿的司空错,同时盯上了他,派人找到他,想对他进行招募。”

  “赫连雄和司空错身份超然,麾下实力雄厚,谢谦没有合适的借口拒绝,怕是会为自己,为水月宗招惹麻烦。”

  “所以……”

  聂天立即明白过来。

  赫连雄在乾元星域,损失惨重,急需要新的助力。

  突破到圣域后期的谢谦,在赫连雄的眼中,就是一股强大力量。

  而司空错,近期要大军进入死星海征战,也渴望着更强的依附者,刚突破到圣域后期不久的谢谦,自然而然地落入他们的眼帘,被他们同时看上了。

  而谢谦,当年从雪域归来时,就明确表态,不愿意依附什么人。

  依附,兴许能够得到很大帮助,但也伴随着诸多风险,一旦如赫连雄、司空错这类人,要大动干戈,势必会要求他过来。

  不论他是不是在修炼中,也不论他正在忙碌什么,都必须如期抵达。

  谢谦就是不想被人随意调度,所以多年来,始终保持着独立。

  他和聂天同时返回,和外界所说的,也仅是和聂天结盟,互相帮助,而非依附关系。

  “我在雪域时,他曾率领麾下,特意来助我。”聂天思索半响,点了点头,道:“答应他吧,他可以向外界宣告,借我之名,回绝赫连雄和司空错。暗中,我们还是结盟关系,我不会强迫他,去做他不愿做的事情。”

  “那好,我会通知他。”董丽表示明白,沉吟半响,又说:“赵山陵回来了,他想见你。”

  “赵山陵?”聂天愕然,“他回哪了?”

  “裂空域。”董丽答道,“现在的他,乃陨星之地境界最高者,虚域中期修为。他消失的这些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居然再次破境。”

  当年,赵山陵和裴琦琦,联手击杀邢家老祖后,就神秘消失。

  一晃又过了几十年,他再没有现身过,没料到如今突然冒头,还一举踏入到虚域中期。

  “好,我去见他。”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417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