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无疆 > 第98章 如此炼丹

第98章 如此炼丹

  当宋瑜张开双眼的一刹那,她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看向楚羽,一脸微笑。

  “妈,恭喜你!”

  楚羽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怎么样?老妈还算挺厉害吧?”宋瑜笑眯眯看着楚羽。

  “您可不老,更年轻漂亮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是我姐姐呢。”楚羽拍上一个马屁。

  宋瑜眼睛都笑弯了,赶忙跑到镜子跟前照了照,有些惊讶的道:“哎呀,好像是年轻了一点呢!”

  “……”楚羽满头黑线。

  不管多大年龄的女人,容貌果然都是她们第一重视的问题。

  楚王也在一旁憨憨的说道:“婶婶的确变得更年轻了!”

  楚羽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楚王,心说这种憨直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

  “儿子……你这大药,果然厉害!”宋瑜说着,看了一眼被楚羽装回密封罐子的羹汤。

  楚羽说道:“药性肯定是一次弱于一次的,只有第一次使用,药性才是最强。”

  “这样……”宋瑜点点头,道:“那就拿来给家族的人用!”

  这就是楚家!

  这种事情,在其他家族,怕是很难发生。

  宋瑜说着,看了一眼楚王,然后对楚羽说道:“先给楚王一点。”

  楚王憨厚一笑:“那感情好!”

  见七婶竟然突破到这么高境界,楚王哪里不知道那密封罐子里装的是宝贝?

  这家伙倒是一点都不知道客气,不过楚羽一点都不介意。

  因为楚王得到奇遇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就算母亲不说,楚羽也不会忘了楚王。

  结果,本是过来看望楚羽,顺便叫他去见父亲的楚王,喝了几口羹汤之后,整个人直接入定!

  让楚羽有些意外的是,楚王这家伙的修炼天赋,竟然也好的出奇。

  一天之后,楚王成功从通脉境一段,提升到通脉境六段!

  竟然比宋瑜还要多提升了一个小境界!

  这种结果,让楚羽多少有点郁闷。

  老娘服用之后,简直青云直上,楚王也是如此,从通脉一段,提升到六段。

  他同样服用羹汤大药,但却只从通脉境一段,提升到二段。

  看上去,似乎他的天赋要差很多。

  实际却完全不是这样!

  楚羽身体当中,那道神秘紫气影响太大。

  让他提升境界比别人缓慢很多。

  但也无比的扎实!

  加之弑天心法提纯体内力量,让他的力量无比精纯。

  这样一来,楚羽每一次突破,增长的力量,都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他通脉境二段,可战先天初期,就足以说明问题。

  楚羽明白这个道理,但还是有点不太爽。

  总纲上也有说明,只有基础打的越牢靠,未来的路才会更长远。

  楚羽知道爹娘的年龄,再修炼总纲已经晚了。

  楚王因为在总纲拿回来之前就已经踏入通脉境一段,所以他同样也没有办法修炼总纲。

  不然的话,他们未来的成就,怕是还会更高!

  但纵然这样,不管宋瑜还是楚王,都开心得不得了。

  现在就只剩下楚天北,还没有从入定中醒来。

  这位楚家七爷,天赋也相当不错。

  但入定时间这么久,能突破到什么境界,这个真的很难说。

  在父亲闭关修炼这段时间,楚羽跟母亲和楚王,去见了大爷楚天宇。

  将剩下那些羹汤交给楚天宇之后,楚羽又跟大爷私下谈了两个小时。

  很多熟悉大爷楚天宇的人都在私下说,见过楚羽之后,原本严肃的大爷,脸上的笑容就从来没有断过。

  楚天北在三天之后,成功突破到通脉境四段!

  整个北地楚家,一片欢腾!

  他们不是什么古老传承,没有那么深厚的底蕴。

  如今整个北地楚家,也不过就只有七八个通脉境的前辈。

  但那些长辈,年岁已高,已经失去了继续突破更高的机会。

  楚王偶得机缘,突破到通脉境一段,藏着掖着不说,其实就是想要找机会给家族一个大惊喜。

  如今突然多了两个相对年轻,一个真的很年轻的通脉高手,对整个楚家来说,这都是一桩天大的喜事。

  大爷楚天宇跟二爷楚天南商议过后,将羹汤大药分发下去,给天赋卓绝和有功之人。

  每人不多,就只有一汤勺!

  用楚天宇的话说,一个人突破到极高境界,不如一群人突破到很高境界。

  楚羽听了,也觉得很有道理。

  他将羹汤大药交给家族,目的其实也是如此。

  只是没想到大爷跟二爷这么精打细算。

  这两人大公无私,甚至没有给自己留下一点!

  楚家能够如此团结,能够在世俗中打出北方狼族的名声,跟家族高层这种无私,有着根本的关系!

  这件事,也被楚家列为高度机密!

  虽然楚羽没明说,但大爷跟二爷还有楚羽的父母都很清楚,鹤圣传承十有八九,就在楚羽手中!

  至于宋鸿……这个如今江湖中传得沸沸扬扬,在网络上同样大名鼎鼎,甚至已经形成一支名为宋家军的庞大粉丝团的宋大侠……

  外面的人不知道,楚天北和宋瑜是最清楚不过的!

  他们甚至不需要楚羽坦白,更不需要去问什么。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宋瑜姓宋……

  还用问什么?

  楚天北猜到宋鸿身份的时候,还曾有点吃醋呢!

  为什么不叫楚鸿?

  被宋瑜骂他傻,叫楚鸿跟楚羽有区别么?

  能生出楚羽这样天赋卓绝又足够聪明的儿子,楚天北和宋瑜当然不会是蠢货。

  但知道归知道,他们也好,还是北地楚家两位家主也好,都从未问过。

  有些事情,兹事体大,纵然身为楚羽的父母长辈,也不能追问太多。

  北地楚家,随着楚羽归来,愈发低调。

  在网络上,在社交媒体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声音。

  大爷楚天宇甚至想要收缩世俗中的那些产业,但被二爷楚天南劝服。

  因为太明显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大哥,我们现在心里面都清楚,楚家如今的变化从何而来。”

  楚天南看着大哥说道:“我们现在有顶级的筑基功法,在不久远的将来,应该还有大量的极品丹药。看起来,我们已经可以心无旁骛的让整个家族所有人专心修炼……”

  “不是这样么?”楚天宇微微皱眉:“你怕我们的资金会出现问题?”

  楚天南苦笑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不管家族内务,自然不清楚……”

  话没说完,外面走进来楚家库房的管理者楚天松。

  这个四十多岁的冲穴境五段,愁眉苦脸的进来,看着两位家主,一脸郁闷的道:“家主,楚羽公子那里,对药材的消耗,实在是太惊人了……照这样下去,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库房的药材就会消耗一空!”

  楚天南看着楚天宇:“怎么样?”

  “炼丹……有那么浪费?”楚天宇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楚天南安慰了一下同辈的旁支兄弟楚天松,告诉他任由楚羽支取,然后才转回身,看着楚天宇。

  笑笑说道:“炼丹当然没有那么浪费,可学习炼丹,总得有个过程吧?”

  楚天宇挠挠头,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可这过程,当真是有点长……”

  长吗?

  其实不算长,从楚羽开始炼丹,到楚天松每天来找两位家主诉苦,也不过才七天。

  按说楚家虽然不算什么顶级大族,但入世这么多年,各种积累其实也并不少。

  身处白山黑水原始丛林这种得天独厚的便利,楚家在药材上的储备,更是超越很多家族。

  世界沉寂数千万年之后复苏,在很多方面,大家的起点,其实都差不多。

  正常情况下,楚家三十几年的药材储备,足够一个正常的炼丹师,火力全开的……用上十几年!

  关键问题在于,楚羽他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炼丹师!

  砰!

  炼丹房里面,又发生了爆炸!

  楚羽灰头土脸的站在那,撇着嘴,眼中却露出一抹倔强不服输的光芒。

  外面一群楚家的药师相互对视一眼,只有几个人抽了抽嘴角,大多数人都面无表情,连同情都欠奉。

  他们已经有点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

  第一次,他们惊愕、担心、甚至有点害怕这个小祖宗会出事。

  从来没学过炼丹的一个人,要来炼丹?

  这不是胡闹吗?

  可两位家主,偏偏由着他胡闹。

  简直是一种纵容态度,真是疯了!

  难道网络上有些传闻是真的?

  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过那位宋鸿宋大侠,是不是真的把鹤圣传承给了楚羽。

  可很快,这些楚家的药师就明白,他们想多了。

  爆炸的次数多了,他们都习惯了。

  楚羽第一次炼丹,用的是一个寻常丹炉,火焰也是寻常火焰。

  原因很简单,他不想一上手,就用圣人之物!

  炼丹考校的是经验,丹炉和火,只是各种加持!

  跟修炼一样,楚羽想要真正的打好基础。

  结果,丹炉炸了。

  第二次炼丹,用的还是寻常丹炉,楚羽以御火术,小心翼翼的驾驭着那些凡火。

  然后……丹炉又炸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一直炸到这群人都麻木了,心中几乎生不出波澜。

  但却都很气愤——有这么炼丹的吗?这简直就是在糟蹋药材!

  楚羽也快被折磨疯了,他没想到,炼丹竟然这么难!

  那些理论,他几乎一眼就能理解,由此认为自己炼丹天赋卓绝。

  一上手才明白,理论和实践,永远是两回事!

  纸上谈兵,真的不行啊!

  其实楚家药材仓库里面,还有着大量药材。

  一来楚羽对药材的消耗速度的确有点夸张,二来……他消耗了这么多药材,一颗丹药都没炼出来!

  天天就听爆炸了……

  连丹炉都损失了三四个!

  这就过分了!

  那可都是上好材料打造出来的炼丹炉,每一个都极为昂贵!

  楚家是不缺钱,但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所以楚天松才会天天去找两位家主哭诉。

  就连楚王,都忍不跑来找楚羽:“兄弟,不行就别尝试了,哥带你去……嗯,你懂的。”

  楚羽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楚王:“去去去,别烦我,等我炼制出丹药再说!”

  打发了楚王,还有一系列跑来“关心”的同族长辈、兄弟姐妹,楚羽继续投身炼丹大业。

  第十三天,楚羽终于成功炼制出第一炉弱化版的培元丹。

  那一刻,楚羽差点激动得泪流满面。

  太特么艰难了!

  楚家的药师纷纷跑来围观,看过之后,全都一脸便秘的表情。

  连点评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因为那些丹药,看起来灰突突,没品相,没药香,看着就像……就像一堆被烧得变形的玻璃球。

  “这是丹药?”

  闻讯赶来的二爷楚天南,一脸狐疑的看着楚羽。

  “咳咳……”楚羽一脸淡定,语重心长的道:“二大爷,咱不能以貌取人啊!”
  浏览阅读地址:/wujiang/7176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