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23章 炼气巅峰

第123章 炼气巅峰

  兰星裳正在阁楼上炼制木丹,两只手臂都已经变成了碧绿色,将一团灵草糅合在虚空里,搓过来揉过去,口里不时吹一口先天之气。

  秦笛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眼见她神态轻松,于是悄悄问道:“师傅,您这是炼的什么丹?”

  兰星裳也不看他,闻言答道:“我想炼‘结金丹’,可是缺了两味主药,所以只能改炼‘培金丹’了。”

  秦笛惊喜的问:“师傅您快要结丹了?”

  兰星裳微微一笑:“还早着呢,现在还只是虚丹。要想正式结丹,至少还要五六年。但也要提前做准备了”

  “恭喜师傅,您已经踏上了进阶金丹期的门槛!师傅您还缺什么药?我去给您找来!”

  兰星裳嘴角一撇,露出一丝笑意:“你这孩子,别老是吹牛。连我都缺少的药材,难道你能找到?”

  秦笛呵呵笑道:“师傅您说说看嘛。弟子或许真能找到。我那万亩灵田里种了不少的灵药呢!说不定伸手拔一棵就是您要的灵草!”

  “胡说!你那灵田才开发几年?我要的是千年以上的灵药!现在还缺了凝丹花和不死草,全都是稀世奇珍,整个宗门都找不到几份。有本事你去给我找来!要是找不到,就在旁边看着,别给我捣乱啊!”

  秦笛不吱声了,脑子里回想凝丹花长什么样儿,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师傅我去去就来。”

  兰星裳眼看就要收丹了,闻言问道:“阿笛,你去做什么?我这一炉培金丹快成了!等我停下来,就考究你的功夫!你别乱跑啊,等会儿找不着你,一转眼又是一年!”

  秦笛头也不回的道:“我给您找灵药去!一会儿就回来!”

  “哎……你这孩子,怎么说是风就是雨呢?凝丹花、不死草是那么好找的吗?”

  过了一会儿,她手里的一团灵药凝结成三颗淡黄色的丹药,青绿色的手臂也恢复了原样。她看看手里的丹药,自言自语道:“不错!还是自己炼的木丹看着舒心,不但灵气保存完整,而且最适合自身的气机。可惜啊,缺乏两位主药,效果差太多了。”

  她将丹药一颗颗装进准备好的玉瓶里,然后检视其余的药材,还想要再炼一炉。

  木丹看似不需要炉鼎,但她是已自身为鼎炉,所以炼制一次也是一炉。

  正在准备材料的时候,秦笛忽然从外面跑进来,口里叫着:“师傅,我找到您要的主药了!”

  兰星裳抬起臻首望他一眼,禁不住忽然睁大了眼睛:“咦?阿笛你啥时候修炼到炼气巅峰了?”

  听见这话,秦笛也愣住了,正准备取出灵草的手停了下来,问道:“师傅,您说啥?我已经是炼气巅峰了?怎么可能?我还没修炼八神脉的最后一层‘孙脉’呢!”

  兰星裳哭笑不得:“阿笛,你知道练成了孙脉达到炼气巅峰有什么特征?”

  秦笛想了想以前读过的杂记,道:“是不是说全身三万四千个孙络灌满了灵气,每一个毛孔都能够开合自如?每一块肌肤都能泛出神光?就算砍下一块肉也能迅速止血……”

  兰星裳摇头:“你说的这些都不错,但是最关键的特征你还没说出来,那就是眼睛的变化。‘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三万四千孙络,其血气皆上注于面而走空窍’,眼睛就是最关键的空窍,由于大量血气的灌注,你的视力得到极大的提高。”

  秦笛眨巴眨巴眼睛,没觉得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兰星裳道:“你若不信,来看看这碗水,这是我昨儿取来的无根水,忘了盖起来,你仔细看看,里面有什么?”

  秦笛心想:“难道肉眼能看见细菌不成?”

  走过去定睛观瞧,结果这一看就发现跟以前不一样了。

  开始时还不觉得什么,可是越看越深入,眼前的一碗水不断的放大,再放大,到最后他真的看见一条条又细又短的虫子,就像火柴杆一样,在水里不停的游动!

  秦笛有些发呆:“师傅,我没有修炼孙脉?怎么就练成了呢?这可是咄咄怪事!”

  “那你过去一年修炼了什么?”

  “弟子练成了‘枯木逢春’。”

  兰星裳大为吃惊,又很是着恼:“枯木逢春是非常危险的法门,你咋能自己修炼呢?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里头?有多少人真的变成了枯骨?你知道为啥木系修士越来越少?这不单是丢失了结丹功法的原因,还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青龙诀的开篇太难!一般都要筑基以后,在高手护法的情况下,才可能修炼成功!你这胆子也太大了!”

  秦笛挠了挠头皮,嘿嘿傻笑道:“师傅,我这不是练成了吗?您说我为啥练成了枯木逢春,连带着孙脉也跟着修炼完成了?”

  兰星裳没好气的道:“枯木逢春的极致就是滴血重生,每一滴血液都练到了,那还没打通孙脉吗?再者说,你现在的肉体已经不是普通的血肉,而是借助于先天木灵气重生而来,生成的瞬间就已经打通了所有的孙脉。所以你不单是抵达了炼气十二层的巅峰,而且因为身体内部积聚了大量的先天木灵气,所以就连最后一层炼气大圆满也被你完成一半了!”

  “啊?竟然是这样?”秦笛又惊又喜:“我还以为耽误了太多的功夫呢!”

  兰星裳的手指在他脑门上敲了两下,恨恨的道:“阿笛,我知道你运气好,但你不能光靠运气!您可知道,修炼枯木逢春的时候最受不得打扰!如果有人在你化成枯骨的时候碰你一下,那你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听见这话,秦笛才真的害怕了,一瞬间身上流出了冷汗。

  这事儿还真不敢回想,一想起来就觉得恐怖。

  那可是十个月的时间,不是两三天,谁能保证没有人过来找他?如果推门一看,发现是一堆白骨,那后果就无法预料了!

  秦笛心想:“下次再修炼类似的功夫我就不能待在竹楼里了!那么多洞天世界,却不知道运用,我是不是太傻了?”

  兰星裳又训了他几句,秦笛也不敢说话。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