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无量真途 > 第二十八章 他去了哪里?

第二十八章 他去了哪里?

  三个孩子围坐在老人的身旁,对于桓祖的故事越发感兴趣,听得也是完全入了迷。而那老人,则是声音依旧带着重重的回忆感觉,不断传出。

  “在桓祖消失后不久,我们白虎部的人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立马组织大量的族人搜索。可是,任凭我们如何寻找,甚至把整个圣殿都仔仔细细的查了个遍,却也没有找到半点儿桓祖的痕迹。那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桓祖是凭空消失的,只以为桓祖已经遭到了噬虎部的毒手,陨落了。”

  “桓祖的消失,对当时的我们而言打击太大。没有了他这样一位能人,我们的法器来源又断掉了,于是很快又变得不是噬虎部的对手。而且,当时的噬虎部那边也有一位神秘的强者,噬虎部在他的秘法帮助之下,战力不断变得更加强悍,也更加难缠。于是,只在桓祖消失以后不久,我们白虎部好不容易看到的些许希望又快速湮灭,甚至一度还陷入了完全的绝望当中。”

  “噬虎部很快就朝着我们发动了猛攻,而在他们那绝对的实力压迫之下,我白虎部的阵线只能被迫的一退再退,直至在一段时间以后,完全退出了圣山,又退到了我们自己的大后方,再无可退。”

  “在最后的决战以前,我不知道那时的部落之中有几个人还在想着桓祖。不过,当时的我是时刻都在想念他的。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是他给了我一件强大的兵器,让我痛快一战,让我打赢了一场原本不可能赢的决斗!”

  “对于我而言,那一次的战斗就是一次奇迹,是一次由桓祖赐予我的奇迹。所以或许也是从那一次起吧,我把他看成了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所以,我在决战以前,依旧期待他能再现奇迹。”

  “只是那个时候,哪怕在我的心中,也不相信桓祖会再出现了。因为他已经消失了太久,我想不到他还能存活的理由。而且我也清楚,以他当时的修为和手段,是无法改变整个极北大地上的战局的。”

  “那桓祖他最后出现了吗?”一个孩子有些急切的问到。

  老人点了点头:“是的,他最终还是出现了。这么长的时间之中,没有谁知道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只是听那些与他一起出现的人偶尔提到,他似乎是进入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获得了白虎神的传承!”

  “白虎神,是我部落神灵,也是噬虎部根本就不相信存在的神灵。而时至今日,我始终认为,桓祖就是那个受到了白虎神认可的人,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接过了白虎神的光辉!”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我们被噬虎部逼入绝境的最后一刻,在我白虎部就要惨遭灭族的前一刻,桓祖出现了。他傲立于圣山之上,在他的身旁,是一只强大的白虎,而在他的背后,是无数强大到足以改变整个战局的修士。”

  “那一刻的我处在战场之上,显得极为狼狈。我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可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仿佛看到了救世主,看到了白虎神显灵!”

  “桓祖带着大群人马突然出现,直接从圣山之上冲杀下来,强大的战斗力很快就将之前还不可一世的噬虎部打得落花流水。在桓祖的带领之下,我们在那一天直接反败为胜,将冲杀过来的噬虎部战士全部剿灭以后,打过了圣山,打到了噬虎部的老巢。”

  “我白虎部与噬虎部战斗多年,我还从没去过噬虎部的老巢。可那一次,只是不到一天,桓祖就带着我们做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真正知道,桓祖的本事到底有多大,他能创造出来的奇迹,我根本就无法理解。”

  “最后,在桓祖的带领之下,我们一举消灭了噬虎部,真正成为了这极北大地的主人。而我也清楚的记得,消灭最后也是最强祸患的,正是桓祖和他带出来的那只白虎。他们之间有默契,有情谊,所以他们所向披靡。想我白虎部族人都修御灵之道,可那一次的最终战斗,桓祖真正让我们明白了,什么才叫做是御灵。比起我们的操控之法,桓祖与那白虎之间如同至亲般的真正情谊简直让我们感到羞愧,他对御灵之道的理解,要高出了我们太多太多。”

  说到这里,老者眼中的回忆终于是慢慢消减下去,显然他的故事也差不多到了尾声。他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摸了摸身旁孩子的头,又说到:“若是没有桓祖,我白虎部早就灭了族,也就不会有你们了。我白虎大部信仰白虎神,可在爷爷我看来,白虎神太过遥远,虽可敬,却不可触及。而桓祖是我亲眼见过的人,他不但可敬,而且就在我的身边,在我的眼前。在我的心中,他也是一个神!”

  三个孩子早就听得完全入了迷,如今听到老人说得差不多了,却是意犹未尽。于是一个孩子问到:“拉克申爷爷,那后来桓祖带着他的白虎离开我们部落了吗?”

  老人点了点头:“后来他走了,因为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是带着他的白虎一起走的。后来他去了紫胤宗,成为了天下第一大派中的绝强修士。我听说,他在紫胤宗千步梯上曾仅靠双腿一路往上,是除了陆压真人以外第二个做到不用手去爬完千步梯的人。”

  “不过许多年后,我又在紫胤宗里找到了他,请他回了我部落一趟。那一次,他带着白虎回来,就把白虎留在了我们部落之中,并没有带走。而那白虎,其实就是白奎啊。”

  三个孩子同时一惊,尖叫到:“虎祖白奎?”

  老人点头到:“不错,就是守护了我们部落几百年的白奎。”

  孩子们又齐声叫到:“虎祖白奎修为通天,竟然是桓祖的……的御灵?”

  老人说到:“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白奎留在我们部落,那是在等着桓祖,等着桓祖回来带它一起离开。只是不知道,那一天还有多远。”

  一个孩子立马又问:“拉克申爷爷,那桓祖丢下白奎去了哪里,现在还有他的消息吗?”

  听到这个问题,老人的脸色很快就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尽量压制,不想让孩子们看到自己的这种表情。

  其实老人心中很清楚,部落之中,但凡见过桓祖的老一辈,都永远不可能会忘记他,甚至可以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也仰慕着他。然而这么多年以来,却很少有人愿意提起他,甚至只有在喝醉酒的时候才会偶尔说上几句,只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虽然谈起他的过往,总是充满着一段段的传奇,包含着令人心惊动魄而又不得不心生敬佩的色彩,可最终却避不开一个连孩子都会问出的问题,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他现在去了哪里?

  不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恰恰相反的,其实所有与他有过交集的人都很关心他到底在哪里。所以当年他被神秘强者一掌打得灰飞烟灭以后,大家很快都知道了,那个对自己部落拥有大恩大德,充满传奇色彩的绝代强者,最后却是死了。与他传奇的一生不同,他的结局来得很突然,也很让人感到措手不及。

  这样的事情,就仿佛是一个跌宕起伏的精彩故事,主人翁缔造了无数神话,可最后却突然消陨。

  一时之间,老人沉默了下来。他仰头望天,想要进一步在孩子们面前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可是,他的脸上却逐渐堆起悲哀,让他的逃避显得有些无力。

  老人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了,他觉得那个人的传奇一生,不应该有这样的悲惨结局,可事实却偏偏又那么的残酷。他也不想在孩子们的幼小心灵里留下悲哀的创伤,因为他知道那会消磨他们对英雄的憧憬,可他又不想对孩子们撒谎。

  此时此刻,老人恨不能喊上一声:“为什么会这样?”就像他以往无数次嘶喊时那样。

  一直到有一个声音,一个带着遥远熟悉味道的声音突兀在老人的背后响了起来:“他后来去游历了,他走了很多的地方,走到了很远。然后,他又回来了,来看一看他曾经深爱过的旧友,瞧一瞧曾经战斗过的土地。”

  老人浑身猛的大震,这个声音仿佛让他听到了那一段传奇的再续!
  浏览阅读地址:/wuliangzhentu/8669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