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3章 木灵根

第13章 木灵根

  此时郑星平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同时又有些惋惜,不觉叹了口气:“每隔十年,金丹宗招一批徒弟,能上三品的都极少!二品木灵根,这是罕见的好资质,再加上天命在身,不知道能走多远。若有好的功法,修成金丹、元婴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唉!可惜啊,真是可惜了!”

  有人问道:“师叔,你叹气做什么?”

  郑星平摇头:“可惜啊,怎么是木灵根呢!要是火灵根该多好!”

  “他有火灵根啊!”

  “不行!他是木火双灵根,再加上五行杂灵根,以木灵根为主,火灵根差了不少,如果专修火系,就没有优势了!”

  旁边又有人问:“长老,木灵根咋的了?难道就不如火灵根?”

  “不是说木灵根不行,这其中是有缘故的,”郑星平欲言又止,犹豫片刻,才道:“我们金丹宗最强的是火系,掌门,太上长老,修炼的都是火系功法,土系和水系也还行,都有相对完善的功法。但是木系和金系就不行了。金系原本就不灵,功法不全,我就不说了。木系却是半道中落,自从三千年前,元婴真君铁木祖师失踪之后,木系的传承就出了问题。从那以后,本宗的木灵根就没人修成金丹,最多到筑基大圆满,然后就没有路了。”

  “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

  “我说呢,我也是木灵根强,火灵根弱,却被师傅指定修火系。”

  “你还好,我是水灵根咋说?转修火系没指望,只能修金系了。”

  秦笛听了众人之言,心里觉得有些麻烦,却不是很在意,暗道:“人说仙迹莫测,未来的事谁能说的清楚?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有灵根,总能找到适合的路子,这些事情日后再说吧。”

  “好了,都散了,都散了!小秦你过来!”郑星平掏出一个古铜色的令牌,递给秦笛:“从今而后,你就是本宗外门弟子了!这块身份牌你收好,滴一滴本命精血,牌在人在,牌丢重罚,三年劳役算是轻的!”

  秦笛接在手中,就见银牌有巴掌大,前面写着“外门弟子”四个字,后面包着一块半透明的暖玉,边上有一个小孔,里面隐隐有火光,似乎有法阵支持,于是咬破食指滴了一滴血液进去。

  做完这一步,就觉得浑身一紧,似乎丢了一丝灵魂,心想:“难道像传说中讲的,我已经留下了魂灯?才只是外门弟子而已,看起来金丹宗很正规嘛。”

  再看银牌,前面依旧是那四个泛着金光的大字,背面的暖玉上忽然有小字出现:“秦笛,新晋外门弟子,修为无,积分零,云字辈,应着蓝衫,自今日始,更名‘秦云笛’!”

  旁边有好心的外门弟子凑过来,故作神秘的道:“师弟,你知道积分是啥?先别急,等你入门就知道了!”

  秦笛心想:“这玩意还不清楚?积分嘛,顾名思义,积累的分数,就跟集体劳动挣工分一样!”他前世小时候生长在农村,见过农民辛苦一天才挣十个工分的奇事,感觉道理是一样的。

  如果再换个说法,积分呢它就是金钱,有钱才能活得滋润。就是不知道金丹宗的积分怎样计算,一个积分能值多少银子,又能换多少灵石。他也不着急,这些算法日后总能搞明白。

  众弟子都散开了,留下外门长老郑星平坐在太师椅上,静静的守着天命葫芦,等待测试的结果。

  秦笛也没有走远,而是坐到广场边观看。

  没想到第二个人出来的特别晚!直到次日下午,才有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人灰头土脸的爬出葫芦口。

  然后不到半个时辰,又出现第三个,第四个。

  令秦笛感到惊讶的是,小姑娘吴眉儿竟然第六个走出来!而且身上干干净净,看起来没怎么遭罪。

  后面人越来越多,三三两两,络绎不绝。

  直到第三天,更是成群结队地出来。

  临到快结束的时候,就像电影散场,呼啦啦出来一千多人!

  最后结果,通过这一关测试的,总共有三千二百人。

  这些过关的人围在葫芦边叫苦连天,同时又觉得十分侥幸,纷纷诉说在葫芦里各自的遭遇。

  “你不知道!我被悬崖挡住了,怎么走也找不着路,要不是最后关头悬崖忽然消失,我就彻底没戏了!”

  “我被一条臭水沟挡住,想尽办法才出来!”

  “我太惨了,整个人陷在沼泽地,整整两天啊!”

  “我更惨,被流星雨砸破了头,你看看,我满头包,跟鸡蛋一样!你看我脸上的血……”

  七嘴八舌,述说着自己的幸与不幸。沸沸扬扬,广场上像开了锅!

  眼见到了规定的时间,外门长老郑星平扬声大喝:“都给我闪开,让出广场中心的位置!”

  众人吓了一跳,赶紧四散奔走。

  郑星平提起葫芦抛在空中,颠倒过来抖动了两下,同时念了句咒语,就见很多人像蚂蚁一样,从葫芦口滚出来,落在广场中心的空地上。

  一下子上万人啊!就像鹅卵石,滚动好多圈才停!仔细一瞧,没一个衣衫完整的,身上一条条一道道,好像要饭花子一样,而且都带了轻伤,一个个脸如黑灰,欲哭无泪,坐在广场上大呼小叫!

  “太他妈坑人了!我一进去就掉进烂泥池塘里,到结尾也没出来!”

  “我陷在黑漆漆的山洞里,洞里有洞,还有迷宫,别说三天,三年我也出不来!谁他妈学过阵法啊!”

  “我跑了三天的路!经过一个又一个岔路,怎么走都走不到底!到最后精疲力尽!”

  “我才奇怪呢!我被一个谜语难住了!‘上不在上,下不在下,不可在上,且宜在下’,这是什么字?鬼知道啊!”

  “我他妈碰到一个算术题!靠,老子是来修仙的,又不是参加科举!”

  “我太倒霉了!太倒霉了,就不说了……呜呜……”

  对于失败者来说,结果都是同样的苦难,过程却又各不相同。这些人呼天抢地,有的口里不干净,骂骂咧咧。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