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75章 巨额赌注

第75章 巨额赌注

  过了一会儿,金丹真人才又开口:“你这孩子与众不同,既有很好的灵根,又有深厚的福泽,以后说不定……或许能突破到金丹期。也别怪我前次那样待你,显得不近人情,可是你这个木灵根,实在是太麻烦了!想来你也知道,现如今宗门内缺少了青龙诀的后续功法,所以没有人能进阶金丹,包括你即将见到的师傅,也正在为这件事苦恼呢,她最近二十年都没有收徒,也是因为不想耽误了好苗子。”

  “师叔祖您别担心,弟子明白这些道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后悔。相信以后总会有办法解决。”

  金丹真人叹了口气:“三千年了,有多少木灵根的弟子信心满满,到后来都荒废了,想想就让人心痛……”

  秦笛无话可说,因为他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后续功法。铁木真人有没有留下功法都不一定,更别提三千年过去,就算留下了功法,也可能被雨打风吹去了。

  但他相信,即便找不到铁木真人的遗迹,总能找到别的修真大能留下的法诀。

  因为天上经常有步虚期甚至合道期的高人自西往东飞过去,从灵山直奔死海,然后消失在那里,只要能找到他们死去的地方,肯定能找到残留的物品,一个不行找两个,两个不行找三个,日子久了总能找到。

  现在唯一的困难是如何进入一年四季死气笼罩,只有半个月死气稍微降低的死海深处。

  他也没见过死气,所以也无从说起。只能等自己功力稍微高点儿,走出赤火岛以后再去尝试。

  众人都在广场上等着,还有不少人在唉声叹气。

  这时候,钱星桦满面纠结的走了过来,说道:“李师叔,您看这些赌注怎么办?要不就算了,谁下的注就还给谁?”

  金丹真人瞪他一眼:“胡说!自己拉的屎,还想再吃回去?一个唾沫一个钉,说话不算数,那不成了放屁!”

  钱星桦有些不甘,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又道:“都送给小师侄,那些师兄会不会事后找麻烦?”

  金丹真人怒道:“我看谁敢!都是一把年纪的人,还要不要脸皮了!你少废话,赶紧将赌注给他!”

  钱星桦只好走上前来,将一个小型的储物袋递给秦笛,口里道:“秦师侄,这都是你的了!”

  秦笛十分惊讶:“怎么还有东西给我,这里面是什么?”

  钱星桦只好将刚才众人作赌的事讲述了一遍,最后苦笑道:“恭喜小师侄!你真是好运到天了!有了这些财富,以后的修炼还不是如鱼得水?”

  秦笛往储物袋里瞧了瞧,发现里面除了七阶灵符和隐匿阵盘之外,剩下的都是中品以上的灵石,加起来总有一千多颗上品灵石,不由得吃了一惊,转头看看众位筑基师叔充满幽怨的目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也太多了,诸位师叔师姑,请你们都拿回去,感谢你们的好意了。”说着将储物袋打开,灵石都取了出来。

  众位筑基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转头看看金丹真人,结果没一个敢走过来,反而纷纷摇头摆手:“秦师侄,赶紧收好了,既然下了赌注,怎么可能再收回来,那不是打师叔的脸吗?你看我这光光滑滑的老脸,咋好意思在上面扇耳光?”

  秦笛见众人都不敢要,而且一个个做出清高的样子,于是只好又收了起来,口里道:“多谢师叔、师姑,以后有事,您诸位尽管吩咐,只要师侄能做的,上刀山下火海,都没有二话。”

  有位相貌和善的筑基修士哈哈一笑:“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回头没灵食吃了,就去你那里打秋风。我听说是你小子第一个从灵溪钓上来二阶的青金灵鱼对不对?”

  秦笛道:“是小子我运气好!我钓灵鱼有些门道!别的不说,灵鱼我还是有的,包您吃了满意。”

  “可不能是一阶灵鱼啊,必须要是二阶以上的灵鱼,最好是三阶的,只要你小子能弄来,我花多少灵石都不心疼!”

  “好说,好说,师叔您贵姓?”

  “我姓麻,麻星桂,以后真有了好的灵鱼,可以传音给我。”说着取出一个看起来好似印章的小型暖玉,递给秦笛,道:“这是我专属的音圭,你只要在身份令牌上找到我的名字,用音圭在上面点一下,就可以直接通话了。”

  秦笛接过音圭没敢当场尝试,口里连声道:“好说,等我忙完了,就请麻师叔去我那儿吃烤鱼。”

  钱星桦也凑了过来:“秦师侄,那我呢?真有了灵鱼,也不能忘了我啊!这赌注还是我兴起来的呢!”

  秦笛哈哈笑道:“好说好说,人再多也不怕,越多越热闹,您老的音圭拿来!”

  钱星桦却道:“我不用音圭,你只要在身份牌上点我的名字,给我发几个字过来就行。”

  郑星平也走了过来,将一只音圭交在秦笛手里:“小秦啊,真有了三阶灵鱼,千万别忘了我!”在他心里,已经将秦笛放在了很高的位置,再不敢怀疑秦笛能钓上更好的灵鱼来。

  “那是当然,忘了别人也不敢忘郑师叔,是您老将弟子领进门的。孝敬您是天经地义的事。”

  旁边有个眉如卧蚕的中年修士却听得不顺耳,忍不住冷哼一声:“你能钓到三阶灵鱼再说吧!上次我在灵溪见过你小子,当时一句话把你撵走了,后来我在那儿钓了三天也没有钓上来,是不是你小子谎报军情?那儿压根就没有灵鱼?”

  秦笛心里一动:“原来是这个家伙!当初隔得太远,看不清这人面目,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

  还没来及答话,就听旁边郑星平发话了:“武星贵,说什么呢?二阶灵鱼是我亲自查验,亲自上报给宗门的,后来也有不少人钓上来过,你自己钓不上来,怎么能信口开河,怀疑秦师侄的功绩呢?”

  卧蚕眉的武星贵不说话了,轻哼着将头转到了别处。

  其余的筑基修士都在远处或站或坐,显然不相信秦笛能钓上来三阶灵鱼,就算能钓上来,也可能是猴年马月的事,用不着现在就去拉拢。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