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武道小时代 > 第33章 【婚后与告辞】

第33章 【婚后与告辞】

  第三十三章【婚后与告辞】

  悠然县像是一个人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随后慢慢恢复,失去亲人的家庭悲伤虽然难以平复,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沈浪每当看到这一切,都会在心中自责,但是扪心自问,自己已经尽力去挽救,虽然终究没能做到最好。大侠这个称谓太沉重,尤其是在这个比较自我的时代,能够尽力去挽救身边的人,拯救更多的人,沈浪觉得自己不能太强求。

  时代变了,大侠也要学会去适应。

  道场的孩子们练功比起以往勤奋了许多,自己与云柔的关系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两人简单操办了一个婚礼,邀请了泗水街的一些街坊和沈浪的一些来往朋友,也就四五桌的样子,该有的手续也都基本办全了。

  沈浪不喜欢婚礼的繁琐,云柔惧怕婚姻带给她的阴影,所以这场婚事虽然显得有些仓促和随意,但却符合两个人的心意。

  就是送礼的客人当中有个很无礼,虽然送的东西也算值钱,但就是贺词不太好听,一共两个字——「混账!」

  「老头子看来对我很有意见……」沈浪看着手中的贺词,有些尴尬。一旁的云柔早就知道这回事了,此刻只是在一旁偷笑。

  她有些得意,没想到沈浪最终选择的是她,而不是那个各方面看上去都要比她好的唐凌。同时,她也被巨大的幸福感所拥抱,曾经以为此生再也不会有的东西,却如此真实地在自己身边。

  「谢谢你,佛祖!」信佛的云柔将这份幸福归于普渡寺的神佛,并且决定日后还要更加殷勤一些。

  沈磊、阿花等人虽然还是半大小子,但此刻师父和云姨结婚,他们自然忙里忙外的,其实在这些孩子眼里,沈浪和云柔比他们的父母还要亲密,早已将他们俩当成最亲近的人。

  唐凌此时也在忙碌着,毕竟仅仅靠沈磊等人还难以撑场面,不过她的身份有些尴尬,让不少街坊邻居调笑了一番。

  当晚吃饱喝足的客人离开后,闹洞房的习俗只是简单进行了下,大家也知道沈浪与众不同,于也没太在意。

  道场又重新安静了下来,沈浪是第一次结婚,很是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想想仅仅是一再简化了的婚礼都如此累人,如果当初真的选择唐凌,估计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云柔过来服侍他,两人彼此间已经十分熟悉,虽然离知己还是有不小的距离,但琴瑟和鸣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一番云雨过后,云柔扑进沈浪的怀中轻轻抽泣了起来,沈浪有些意外,随即有些怜惜地抚摸着女人的背部。

  对于一个接连克死了三个丈夫的女人来说,第四次的婚姻便是她所有的精神支柱。前三个丈夫还为洞房就死了(冲喜),云柔一直以为自己是不祥之人,但是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终究不是人们口中所说的望门寡。

  「别想那么多,我会好好陪在你身边,到时还会有我们的孩子。柔儿,日子还长着呢……」沈浪努力想要给自己怀中的女人一个期盼和未来,让她不再胡思乱想下去。

  云柔点了点头,回道:「妾身知道,夫君,妾身是高兴才哭的。」

  「哦,那就多哭一会……」沈浪打趣道。

  「讨厌!」云柔娇羞地打了沈浪的胸膛一下,很快又挑起沈浪的怒火,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

  新婚燕尔的两人很快便适应了婚后的生活,或者说,两人从一开始交往便近似于婚后的生活,这可能就是经历过很多事后,成熟男人与女人的相处方式。不再是年轻时的轰轰烈烈,策马奔腾,而是相濡以沫的坚持和守候。

  原本约定的沈磊和其他三大武馆的比试终于到来,此次狂战、紫夜和天一都派出了最强的年轻才俊,沈磊一胜一平一负,成绩不算很好,但是这个结果已经让御剑堂至少在悠然县扬名,于是带来了不少生源。

  道场的收入一下子宽裕起来,甚至还有邻近一两个县城的富家子弟带着自己的晚辈来到御剑堂拜师。

  有了充足的钱财,道场的设施和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伙食水平更是直线上升。现在云柔属于掌厨的,切菜、洗菜、淘米都有下人负责。有人提醒沈浪,云柔怎么也算是道场女主人了,这样每天下厨房是不是有失身份?

  沈浪一笑置之,没有理会,身份这种东西对他和云柔来说没什么意义。况且,这是云柔一直在做,也一直喜欢做的事,沈浪完全地信任她。

  不过婚后三个月的某天,云柔在照常做完饭后呕吐得很强烈,经医生诊脉后,果然是怀上了沈浪的骨肉。

  「师父,你当爹了……」沈磊很激动地说道。

  阿花、阿珠几个女孩子围在床边,还调皮地将耳朵靠在云柔肚子上听小宝宝,被云柔有些娇羞地作势要打给吓跑了。

  「看来,你这厨房大总管的职位必须交出来一段时间了。」沈浪握着云柔的手说道。

  云柔皱了皱眉头,有些不乐意。

  「你可以过问,但是具体操劳就不要了,听说女人怀上的前几个月很难受,最好不要受油烟的刺激。」沈浪伸出食指堵在云柔嘴唇上。

  其他人都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夫妻俩。

  「那好吧,妾身听你的,不过每天买什么菜还是由妾身来定,对了,烧饭这方面我得安排合适的人,否则你们吃惯了我做的菜,还不一定适应。」云柔将沈浪的食指握在手心里,柔声说道。

  沈浪点了点头,虽然觉得有些可惜,要有一段时间吃不到自己老婆烧的菜了,但一想到两个人的孩子即将到来,便不觉得难熬了。

  「原来家是这种甜蜜的感觉。」沈浪走出房间,跳上屋顶,到达高处,四处远眺,现今日的天空格外湛蓝,空气更加新鲜,不由得笑了起来。

  「看来沈兄已经适应这种日子了?」心神恍惚的时候,居然没留意到背后有人接近,沈浪心中一凛,不过随即放下心来。

  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谁,于是沈浪直接回道:「沈某本来就是一介凡人,这样简单的生活自然是适应的。」

  「或许吧,沈浪,我留在这里已经没有必要了,这就要离开御剑堂。沈磊我很想带到至尊门去培养,但我知道你肯定不允许,那么也好,等再过两三年,我会亲自来问他是否愿意加入至尊门。」唐凌一身劲装站在沈浪背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似是有些不舍。

  虽然唐凌每个月都会出去几天或十多天办事,但是每次回到道场来,她都会感到开心,这种感觉在至尊门里几乎没有。

  「好,欢迎唐姑娘再来,到时沈磊可以自行决定其去留。」沈浪没有拒绝,痛快答应了。

  唐凌从最初的怀疑到现在的放弃,沈浪基本明白,虽然她依然对自己的身份存疑。

  「告辞,沈兄,既然你认为自己没有做那件事,那就永远不要怀疑和动摇,至尊门可以帮你抹平这件事,你好自为之。」唐凌的话还回荡在耳边,但人却早已杳无踪迹。

  沈浪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恐怕欠至尊门的人情越来越多了。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wudaoxiaoshidai/8669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