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05章 灵宝丹炉

第105章 灵宝丹炉

  秦笛先将炼丹步骤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想哪里还有问题,然后又跟灵宝丹炉交流了一番。

  “我说丹炉啊,你有名字没有?”

  丹炉还只是一阶的通天灵宝,虽然有了灵智,但也只是五六岁幼童的水平,因而用怯怯的声音回答:“我没有名字哩。”

  “那我给你取一个好不好?”

  “好呀。”

  秦笛想了想,道“我看你也有三足两耳,也属于鼎炉、药鼎的范畴,就叫你‘阿鼎’如何?”

  “好,我就叫阿鼎了。”

  “我说阿鼎啊,你以前有没有练过养气丹?”

  “养气丹?听说过,没有练过。”

  “为啥没练过呢?这可是基础的丹药啊!”

  小鼎被问住了,迟疑片刻才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广真君没拿我炼制养气丹。”

  秦笛继续忽悠:“那你想想,该怎么练养气丹。我给你念一念丹方,还有炼丹的详细步骤,你先考虑一下能不能练成,如果能成咱就开始,好吗?”

  “好。”

  秦笛将丹方念诵了一遍,又说了一遍炼丹的窍门。

  过了一会儿,小鼎传来声音:“这丹很容易炼,你将药材一份一份的喂给我,然后拿灵火烤我的肚子,等我消化完了,吐出来的就是养气丹,拉出去的就是药草残渣!”

  听见这话,秦笛差点儿晕过去!

  “小鼎啊,你怎么个吐法?又怎么拉出来呢?”

  “我头上有嘴,后面有便门,不信你过来看看呀!”

  秦笛仔细端详琢磨了一番,果然在丹炉上方的鼎盖上有一个直径两寸的小孔,平时炼丹的时候封闭的严丝合缝,等到炼完了,小孔会自动打开,炼好的丹药会从里面咕噜噜滚出来,根本不用打开盖伸手进去拿。丹炉的屁股后面留有一个清除炉渣废料的便门,炼丹的时候也是封闭着的,炼完之后自动打开,废料就从里面出来了。

  之所以说是自动,是因为小鼎是一阶的通天灵宝,已经生出了灵智,可以自己控制两个小孔的开合,所缺的只是药草和灵火而已。至于复杂的炼丹步骤,奇妙的炼丹技巧,对它来说根本用不着!

  这还只是一阶灵宝,如果到了三阶,那就更不得了!按照小鼎的说法,它要是升到三阶,就可以自己挑选药材,自个儿坐在火焰上炼丹,根本用不着秦笛啥事!

  听了小鼎的解释,秦笛总算明白了,禁不住目瞪口呆,同时又有深深的自责。

  “唉!我只顾了看玉简,学知识,忘了提前跟小鼎交流,结果闹出这么大的乌龙!我这叫啥事啊!”

  “这就像我学了多年的心算、笔算,可是到公司一看,人家都采用电脑了!我不是白费功夫?”

  当然了,功夫并没有白费,为了今后的修仙大业,系统的学习炼丹知识还是很有必要的。否则如果没有了小鼎,难道就没法炼丹了吗?

  这时候,秦笛甚至在想:“要不要把小鼎收起来,改用另外一个没有灵智的九阶丹炉来炼丹?”

  可是再一转念:“对我来说,炼丹是手段不是目的。只要能得到没有杂质的极品丹药就行,并不需要我立马成就炼丹宗师。我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尽快的提升功力,所以要把精力投入到无休止的修炼中去。既然小鼎能帮忙炼丹,这就是一件大好事。至于啥时候提高炼丹水平成为宗师,这可以等筑基以后有空了再说。”

  接下来,他开始准备材料,将每一味灵药按照丹王玉简的指导处理好,然后将灵药喂给小鼎,又把离尊神火放在小鼎的肚子下方。

  灵药塞进去之后,秦笛就不管了,该练剑练剑,该练枪练枪,等到一个时辰之后,回来一瞧,欧耶,丹药已经炼好了!

  不光炼好了,而且小鼎一低头,就把十颗养气丹滚落到事先备好的大碗里,就等秦笛装入玉瓶长期保存了!

  秦笛拿起一颗瞧了瞧,就见洁白的丹丸上均匀的分布着一圈云雾状的丹纹,仔细数了数,赫然竟是三条!

  “哇,天啊!可不得了!这是至宝丹啊!”

  按照修真界惯用的等级划分,一般将灵丹分成下品、中品、上品、极品,无瑕丹和至宝丹。下品灵丹混有太多的杂质,因而外表有明显的杂色;中品灵丹杂质较少,外面只有小小的杂色斑点;上品灵丹颜色单一,看不见一点儿的杂色;极品灵丹除了无杂色之外,还拥有一条丹纹;无瑕丹已经是世间罕见的好丹了,不但没有一丝的缺憾,外面还要有两条丹纹;至宝丹有三条以上的丹纹

  炼丹不单是去除杂质的过程,还是抽取灵气凝结为丹的步骤。丹纹是灵气充满而外溢的表现,多一条丹纹就能增强一倍的效果,极品灵丹有一道丹纹,就意味着内含的灵力增幅一倍;无瑕丹两条丹纹,意味着灵力增幅两倍;至宝丹能增强三倍以上的灵力,自然配得上“至宝”的名字。

  秦笛第一次炼丹就出了至宝丹!或者说小鼎第一次出手就创造出奇迹,果然不愧为通天灵宝!通天这两个字不是盖的,尤其是在炼制养气丹这种低阶灵丹的时候,更是将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心想:“我拿这个丹去打万云柏的脸,不知道会怎么样?”

  秦笛还没有那么浅薄,万云柏的帐迟早要算,但也不值得专门跑一趟,就算是用至宝丹打了对方的脸,也只不过是一时的痛快,他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毕竟是万真人的后辈,顶多口头上挖苦对方两句,总不能一言不合打杀了。

  金丹宗毕竟是名门正派,暗地里陷害坑杀或许是有的,但是明面上还应该维持一团和气。

  秦笛觉得,既然不能严惩对方,那还不如不做。否则打草惊蛇,岂不是平白给自己找麻烦?

  你说你连个炼丹学徒都不是,怎么能忽然拿出来至宝丹?这不是惹人怀疑吗?

  秦笛喜欢静悄悄发展,就像鬼子进村,偷偷的进去,打枪的不要,这正符合我大汉韬光养晦的传统。

  于是乎,他将打脸的事抛之脑后,转头接着修炼。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