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73章 投注招徒

第73章 投注招徒

  灵仙峪,宗门核心之地,藏书阁对面的广场上,原本应该是内门弟子授课讲经的地方,此时却聚集了几十位身着红袍的筑基修士,静静的坐在圆圆的石凳上,倾听一位身着黄袍的金丹真人讲述结丹经验和注意事项。

  郑星平也坐在下面,认认真真的听着。

  “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累气以为真,出日入月呼吸存,元气所合列宿分,紫烟上下三素云,灌溉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间。迥紫抱黄入丹田,幽室内明照阳门……这些口诀应该这样来理解……”

  站在前面的金丹真人讲得天花乱坠,落英缤纷,坐在下面的筑基修士听得如痴如醉,神魂颠倒。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讲经的金丹真人忽然住了口:“好了,讲经就到这儿,接下来说说收徒的事。”

  下面的筑基修士一个个醒过神来,凝神望着对方。

  金丹真人看上去年约五旬,四方脸,红面庞,面带威严,沉声说道:“这次请诸位收徒,不是我李某的主意,乃是掌门真人的要求。需要你们多出力,每人至少收一个弟子,以便更好的提携后辈,将宗门发扬光大。”

  才说到这里,有一位相貌年轻的筑基修士站了起来,心不甘,情不愿,问道:“李师叔,一定要收徒弟吗?不收行不行?”

  金丹真人断然摇头:“不收不行,必须得收!我们金丹宗最近二十年都没有杰出的弟子了,如果再不细心栽培,就会被其余诸宗甩在后面,诸位不想让本宗日渐衰落,最后沦落为二三流的宗门吧?”

  年轻修士辩解道:“师叔,我自己还要闭关修炼呢,哪有功夫教弟子啊?教会了徒弟,耽误了师傅,这活计不划算!”

  金丹真人冷哼道:“教个徒弟就能把你累死了?闭关算什么理由?你哪怕再忙,也要每月抽出一两个时辰,耐心指导弟子修炼,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持之以恒,日久天长,才能培育出类拔萃的弟子。我们金丹宗要想发扬光大,就需要诸位做出努力。”

  年轻筑基狡辩道:“可是本宗总共有四十多位筑基修士,现在才来了三十位,剩下那些人怎么办?他们连人都没来,是不是应该补收弟子?难道就这么便宜他们了?”

  金丹真人道:“那些人都出去历练了,谁知道啥时候回来!要是一去十年不归,怎么补收弟子,岂不是把好苗子耽误了吗?”

  年轻弟子不依不饶,仍然咬着牙道:“也不是每个都出去历练了!还有没出去的!我知道兰师姐就待在家里闭关。早知道我也选择闭关了,就没有这么多烂事儿。”

  金丹真人见他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瞪他一眼:“你是说兰星裳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兰已经到了筑基巅峰,眼看就是筑基大圆满了,却找不到后面的路,这些年都已经愁死了,哪有心思招收弟子啊?”

  年轻筑基还在犟嘴:“李师叔,你不能区别对待啊,我就算只是筑基中期,可是心里也很烦,我自己修炼还顾不过来呢,真没心思带弟子,能不能过两年再收啊?”

  金丹真人面色一板,道:“不行,掌门真人说了,所有的筑基修士都要招收弟子,没有一个例外。兰星裳那里你别管了,等会儿我亲手挑一个弟子给她,我看她敢拒绝!你不要那么多废话,想推是推不掉的!”

  眼见没有回旋的余地,年轻筑基不吭声了,撅着嘴坐了回去。

  这时候又有人问:“李师叔,等会儿参加大比的弟子就来了,我们按照怎么个顺序挑选啊?谁先挑,谁后挑?要是起了冲突,打起来怎么办?”

  金丹真人扬声道:“还是按照老规矩,功力境界高的先选,境界低的后选,同样的境界,按照年龄选。比如说都是筑基后期,那就按年岁来,岁数小的先选,年纪大的后选!”

  有相貌苍老的筑基修士面现不悦,低声发着牢骚:“又是这一手!我就是年长几岁,每回都要吃亏!上次发宗门年奉就这样,我排在最后一个!没想到现在还是这样,想招个如意弟子都没得选!”

  金丹真人受不了牢骚,当即面上红光大盛,神色严厉的望着他:“赵星宇,谁让你排在最后了?你要是不想排最后,那就努力修炼,早日进入筑基中期、筑基后期,不就能排在别人前面了?你自己功力差,这么大岁数还是筑基初期,就不要抱怨太多,多找找自身的原因!”

  听见这话,相貌苍老的筑基修士顿时瘪下去,低着头一句也不敢说。

  既然每个人都要招收弟子,招弟子又有一定的顺序,其余的筑基修士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于是接下来的话题就变了。

  一个生着金色眉毛的修士笑着说道:“不如我们来猜猜谁能拿到这次大比的第一?我来开个赌盘好不好?”

  有几个筑基修士笑起来:“钱星桦,你又要开赌盘,是不是又缺灵石用了?我们不上当,不跟你玩了!”

  金色眉毛的钱星桦哈哈笑道:“这回我一块儿灵石不赚,如果大家都押错了,多出的灵石就送给大比第一的弟子如何?我也不图别的,就算是图个热闹,跟本次大比最有潜力的弟子结个良缘。”说着袍袖一抖,迎风招出一个长长的榜单,分明是他早就制好的外门弟子功力排行榜,而且连赔率都已经标注好了。

  从上往下,功力最高的胡云刀排在第一位,赔率十赔十二。

  功力次高的魏云峰排在第二位,赔率十赔十五。

  然后赔率依次增高,到了秦笛那儿是已经一赔三百了。

  “好了,开始押注,李师叔,要不您也来一注,试试手气?”

  红脸膛的金丹修士瞄了一眼那长长的榜单,道:“我身上没带灵石。前些日子画了一枚七阶灵符,要不然押在你这儿?”

  “啊?七阶灵符?”听见有七阶灵符,不少的筑基修士都被惊动了。

  七阶灵符已经是高阶灵符了,如果激发出来,相当于金丹真人倾力一击。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出门在外,谁没有个三长两短,如果能有一枚高阶灵符护身,那简直太好了!

  钱星桦却有些为难:“师叔,这枚七阶灵符如果拿到外面去卖,至少能卖一千颗上品灵石,您这一注太大了,要是赢了的话,我也赔不起啊?”

  金丹修士呵呵笑道:“如果我赢了,也不要你往外掏灵石,只要将所有押错的赌注都给我就行了。”

  “要是输了呢?”

  “谁赢谁拿走,也不用给我补贴差价了!”

  “那行,那您第一个下注。先说好了,您不能选排行榜上的第一名,否则这赌局没法玩了。”

  “那我押第二名!魏云峰!这孩子我见过,一品火灵根,资质相当不错,而且性格坚毅,以后必成大器。至于那个胡云刀,我倒是不太喜欢。”

  钱星桦接过宝符,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后悔:“我这是干嘛呢?为啥要说送给大比第一的弟子?我如果不说,还有收下这枚灵符的机会,我真是犯贱啊!”

  在场的筑基修士看见七阶灵符心里都有些激动,于是乎纷纷下注,而且出手大方,害怕下注下少了,灵符归了别人。

  “我出一百块中品灵石,押第一名胡云刀!”

  “我也押胡云刀,两百颗中品灵石!”

  “五百颗中品灵石!押胡云刀,”

  “我这有一个五阶阵盘,你看看价值多少灵石,我也要押胡云刀!”

  “嗬,五阶隐匿阵?这可是你花了两年时间才炼制出来的宝贝啊,你舍得吗?”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七阶灵符,我就拼一把!如果输了,我再制一个,相信以我筑基巅峰的修为,一年多时间就能炼制出来。”

  “我给你折价一百三十颗高阶灵石,你看可以吗?”

  “行,就按这个价格。”

  三十个人至少有一半押了胡云刀,其余的人也都押了排行榜靠前列的几个弟子,第二名肯定是不能押的。第一名的胡云刀竞争大激烈,要想拿下那枚七阶灵符,最高的都已经下注一百五十颗上品灵石了。有的筑基修士口袋太浅,灵石不多,只能选择排行榜上的三四名,希望能碰碰运气。

  郑星平也选了排第三的顾云宇,因为这孩子出身修仙世家,又是顶阶的二品灵根,过去三年进步很快,说不定能拿到大比第一。

  至于排在十名以后的弟子是没人选的,更别提秦笛这种千名之后的新弟子,要想拿到大比第一,那不是痴人说梦,太阳从西边出吗?

  众人下注完了,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提心吊胆,还有人后悔了,恨不得拿回灵石,可是又抹不开面子。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