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1章 天命葫芦

第11章 天命葫芦

  “不好,出事儿了!”这一刻,秦笛忘了是在异界。

  游过去一瞧,原来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不知是不是腿抽了筋。

  秦笛醒悟过来:“这孩子力气没分配好,前面游太快,眼看到了岸边,却没了力气!”

  小姑娘看他停下来,青白的脸上泛出红晕,口中急叫道:“哥哥救命!哥哥帮我!”

  秦笛看她叫的亲切,心里一阵柔软,眼看到了岸边,如果现在放弃,未免太可惜了,于是问道:“你怎么了?”

  小姑娘的声音如百灵鸟一般,叫到:“有几根水草,缠住了我的双腿!”

  秦笛定睛一瞧,果然靠近岸边的地方开始有水草生长,透过清澈的河水可以看见小姑娘身下缠了几圈的水草。

  “好,你用双手压水,身子别动!”

  秦笛的腰间有一把轻巧的短匕,是林强在扁舟上交给他的,让他留下来防身,没想到这时候用上了。

  他伸长手臂割断了水草。

  水草很坚韧,割了好几下才割断。

  小姑娘重获自由,感激涕零:“多谢哥哥!多谢你了!”

  “好了,赶紧上岸,后面还有很远的路呢!”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秦笛想说我叫“雷锋”,可是再一想,说不定日后还是同门,于是微笑答道:“我叫秦笛。”说着加速往前游去。

  小姑娘游起来的速度比他快很多,迅速从他身边掠过,清脆的声音笑道:“哥哥,我叫吴眉儿,你一定要记住哦。”

  秦笛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他迅速上了岸,也不管身上的衣服都是水,甩开大步往前跑。这才完成三十里水路,后面还有两百二十里的山路呢!那可是十分艰巨的任务。

  他跑的速度不算快,只是发挥出八成的实力。

  有些人显然练过腿功,跑起来比兔子还快。

  秦笛不着急,他现在排在三千名之内,时间还剩下两个时辰,相当于地球上四个小时,只要能跑出每小时六十里的速度,就能在太阳落山前跑回去。

  长跑不是比速度,更关键的是比耐力。

  桃核似乎回到了丹田里,又在源源不断的提供动力,让他的双腿充满了力量。

  他大约测算了一下,第一个小时跑出了七十里。

  身旁不时有人超越过去,等到跑完一半山路,他落到了四千名左右。他心里依然不急,这名次也算是不错了。毕竟有五万人呢,而且很多出自修仙家族,打小开始修炼,跟那些人没法比。

  小姑娘吴眉儿在他身前不远处不紧不慢的跑着,小腿像装了弹簧一样,跑得很轻松。一面跑还不时回头看。

  等到跑了四分之三的路程,小姑娘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忽然加快了步伐。

  秦笛看太阳西斜,也略微提了点速度,可还是片刻功夫就看不见吴眉儿小巧的身形了,显然她刚才保留了速度。

  等到秦笛赶到大殿前的广场时,太阳距离西山还有两丈多高。

  他最后的成绩是排在五千八百名。

  一个蓝衫修者伸手抓住他的左臂,在他左手背上盖了个核桃大通红的印章,道:“恭喜过了第一关!回去休息,明日参加第二关考核!”

  秦笛瞧着手上的印记,想问:我回去能不能洗手啊?要是不小心洗没了怎么办?

  蓝衫修者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面无表情的道:“这是‘丹师血印’,洗是洗不掉的,两天之后会被吸收入体内,还能补气养血,加速修行。”

  秦笛放心了,于是退到一边旁观。

  后面赶到的人越来越多,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一共有一万八千人通过了测试。

  所有通过测试的人被安排在附近的民居里休息,没通过的人则被连夜送了回去。因为第一批淘汰的人太多,如果都留在岛上,多一日就是一日的麻烦。

  第二天早上,秦笛又来到广场,看见在场的人明显减少了一多半。偌大的广场,已经有了空闲的地方。

  等到辰时光景,外门长老郑星平又从大殿中出来,手里捧着个淡黄色的葫芦,高声笑道:“今天这一关,测试的是天命和智慧。我手里这葫芦叫做天命葫,是我们金丹宗的宝贝,临来的时候掌门亲手交给我的。我等下将你们装进葫芦里。这葫芦有些古怪,内里路径复杂,只有一个出口。如果你们能在三天内走出来,就算是过关了。若是走不出来,就没有入门的机会。”

  众人听得迷迷糊糊,似懂非懂,无不睁大眼睛瞧着葫芦。

  郑星平一抖手,葫芦升入空中,变得越来越大,仿佛一个巨大的宫殿,葫芦口升起一股吸力,将周边的云气连同广场上的一万八千人一下子都装了进去!

  然后,他将葫芦搁在大殿门口的台阶上,搬了张太师椅,就坐在那儿等着。

  过了大半个时辰,旁边有青衫弟子问道:“师叔,这些弟子能在三天内走出来吗?我听说天命葫是我们金丹宗的宝贝,这宝贝厉害的很,连我们这些内门弟子都会被困在里面。”

  郑星平笑道:“这可是九阶半的灵器,只要渡过雷劫,就是一阶的通天灵宝了,能不厉害吗?葫芦里有三层机关,我现在只打开了第一层。剩下两层都被掌门封住了。如果三关齐开,别说是你们,就连我这等筑基期修士,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更何况这些未入门的年轻人呢。如果半个月不出来,都化为浓水了!一下子死上万人,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别说是我们名门正宗,连魔门都不敢。”

  又有蓝衫弟子问道:“师叔,这葫芦里有什么?我们外门弟子能不能走出来?”

  郑星平笑了笑:“里面有无数的岔路,有深渊沼泽,流星天雨,既要考究天命,还要测试智慧,有简单的阵法,有复杂的学问,不但要识字,还要懂算学,要想一路过关可不容易!你要是进去,怎么也得半天才能出来。”

  “里面的弟子呢?最快要多久?”

  郑星平眉毛耸动:“最快也要一天,还要运气极佳才行。”

  话音刚落,就有人从葫芦口探出头来,然后纵身跳了出来。

  郑星平张开的大嘴一下子无法闭合!

  旁边的几个弟子也跟着呆住了!

  “这……这是什么人啊?丫的咋这么快出来了?难道是走了狗屎运?”

  出来的少年穿着白衫,眉清目秀,眼睛贼亮,齿白唇红,一尘不染!

  郑星平好不容易说出话:“你,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鞠躬回答:“小子秦笛!秦淮歌舞的秦,笛声悠扬的笛。”

  秦淮是通天河边上的一座大城,那里的人以歌舞著名,距离国度宁城大约三千里。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