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66章 丹王传承

第66章 丹王传承

  接着,秦笛又去了下一个宫殿,发现是一间宽敞的练功房,里面很空旷,墙边有一个兵器架子,摆放着十几件兵器,包括几只长剑,两把弯刀,还有一根长戟。他仔细看了看,发现都是不俗的灵器,因为经验不足,他也看不出灵器的等级。

  但他知道,灵器也是分等级的。跟人的修为类似,炼气初期的弟子使用的是低阶灵剑,其实也就是一阶;炼气中期该使用二阶灵剑了;炼气后期使用三阶灵剑。如此往上,筑基期使用四到六阶的灵器;金丹期则使用七到九阶的灵器。再往上进入元婴期、步虚期,按理该使用通天灵宝了,可是真正的灵宝非常少,尤其是通天河下游的这些宗门,很多元婴手里都没有灵宝,哪怕最低级的一阶灵宝都没有。至于地仙、灵仙、天仙,使用的应该是仙器,仙器也分一到九阶,对他来说太遥远了。

  秦笛只从架子上挑选了两把寒光逼人的灵剑,还有一根长戟,其余的兵器都放在原处。

  随后,他走遍了所有的小型宫殿,却没有更大的收获,比如灵虫殿,里面养殖的灵虫都已经死掉了。灵兽殿,也只剩下十几具白色的骨架。

  最后,他又回到洞府主人练功打坐的地方,倒是在腐朽的蒲团底下找到一个玉简,里面有主人留下的遗言。

  “府主王归农,修道一万载,辗转数百洲,沉迷于丹道,人称‘百草丹王’,虽入步虚,却疏于进阶,时光荏苒,忽垂垂老矣,百般无奈,遂出灵山,循大河,赴东海,欲寻三生石,转世再修真,既至海口,心有不甘,盖因未留传承于世……”

  后面还有很长的交代,大意是说这位名叫王归农的步虚真君炼了一辈子的丹,后来老了没法进阶了,就想去死海摸一摸三生石,好带着轮回转世重生,结果到了入海口,才想起没有留下传承,于是就在这儿建立了一个洞府,将炼丹秘籍留下来,又在洞府外面的石壁上种植了“碧仙苔”,将进入洞府的口诀传给它们,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找到合适的木灵根弟子。因为王归农本人就是木火双灵根,所以想找个跟自己一样的传人。

  为了建立这个洞府,给弟子留一个成长的空间,王真君从远处牵引来一条中型灵脉,然后在洞府内开辟了灵植园,留下多种炼丹常用的灵草,还在丹房里留下了自己的灵宝级炼丹炉,和一朵天阶下品的灵火,唤作“离尊神火?”。

  相传“离”是天界的一位金仙老祖,他留在人间的火种就叫做“离尊神火”,这是一种可以升级的火种。这朵天阶下品的灵火就是由王真君从黄阶火种一点点培养起来的。

  为了让弟子能安心待在洞府里,王真君还在练功房内留下几件六七阶的灵器。但因为他本人沉迷于炼丹,已经数千年没跟人交手,所以也没有更高级的灵器留下来。

  最后,王真君还交代,如果想要彻底的隐藏洞府,可以将洞府石壁上九宫图最中央的圆盘一直往左边转,转够三百圈之后,就会彻底封闭灵气的外泄。但是如此一来,“碧仙苔”也将会慢慢死去。

  看完之后,秦笛十分开心:“竟然是一件灵宝丹炉,还有一朵天阶下品的灵火,想当初我购买一个玄阶上品的残阳烛火,就要很多的灵石,现在有这朵天阶灵火,不知道价值几何。”

  不过,价值再高他也不准备卖。

  秦笛坐在破旧的蒲团上,心里想着丹炉、火种,还有那些炼丹法诀,很快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是不是需要重新规划未来的修仙道路。

  根据入门时的检测,他拥有木火双灵根,其中木灵根极佳,火灵根差强人意。

  以前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木灵根上,对火灵根压根儿没有考虑过,现在想来,倒不如在主修木系的同时,兼修火系的功法,有空儿的时候顺便炼制丹药。如果将来真的找不到青龙诀后续的功法,说不定能够凭借火系功法凝结出金丹来。

  而且,在修真四艺中,炼丹排在第一位。好的丹药对于修炼进阶有着无法估量的促进作用,就像王真君,单单靠着炼丹,就将自身的功力提高到步虚期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奇迹!

  他在洞府里待了大半天,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石壁上的“碧仙苔”竟然在短短的两个时辰内长高了一尺!因为洞府的门户开合之间,有大量的灵气泄露出来,所以碧仙苔迅速生长,就像疯了一样。

  幸亏那些金枪灵鱼都被“锁天困龙大阵”束缚住了,要不然还不挤满了石壁前方的空间,让他困在洞府里都没法出来!

  秦笛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如此多的金枪灵鱼围在石壁附近,早晚会暴露洞府的存在。

  可是要将灵气全部关闭吧?又未免有些可惜。

  那可是数百条四五阶的金枪灵鱼啊,每一条都意味着巨大的财富,如果没了“碧仙苔”,这些灵鱼必然会远离金枪湾,以后再想钓鱼就难了。

  秦笛迟疑了片刻,最后将九宫图正中的圆盘往左侧拧了两百八十转,只留下一丝丝的灵气漏出来,这样一来九成的碧仙苔都会死去,只有少量保留下来,金枪灵鱼的密度也会降低到此前的十分之一。

  他心里清楚,只要往外卖金枪灵鱼,肯定会引起轰动,高阶修士将会蜂拥而至。可是如果灵鱼的密度降低,来人费尽心机钓不上来,或者只能钓上来极少数的两三条,那只能归结于运气,而不会想到水下有古怪。

  还有一点,灵鱼在水里很凶猛,如果没有大阵的束缚,就算是金丹修士,一旦下到水里,也难斗得过六阶的金枪灵鱼。六阶灵鱼相当于人类的筑基后期,在水里更是如虎添翼,绝对敢跟金丹修士拼个你死我活。而且水下的灵鱼还不是一条,一来就是一群,所以很少有修士敢下到通天河里捉鱼。只能站在岸上望眼欲穿地垂钓。

  临走时,秦笛看到那么多的灵鱼被困在水里,想想这些鱼很快就游走了,忍不住又捉了两条,一条三阶,一条四阶,没敢再捉五阶的灵鱼,因为捉了也没法处理。

  毕竟,他的功力还是太低了,很多事情都没法去做,有点儿风吹草动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回到岸上,第一件事就是把先前投入阵盘的那十块高阶灵石又拿了出来。时间才过去两个时辰,灵石的消耗很轻微,只在角上留下一丝凹陷的痕迹。

  没有了灵石的支撑,锁天困龙大阵笼罩的区域又缩了回来,水里的灵鱼重新恢复了自由,一个个惊恐的向着远方游去,恐怕一时半会儿不敢游回来了。

  最后,秦笛又找到蒋云木,叮嘱他要严守秘密,要是万一有人追问,实在躲不过去了,就将钓鱼的位置转移到金枪角的另一侧。毕竟,金枪角是一个狭长的半岛,两边都可以钓鱼,谁知道是在哪边钓的。

  蒋云木虽然不知道洞府的存在,却也不甘心让别人钓上鱼来,因而睁着大眼,做出呆傻的样子:“秦哥,我人傻,还是路痴,出门不知道方向,我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就知道是鱼是从水里钓上来的,别的啥都不知道。”

  秦笛忍不住哈哈大笑:“看你说的,鱼不是水里钓,难道是山上挖的不成?”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