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无疆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小村庄

第三百一十五章 小村庄

  楚羽从东海归来,一路疾驰,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身影。

  他早已经关掉了通讯器,断掉了所有的联系。

  他一个人,从齐鲁登陆,直奔华夏西部偏远地区而去。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想做什么。

  在太平洋上,经历了一场血战,又无比冰冷的将九霄神君给打到怀疑人生。

  这一切,对楚羽来说,都如同一场梦幻。

  哪怕是得到了那把剑,对他来说,也是极度不真实的一种感觉。

  整个人浑浑噩噩,恍恍惚惚。

  笑非自己笑,哭非自己哭。

  最终,他远远看见,前方一片大山深处,有袅袅炊烟升起。

  那里有一个幽静的小村落。

  楚羽浑噩的从天而降,朝着那小村落走去。

  这小村庄,地处华夏西部一个极度偏远的山区,是一座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

  按说在这种时代,早已不存在什么偏远的概念。

  几十年前就已经四通八达的高铁线路,如同蛛网一般,纵横交错,几乎覆盖了整个华夏大地。

  华夏从南到北,已经不是朝发夕至,最远的路途,也不过几个小时。

  更别说如今已经进入全民修炼的年代,稍微有点修为的,全速奔跑起来,速度都快到不可思议。

  但这世上,总会有一些地方,就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里面记载的世外桃源一样。

  几乎不与外界往来。

  楚羽来到的这个偏远山区,便是如此。

  哪怕外面的世界发生骤变,这里却依旧安静、祥和,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但在外人看来,这地方,也是足够贫穷和落后。

  在当下这个时代,这地方……居然没有通电。

  吃的水,也是从山上流淌下来的泉水。被蓄成水池,供给这个小村庄。

  当楚羽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形容憔悴。

  一张脸虽然俊秀,但却满头白发,随意披散着。

  身上穿的衣服,在历经战斗之后也没有换掉。所以看上去,还有些破烂。

  衣衫褴褛,白发苍苍。

  看上去如同一个乞丐。

  一个小男孩,大约也就七八岁,剃着短发,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正在那里跟一条小黄狗玩耍。

  小黄狗远远便看见楚羽,发出汪汪的吠叫,看着楚羽的眼神中,带着警惕和恐惧。

  小男孩抬起头,看见楚羽,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小村庄里面一共就那么百十来个人,这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看着面生。

  “老爷爷,你是从外面来的吗?”小男孩一脸好奇的看着楚羽问道。

  老爷爷?

  是在叫我?

  楚羽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白发,嘴角微动,没有说话。

  这时候,小男孩的母亲,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从屋子里面探出头,略带几分惊讶的看着楚羽。

  “你是从外面来的?”

  少妇皮肤有些黝黑粗糙,相貌倒是不差,一双粗糙的手上沾着一些白面,似乎正在做饭。

  她看着楚羽道:“是不是饿了?俺正在做面条,一会给你一碗!”

  “娘,咱家的面够吃吗?”小男孩顿时有些不情愿。

  面条啊,家里的大人一年最多能出去两三次,带回来一些外面的东西。

  这面可是好东西,可以做面条,还可以蒸包子。

  想想都会流口水。

  楚羽茫然的摇摇头,转身走开了。

  少妇怔怔的看着楚羽,眼神中带着几分同情。她自然不会把楚羽当成是个老头子,哪有那么年轻俊秀的老头子?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年纪轻轻头发就全白了。

  房间里传来一个粗狂的声音:“谁啊?”

  少妇回了一句:“应该是从外面来的。”

  “外面?”

  随着声音,从房间里面走出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男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长得孔武有力,一双眼睛也很大,很亮。站在少妇身旁,皱眉看着楚羽的背影:“是个老年人?”

  少妇答道:“是个年轻人,生的还挺好看呢。”

  男子哈哈一笑,伸手在少妇屁股上拍了一下:“动心了?”

  少妇瞪他一眼,随即低声道:“怪可怜的。”

  男子摇摇头:“世间可怜的人多了,你没去过外面,自然是不知道……”

  两人谈话的声音,清晰的映入到楚羽耳中,楚羽却充耳不闻。

  一步步往前走着,依旧一脸茫然。

  小村庄特别小,哪怕是慢慢的走,有个七八分钟,也就从这头走到那头了。

  楚羽来到村尾,那里有一个面积挺大的水塘。

  一个老者,正坐在水塘边钓鱼。

  他身边,同样趴着一只大黑狗。

  大黑狗在楚羽走到近处才突然发现这个陌生人,忍不住吠叫起来。

  “呜……汪!”

  它有点畏惧的看着楚羽,凭借着生物的本能,直觉感受到这人似乎有点恐怖。

  老人回头看了一眼楚羽,一开始还以为看见了一个老叫花子,仔细打量一眼,才看见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年轻人,他不由一愣。

  指了指身边一个青石板:“坐会?”

  楚羽坐下。

  “你是外乡人?”老人问道。

  楚羽点点头。

  “你……不会说话?”老人又问。

  楚羽摇摇头。

  老人叹息一声,道:“年纪轻轻,有什么想不开?咋弄成这样子了?”

  楚羽依旧不答。

  老人道:“村里空房子有一些,待会我让人给你找一间,你就在这住下吧!”

  说着,他叹息一声,掏出一盒劣质的烟,示意了楚羽一下,见楚羽摇头,自己掏出来一根,用个一次性打火机点着了,美美抽了一口,一脸陶醉。

  他似乎是对楚羽说,也似乎自言自语:“村里的年轻人,差不多全都跑出去啦。房子空了许多。哎,那些年轻的娃子呦,说什么现在可以修仙了,又说外面的世界比这里好多了。都跑了,也留不住。”

  楚羽安静的坐在那,也不说话,见鱼漂动了动,他用手一指。

  老人一抬鱼竿,一条足有一斤多重的大鲫鱼活蹦乱跳的被拎上来。

  老人哈哈一笑:“今晚有菜了!说起来,这水塘可是有年头了,从明朝我们的祖辈搬过来那时候,就有。水塘也深,鱼儿可以过冬,所以呀,这里面有大鱼,但都贼精贼精的,不好钓,小伙子,你倒是有口福呢,平时这么大的鱼,都不太咬钩的。”

  老人随手将鱼扔进鱼篓里面,大鲫鱼在里面蹦蹦跳跳的。

  大黑狗在鱼篓一旁守着,还是有点警惕的看着楚羽。它觉得这个陌生人很可怕。

  老人却似乎挺开心的,平日里这种小山村,几年都未必有一个陌生人来到这里。

  外面的人,肯定都是有见识的。所以老人也乐意多唠叨两句。

  “看你这样子,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吧?哎,要学会看开一点,其实这世上,没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老人抽着烟,干枯的手,就像是老树枝一样。

  他叹息道:“就像我老伴,几年前也走了。她在的时候啊,挺烦人的,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咳咳,你的头发也挺长。大小伙子,留那么长头发干嘛?”

  老人说到一半,才注意到楚羽的满头长发,咳了两声:“正好我会剃头,回头我给你头剃了,再长出来的,就是黑头发了!”

  说着,他又说起自己的事情:“她活着的时候,挺烦人,一天唠唠叨叨,张家长李家短的。可她这一下子没了,我这心里面,也空落落的。挺想她还能再跟我唠叨唠叨,挺想她做的面……”

  老人想劝楚羽,却把自己说的有些伤感起来,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露出一抹懊恼。

  这时候,鱼漂又沉下去了,他一抬手,竹制的鱼竿瞬间变弯!

  老人一口吐掉已经烧到过滤嘴的烟,来不及可惜还能再抽两口,哈哈笑道:“今天运气这么好!”

  鱼线在空气中发出嗡嗡的声响。

  大黑狗有些兴奋的站起身走来走去,只是不往楚羽那边凑。

  老人跟这条鱼搏斗半天,终于将它给钓上来,足有七八斤的一条肥硕大鲤鱼。

  “可以红烧了!”老人把大鲤鱼扔进鱼篓:“够我们吃了,走,小伙子,活着就要好好活着!”

  说着一手拿着鱼竿,一手拎着鱼篓,站在那看着楚羽。

  楚羽站起身,跟在他身后。

  老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边走边道:“我小时候,也是读过几天书的,那时候,有国家派来的志愿者,来这里支教,我跟你说,我们那个支教老师,长的可漂亮了!我那时候唯一的心愿啊,就是长大了能讨一个像老师那么漂亮的婆娘。可惜,我们那老师来这三年,得了叫什么血病?哦,白血病,死在了这里,她的坟就在一旁的山上,现在坟头都开满鲜花了,都是我栽种的。你说这好人怎么就不长命呢?小伙子,你别伤心,你一定会长命的……”

  两天后,老人扯着楚羽,给面前七八个从三四岁到十几岁的小孩子,还有后面站着的几十个男女老少大声介绍道:“这是从外面来的有文化的人,从今天起,他就是你们的老师了!”

  一群小孩子,还有他们身后的大人们,都一脸好奇的看着那个俊秀得不像话的光头年轻人。

  一个小女孩怯怯问道:“他是唐僧么?”

  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道:“什么唐僧,就是个和尚!”

  唯独第一天见过楚羽的那个小男孩一脸疑惑,心说这不是那个老爷爷么?他头发剃了?当和尚了?也不是很老嘛。

  小男孩的母亲,那个有些黑的少妇道:“村长,他是哑巴,怎么教书啊?”

  老人道:“谁说他是哑巴?他会说话。”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楚羽:“小伙子,你说句话?”

  “嗯。”楚羽点点头。

  于是,这个无名的小村庄,就这样多了一个年轻的、俊俏的让小村庄那些少妇们欢喜,让汉子们警惕的老师。
  浏览阅读地址:/wujiang/8417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