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32 章 归家

第132 章 归家

  秦笛驾驭着瀚海舟,飞到距离越国都城不足千里的地方,然后从空中下来,平平的落在通天河的水面上,化作一只普通的渔舟,向着南岸飘去。

  这时候,他干脆取出了钓竿,挂上一颗灵石能买三罐的一阶灵蚓,悠悠闲闲的在水上垂钓。

  瀚海舟无风自动,就像一片树叶,随波逐流,缓缓南移。

  秦笛静静的坐着,想着回家以后可能会见到何种情形。

  他穿越的时候融合了小秦笛的灵魂,所以对秦家毫无排斥,只希望家人都能安然无恙。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瞬过去了九年,秦家是越国大族,子孙繁多,肯定有不少新生的幼儿,碰到我不认识,那也是正常的事。当然也可能有老人过世,只希望父母和老爷子都健在就好。”

  “岭外音书绝,经冬复立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说的就是我这种心情吗?”

  这一刻,秦笛的脑海里也想起了前世的亲人,心里很是难过,一时之间也有些迷惘。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就算是修仙千年,也抹不掉心里的柔软之处。

  小秦笛还是纯真少年,对家人的感情是真挚的。

  老秦笛虽然是年过半百的学者,然而每天做学问,就像沉迷于修仙中,所以心思也很单纯,对家人的情感同样的温馨浓厚。

  他知道既然走上了修仙这条路,随着时间的延伸,早晚都是生死有别、天各一方,然而只要能抓住在世的日子,能做到无憾就好。

  秦笛已经穿越十年了,也不知道前世的亲人现在什么样。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既然前世回不去,他只能将剩下的情感投入到越国的秦家,希望能对秦家做点儿补偿,而又不改变大局。秦家是书香世家,已经传世近万年,他也不能打破那分宁静。因为修仙看似很好,其实很凶险,与其打打杀杀,今天活明天死,还不如平平静静的渡过一生。

  当然,如果灵根很好,修仙有前途,那又另当别论。

  瀚海舟悄悄靠了岸,秦笛看左右没人,就将灵舟收了起来,迈步向秦府走去。

  来到近前,就见秦府依然如顾,红砖绿瓦,殿宇巍峨,他也就放了心。

  秦府很大,占地数千亩,房屋近万间。分为左中右三重院落。

  老爷子住的“拟圣堂”位于正中,前后七进的院落,朱红的大门,门口两个丈许高的石狮子。

  这些都跟他走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是看门的老苍头秦林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回家养老去了。

  秦笛对着守门的大汉,脑子里轻轻发动了一丝“失神引”,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此时还是早春二月,天气还有些冷,料想老爷子不会去后院钓鱼,于是秦笛直接穿堂过院,过了三道门,才找人问了问,知道爷爷正在书房里。

  来到书房门口,他在外面轻轻敲了敲门。

  屋里传出苍劲有力的声音:“进来吧。门开着。”

  秦笛推门而入,却见老爷子秦高岚坐在太师椅上,一手提笔高悬,正在画一幅字画。

  虽然已经年近九旬,老人家依然耳不聋,眼不花,腰板挺直,头发花白,只是人变得很瘦,皮肤的光泽已经没有了。

  秦笛走过去静静的看了片刻,直到老人画完了一幅花鸟图,又在上面盖上了印章,这才轻轻唤了句:“爷爷,我回来了。”

  老爷子上下打量着他,目光中透出欣慰:“原来是小十九!几年不见,长这么高了!而且还更加英俊了!瞧你这身板,肩宽背厚,虎背熊腰,又高又壮,说是我们秦家人,恐怕都没人相信!所幸还有几分儒雅之气,我还能认出来。”

  秦笛笑了笑:“孙儿每天修炼,又有大量的灵鱼妖兽,天天胡吃海塞,自然长得结实。”

  老爷子微微一笑:“好啊!能回来就好!你是修炼有成,已经筑基了?还是修炼不成,被人家撵回来了?没事没事,无论哪种,秦家都可以接受,只要人活着就好。”

  秦笛笑道:“孙儿哪样都不是,既没有筑基,也没被逐出宗门。我只是担心家里,所以修炼途中回来看看,住一段日子再走。”

  “喔?你拜入哪家宗门?是正派还是邪派?”

  “孙儿拜入了金丹宗,乃是名门正宗,本地排名第一的宗门。”

  “那你修炼出什么仙法来了?能不能露一手,给爷爷瞧瞧。”

  秦笛看看四周,禁不住苦笑:“您这里空间太小,又都是珍贵字画,孙儿施展不开。”

  “那你都会什么?也不用施展了,用嘴说说就好。”

  秦笛将入门经历和修炼的情况大体说了说,然后拿出一瓶寿丹:“爷爷,这是我从五玄秘境中得到的寿丹,据说吃一颗能增寿百年,您先来一颗尝尝。”

  听见这话,老爷子不禁睁大了眼睛,遽然站了起来:“这是什么仙丹?真能增寿百年?”

  “您尝尝,反正没有毒。”

  他心里想的是:“就算有毒也不怕,我会枯木逢春的心法,有毒也能救回来。”

  秦笛打开了玉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龙眼大绿如碧玉的丹丸。

  老爷子双手轻轻颤抖,接过丹丸看了看,抬手放入嘴里,咕噜咽了下去。

  时候不大,他觉得肚子里有些不适,忽然“哎呦”一声:“你且稍待,我去去就来。”

  秦笛等了半炷香的功夫,才见老爷子脚步轻盈的走回来,一面走一面揪手臂上的老皮,再一看,面上的老皮已经被他揭下来了,露出的是一张年约四旬的面孔。

  老爷子秦高岚回到书房,冲着一面镜子看来看去,面上显出惊喜的神色:“嗯,这还是五十年前的老样子!五十年前,我刚做户部侍郎,有人给我画了一幅画像,不信我给你找出来看看。”说着翻箱倒柜去找画像。

  很快的,他找出一个画轴,打开来挂在墙上,朗声笑道:“你看看,是不是一模一样?”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