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十八章 收丹成功

第一千八十八章 收丹成功

  神竹的变化,候初兰的感应,要比任何人都深刻。

  她隐隐体悟出,神竹的智慧,因吸纳聂天的生命血气,而有大幅度的提升!

  这一株神竹,被她炼化融入自身时,就有着模糊灵智,能够和她交流沟通。

  只是,以前的交流,从来都不是特别真切。

  在她的判断中,神竹虽为天养级至宝,拥有灵智,然天养级至宝的成长,实在过于漫长。

  原先,神竹就像是一个懵懂的幼小孩童,即便有着很多神异,智慧还是没达到成年级别。

  聂天灌注于神竹的生命血气,催发的,竟然是神竹的灵智!

  灵智的提升,令神竹变得聪颖,让神竹能真正认清自己,也令神竹对于先前的疯狂生长,自身新的奥妙,有了更深的理解。

  这也导致,神竹在短时间内,就找到了方法,明白该如何配合她,融入她的草木灵丹。

  候初兰的叫停,让聂天一怔。

  下一瞬,他便主动远离神竹,也远离候初兰的圣域。

  “咻!”

  他再次飞落到皇津南、娄红烟身旁,凝神细看,立即发现候初兰的圣域,扭曲变幻,构筑域的丹丸之力,化为嫩绿流光,于其腰腹处重新凝结,缓缓结出丹丸形态,朝着她的丹田灵海沉落。

  那一株最为高大的神竹,也流光溢彩地,一点点地收缩着。

  收放自如的神竹,引发周边青竹的异变,一株株的青竹,陡然模糊,又变得虚幻起来。

  “顺利收丹了。”

  娄红烟深吸一口气,以无比惊奇的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聂天,你的援手,似乎触动的,乃是那一株神竹。神竹,因为你的过去,发生了变化,能收放自如。你给予神竹的,是你的……血肉精气?”

  皇津南同样惊疑不定。

  “好像是血肉精气,帮助了那神竹,让它的蜕变圆满。”聂天不确定地说。

  周边,因陆羽馨的抵达,停住帮助候初兰聚涌草木精气的木宗五老,也纷纷投以怪异眼神。

  他们看向聂天的目光,如看着某种未知的怪物,有惊惧,有困惑,有好奇。

  木宗五老,踱步而来。

  “聂天,我们要向你道谢,并道歉。”

  为首的王浩明,犹豫了一下,轻轻鞠身。

  “本来,初兰早该进行冲圣。我们一切准备妥当,她偏偏要让阮青柳,去你名下的星域请你过来。”王浩明道出先前的不满,“我们很不解,不解她为何如此看重你。我们也想不通,以你的境界修为,如何才能帮到她。”

  “可刚刚,我们见识到了。”

  另一边,通天阁的赫连雄,脸色阴沉如水,一声不吭。

  他携重宝而来,王浩明等人都没有这般诚恳致谢,而聂天仅仅只是去了神竹所在地,待了一小会,神竹就展现神异,将他的所有功劳都给掩盖。

  他岂能高兴?

  “客气了。”聂天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说:“候师姐在乾元星域,就邀请我,我当时也答应了。而且,候师姐请我来,还是有偿的。我能帮到她,也很欣慰,至少证明我不是白白收她的酬劳。”

  “不论你想要什么,我们木宗,都给得起。”王浩明笑道。

  候初兰已在收丹,这最后一个步骤,最为凶险的一个光卡,分明安然渡过了,后面不再需要他们担心什么。

  候初兰乃木宗未来希望,冲圣这一步,至关重要,她的成功,意味着木宗后继有人。

  “那个,以后等她冲击神域时,木宗请求你,也在现场。”李欣芬道。

  聂天摸了摸鼻子,“那时,我要是还活着,候师姐还需要我,我自当过来。”

  “还活着……”李欣芬愣了一下,“以你在碎星古殿的身份地位,以你的资质和本事,岂会发生意外?”

  “那可说不准,同为星辰之子的牟珞,不就刚刚死去?”赫连雄在一旁,满怀恶意地插话。

  木宗五老,猛地看向他,眼神满是冷冽。

  赫连雄识趣地闭嘴。

  候初兰后面的收丹,一切顺利,被她消融的灵丹,又再次凝结,沉落于其丹田灵海。

  她也在陆羽馨的指示下,没有急着走出这个状态,反而被陆羽馨接引到别处,花时间去稳固圣域,有陆羽馨向她讲述,圣域的各种玄妙。

  她离去后,阮青柳特意过来,交了一枚储物戒给聂天,“这是神女,早前就为你准备好的东西。”

  聂天接过,以灵魂意识一扫,嘴角就逸出满意的喜色。

  两具异族尸体,一头庞大古兽的骸骨,从气息来看,皆是九阶血脉。

  那古兽的骸骨,没有皮肉,火麒麟的形态,似乎是九阶中阶的古兽,蕴藏着极其惊人的火焰波动。

  “我耗去的血肉精气,很快就能恢复,三个九阶大君,能给我带来巨大帮助。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需要为血肉来源去烦愁了。”他暗暗想道。

  “神女,稳固现今的境界,还需一段时间。”王浩明沉吟一下,道:“聂天,我木宗很欢迎你在木灵域做客。”

  “聂天,要不去我们金灵域?”皇津南道。

  “不必了,我还有事,急着回去呢。”聂天婉言拒绝。

  修炼天木重生术,木灵域或许是最适合他的宝地,可古木衍生阵一旦搭建出来,会吸纳周边花草树木的力量,势必会对木灵域造成影响。

  另外,他要补充血肉精气的损耗,动用生命汲取,也不太方便。

  因此,在候初兰被神秘莫测的陆羽馨,悄然带走,传授圣域玄奥时,他在木灵域一刻都没有久待,匆匆而去。

  反倒是赫连雄,死皮赖脸地,没被邀请,也硬要留下,等候候初兰出关。

  ……

  裂空域,幻空山脉。

  裴琦琦的一缕缕意识,从游移不定的空间缝隙内收回,冷眼看着眼前来人,皱眉道:“你是何人?”

  “魏来,碎星古殿长老之一。”魏来自报姓名,轻声说道:“见你前,我分别去了离天域、玄天域和千绝域,那三条能够和妖魔族连通的空间缝隙,可是被你破坏毁去?”

  “是我又如何?”裴琦琦傲然道。

  若没有成为虚灵教的第四位亲传,忽然面对碎星古殿的一位长老,裴琦琦可能惊恐不安,但现在她却无比淡定。

  她很确信,别说是魏来,就算储睿、罗万象两位副殿主,都不敢动她一根毫毛。

  “是聂天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魏来再问。

  “是我强行要摧毁。我出自陨星之地,我不想此星域,出现太多不可预知的风险。”裴琦琦强势道。

  “你的意思……”魏来轻轻点头,这个回答,其实是他想听到的,“这么说,和聂天无关了?”

  “和他无关。”裴琦琦给以肯定。

  “哎。”魏来轻叹,“三大魔域遭受入侵,各大妖魔家族,被纷纷灭族一事。我们,居然是从死星海那边的妖魔口中,先得到消息。你们何必这么去做,留一条空间缝隙在,也好啊。”

  裴琦琦冷着脸,没给他答复。

  “即便你承担此事,聂天知情不报,也会被问责一番。”魏来想了一下,才说:“好在,是由你来承担,你师傅,自当庇护你,没人能拿你如何。”

  他这么一说,裴琦琦脸上的冷意,稍稍缓和。

  从他的口中,裴琦琦解析出奥妙,猜测他也不愿聂天在宗门,去承受过度问责,由自己承担,聂天的罪过就大大减轻了。

  “不论面对何人,我都会道明,三条空间缝隙是我主张摧毁。”裴琦琦喝道。

  “我替聂天,谢谢你了。”魏来点头,不再啰嗦什么,悄然远去。

  与此同时。

  聂天刚在碎星域出现,才休整了一下,准备回裂空域时,他持有的那枚星辰令,就得到新的讯息。

  讯息一被他获知,他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

  “这是要,对我兴师问罪吗?”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8506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