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4章 钓灵鱼

第24章 钓灵鱼

  秦笛笑道:“哪有秘法,就是运气好。师姐你不知道,我是第一个从天命葫芦里走出来的,郑师叔说我有狗屎运。”

  苗云娟明亮的眼睛望着他,满面兴奋的笑道:“师弟天命在身,前途不可限量。你那两罐灵蚓已经被我卖出去了。我昨天傍晚在灵墟谷摆地摊,刚一拿出来就被人抢走了!一位筑基期的师叔给了我五颗灵石哩!除了给你的三颗我还多赚了两颗,开心的我夜晚修炼都静不下来!”

  秦笛也替她高兴:“那就好,我怕师姐亏本。这四罐,你给我六颗灵石就可以了。”

  “六颗太少了,我给你七颗……不,八颗!”

  "不行不行!今天再去卖,未必有昨天的运气。师姐小本经营,灵器室暂时也没人来,再说要跑几百里路,赚两颗灵石不是很合理的嘛!没有师姐,我不但找不到挖灵蚓的门路,就算挖到了也没法卖。师姐别拿我当外人,就当自家兄弟好了。”

  苗云娟听了有些感动:“那好吧,先给你六颗。等我卖出去再说。你今天还去挖灵蚓吗?我跟你说,从这里往东三十里,有一块六级灵田……”

  秦笛将六级灵田的位置记住,然后道:“今天先不挖了。我还有几根灵蚓,想去试试能不能钓到灵鱼。”

  “一准儿能行,你这是三阶灵蚓,钓普通的灵鱼还不是一拉上来一条!不过你得小心,灵鱼上岸也不会死,至少能蹦跶一个时辰!你别被咬着了!我那一届有个师兄,第一次钓灵鱼就被咬了腿,撕下来好大一块肉,养了半年,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就因为养伤耽误了修炼,后来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宗门要求的标准,被遣返原籍了。”

  “哎呦,师姐不说我真不知道,灵鱼这么凶猛?”

  “可不是嘛!有时候运气不好,说不定能钓上灵蛇,真要这样你赶紧跑!”

  秦笛被吓了一跳;“还有灵蛇?吓死人了!”他前世最怕的就是蛇,要是换了灵蛇,肯定更加凶险。

  苗云娟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灵符,递过来道:“这是张神行符,如果真遇见灵蛇,你把符往腿上一贴,就能很容易逃开。不过也不用太担心,灵蛇很少见,尤其是上个月你们没来之前,又被宗门长老驱赶了一遍,绝大多数都被赶到了灵蛇谷。”

  秦笛接过灵符并没有推让,也没提该给灵石的事。

  “多谢师姐。我要借一套渔具,等下就去钓鱼。”

  苗云娟给了他一把灵竿,还有一个有盖子的大木桶,足有一人高,两个人才能抱过来,道:“这是钓鱼的标准配置,恰好能装进小型储物袋里,再大就装不进去了。灵竿太长,你要自己拿在手里。”

  秦笛正担心灵鱼弄脏了储物袋,没想到还有一个那么大的木桶,这下全解决了。

  “这些东西必须啥时候还?”

  “三天之内免费。时间长了就要支付宗门积分了。这木桶不贵,只要十个积分就能买下来。”

  “行,过两天再说,师姐我走了!”

  “钓鱼当心啊!”

  秦笛将木桶装在储物袋里,回头叫上蒋云木,让他扛着钓鱼竿,两个人大步流星往北走。

  灵溪很近,距离仙苗庄不到二十里,对于气血浑厚、手脚麻利的年轻人来说,二十里路实在不算个事儿,抬腿迈步,绕过后面的小山,再走两三里就到了。

  站在河岸上,放眼望去,眼前是一条二十丈宽的河流,水是碧绿的,水下长满了各色的绿草,看上去绿油油的,充满了生机。

  “这还叫灵溪?应该叫灵河了!”在秦笛的记忆中,小溪都是两三米宽的样子。

  河岸上也是青青绿草,因为是春天,盛开着不知名的小花,五颜六色,空气中弥漫淡淡的花香,还夹杂着一点点鱼腥味。

  抬头看天,依旧有些阴沉,不是钓鱼的好天气。不过既然来了,总得下钩试试。

  蒋云木找了块地势平坦的河岸,问:“秦哥,你看这儿行不行?如果有鱼上钩鱼,万一拉不动,我可以下去抓。勾住水草也容易解开。”

  秦笛瞧了一眼,摇头道:“不行不行,再换个地方。”

  “那好吧。秦哥你说哪儿就是哪儿,”

  秦笛沿着河岸走了好一阵,最后找了个地势高耸陡峭的地方,河岸距离水面足有两三丈,道:“这儿好,就这儿了!”

  蒋云木脸上有些困惑:“为啥选这儿?”

  秦笛笑道:“因为这里鱼腥味最重!”

  蒋云木有些发呆,闻言使劲的抽动鼻子,然而却怎么也闻不到鱼腥味。

  “秦哥,你鼻子真灵!是不是这儿的鱼最多?”

  “不错!鱼腥味越浓,鱼聚集的越多。”秦笛又道:“而且,选择这里还有一桩好处:河岸很高,如果钓上来灵蛇,我们可以拔腿就跑,想来灵蛇也追不上!”

  “啊?鱼竿不要了?”

  “灵蛇吃不了钓竿!过会儿再回来拿就行了!”

  “秦哥,你知道的真多!”蒋云木心里很是佩服,抬头一瞧,远处有一块大石头,于是快步跑过去,双臂用力,将石头搬到了河岸上:“秦哥坐这儿看着。钓鱼的活儿交给我!”

  秦笛看那大石足有两千斤,不禁有些惊讶,心道:“这小子真有把子力气!这才刚开始修炼,还没有打通手臂上的经脉,就已经这么牛了,若是修炼有成,那还得了!”

  他将小半罐灵蚓取出来,道:“用这个做饵料,你会不会穿钩上饵?”

  “这个我会!我十二岁猎兽,八岁就开始钓鱼了,我爹教过我。”蒋云木傻笑着,熟练的将灵蚓挂在四寸长的鱼钩上,然后“嗖”的一声远远的甩到了河中央。

  灵竿上的线很长,如果操控不好,能甩到另一边河岸去。

  秦笛点点头,心道:“这点儿做的不错,这小子看似憨傻,其实有些聪明,如果碰到有耐心的师傅,可能会有不错的成就。”

  鱼钩刚一入水,就见水面一阵翻腾,掀起很大的浪花,似乎有很多鱼在水下打起来了!

  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浮子猛地沉了下去,连带着钓竿也跟着一沉。

  秦笛吃了一惊:“这么快就咬钩了!”

  蒋云木赶紧去拉,将钓竿死死的抓住。幸亏反应的快,要是一不小心,钓竿就被鱼拖走了!

  大鱼在水里挣扎,钓竿被拉得弯曲成长弓的样子。

  蒋云木退后两步,双臂缓缓用力,将大鱼慢慢拖向河岸。

  “不急,慢慢来,先熬它一会儿!”

  这时候,秦笛取出了大木桶,打开盖子等着。

  鱼在水里不停的摆动挣扎,将线拉的笔直,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

  花了盏茶功夫,蒋云木才将大鱼拖到岸边,然后双臂用力,将鱼提出了水面!

  鱼在空中摆动,将河水甩的到处都是,仿佛下起了阵雨。

  秦笛定睛一瞧,好家伙!那鱼足有五尺多长,头像鲤鱼,颜色青黑,身长体胖,肚子上有一道金线,脊背高高隆起,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