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87章 冲风涧

第87章 冲风涧

  转眼过去了三个月,秦笛彻底打通了八神脉中的第四条跷脉,完成了炼气第八层的修炼。如此快速的进步让两位师傅都感到惊喜,更是让苗云娟感到了压力。

  兰星裳这样说:“阿笛,加油!你是我们木系一脉的希望!”

  郭真人则笑眯眯换了个说法:“嗯,还不错。按照金丹宗有史以来的记载,你的速度可以排在百名之内了!”

  而苗云娟则带着些幽怨的说:“师弟,你能修炼这么快?还有没有天理啊?再这样下去,明年就赶上我了!”

  秦笛只能“嘿嘿”笑道:“师姐,你要多努力了!”

  对他来说,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接下来要修炼的是八神脉中的第五条,名字叫做“冲脉”。

  冲脉从脚而始,直抵头颅之侧,经脉很长,但是穴位不多,总共只有十四穴,练成之后可以展出类似六脉神剑的功夫,伤人于数丈之外。

  经过师傅兰星裳的细心指点,秦笛早已经搞明白,要想打通冲脉,必须要去“冲风涧”。

  冲风涧这名字有些古怪,但也是有说法的。

  有一首古仙歌这样说:“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还有一句话这样讲:“冲风之末,力不能漂鸿毛;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

  这里说的冲风,都是指猛烈的风。所以冲风涧,就是风力很猛的山涧。

  冲风涧位于金枪角的东方,跟神蛙谷一样,同样是靠近海边的地方。两边是三百丈高的山岩,中间向内陆凹陷形成一道深深的山涧,山涧外面宽,里面窄,海风从东方吹来,刚进入山涧的时候还比较柔和,但是越到谷底风力越强,吹得人难以站立。

  而且这海风颇有些古怪,因为它是从死海的方向吹来的,隐隐带着一分死气,又被通天河上方的灵气所中和,所以同时兼具生死两种气机,能够引起冲脉穴位的震动。冲脉又名“五脏六腑十二经脉之血海”,掌控着人的生死,所以对生死之气格外的敏感。

  要想进入冲风涧,必须要穿过一个小小的山洞。

  这是因为冲风涧三面环山,为了方便弟子进出,金丹宗就在靠近涧口的位置开辟出仅容一人通过的山洞。

  秦笛刚来到洞口,就被一个身穿青色衣裙,头戴金步摇的女子拦住了。

  女子面白如玉,看上去有些清冷,努力浮现出微笑,说道:“师弟请留步。”

  秦笛看了看对方的衣着打扮,显然是驻守此地的内门弟子,于是忙道:“师姐,您有什么吩咐?”

  女子轻声道:“我看你面生,应该是第一次来,所以叫住你,给你说说冲风涧的规矩。”

  “多谢师姐,您请说吧。”

  “师弟我跟你说,冲风涧可不简单,这里面的风是由本门元婴祖师从死海最外层引过来的,为的是让弟子早一天接触死气,以便打通经脉,锤炼肉身,增强对死气的抵抗。如果修炼有成,就可以去死海探险了。”

  “喔,原来是这么回事,死气是人为牵引过来的。我说呢,要是自然飘过来,不应该只进入冲风涧,而应该覆盖整个赤火岛才对。”

  女子进一步解释道:“冲风涧从外到里总共有十里长,越往里走死气越强,因为清气在上,到涧底就飘入空中;浊气在下,死气就留在了涧底。所以师弟要当心了,一定要量力而行,开始时别走的太远。否则受到死气的侵扰,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秦笛有些吃惊:“啊?竟然这么凶险?还有性命之忧?”

  “嗯,也不用太害怕。只要小心一些,就不会有事。再者说还有我呢!每隔两三个时辰,我都会进去看看,如果看到有人晕倒,就会把他拉出来。”

  “师姐真是费心了!”

  女子却蹙眉道:“虽然有我不时的巡视,但也不是绝对安全。有时候拉出来晚了,就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死气侵扰不容易救治,往往需要好几年的修养,才勉强恢复元气,那就耽误修炼了。”

  “那是得小心,多谢师姐提醒。”

  这时候,女子忽然展演一笑:“为了保险起见,师弟最好买一个防具。我这里有‘云锦坊’出品的‘千年蝉衣’,可以抵挡轻度的死气,师弟买一件吧?”

  看她那殷切的表情,秦笛禁不住笑了:“什么价格?”

  “二十块灵石一件。跟保命相比,真的不贵。”

  “哈哈,那就来一件好了。”

  秦笛本来不想买,可是看对方说了半天,不能不照顾对方的生意。而且他手里的灵石不少,也需要适当的散财。

  “多谢师弟了。”女子递过来一件浅黄色的羽衣。

  秦笛接过羽衣,问道:“这衣服为啥叫‘千年蝉衣’?难道说已经有一千年了?”

  “这是用‘千年蝉’的翅膀新近做成的,相传千年蝉有一千条命,蕴含着绵绵不绝的生机,所以能抵御轻度的死气。”

  “喔,原来如此,多谢师姐了。”

  “好,你可以进去了。”

  秦笛转身进了山洞。

  山洞约有五十丈长,里面弯弯曲曲,可能是为了防止死气从里面吹出来,所以就像下水道一样做了个弯口。

  秦笛走着走着,忽然有一股冷风从前方吹过来,他感觉仿佛被鬼影在脸上摸了一把,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寒颤。

  继续往前走,冷风越来越强,直接钻进衣服下面,带来阵阵寒意。

  渐渐走到了另一侧的洞口,清冽的冷风扑面而来,就像有直升机在面前降落,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就连呼吸都被压制住了。

  他不得不闭上了口鼻,眯起眼睛往前走。

  出了洞口,他先找块平坦的地方站着,设法适应那强烈的阴风刺激。那风就像一根根小针,能从肌肤直接钻入体内,然后附着在经脉骨骼的表面,带来强烈的刺痛,还有酸酸麻麻的感觉。

  秦笛待了片刻就觉得这滋味很不好受,如果是单纯的痛也倒罢了,可是又酸又麻又疼,合在一起太难受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