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35章 仙凡两途

第135章 仙凡两途

  一个月后,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写了首挖苦蛤蟆的诗,交给歌姬吟唱。

  秦笛听了依旧不在意,继续不紧不慢的吸收木灵气。

  歌姬开始时还不敢唱,待到低声唱了几句,见秦笛没有反应,这才胆子大起来,连续不断的唱下去。

  等到晚上,篝火又被点燃的时候,秦笛又出手了,拿出一截五十斤重的一阶金枪灵鱼放在烤架上烤。

  烤了一会儿,香气四溢,比以前烤牛肉还要强烈。

  有人实在受不了了,厚着脸皮走过来,问道:“禾竹先生,您这是什么鱼,怎么这么香?”

  秦笛微微一笑:“这是我们家乡的特产,也是我不远万里带过来的,你要不要尝尝?”

  “要,要,当然想要啊!”

  听见这话,有更多的人围了过来,个个面带笑容,就像交往多年的知己一样。

  秦笛烤了一会儿,自己先割下一大盘,然后对众人道:“这种鱼不能多吃,诸位最多吃一两就够了,剩下的给伺候的仆从歌姬,每个人都分一点,尝尝味道。”

  众人却是不信,也不好反驳他的说辞,于是每人盛了一盘,口里笑道:“好说,我拿下去分给他们。”

  秦笛只说一句,也不多劝,吃完之后就躲到洞天世界里学习炼器去了。

  谁知道第二天,刚从帐篷里出来,却被一群仆人围住了,个个指着他骂:“妖人!你把我家主人毒死了,快还我主人的命来!”

  “这是个妖怪,刚刚我掀开帐篷看了,根本就没在里面!他从哪儿冒出来的?”

  “妖怪,你还不跑?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还敢施法害人?”

  秦笛呵呵一笑:“都是谁死了?还不抬过来,给我看看?”

  众人却不敢动,有几人手持兵刃,想下手,可是又有各种的担心。

  因为秦笛看上去面白如玉,分明是潇洒书生的样子,哪里会是什么妖人?

  秦笛推开众人,走到一个发出声音的帐篷边,探头一瞧,发现里面躺着一人,满脸通红,热汗淋漓,浑身发着高烧,嘴里还不停的叫着:“唔,好吃,再给我来一块儿!”

  秦笛摇摇头,心里不耻,却伸手摸了一把,运起枯木逢春的心法,将那人身上多余的灵气抽掉了九成。

  那人身子一抖,立马就醒了:“咦?咋回事?我正做梦吃鱼呢?怎么就醒了?”

  下面的仆人纷纷讲述他昏倒的情形,又说是秦笛救了他。

  秦笛冷哼一声:“早就跟你们说了,每个人最多只能吃一两,你吃了多少?”

  那人面红耳赤:“我,我才吃半斤……”

  秦笛瞄他一眼:“你要是吃死了,能怪我吗?”

  “怪……怪……”那人说不出话来。

  秦笛又在周围的帐篷里每个摸了一把,将昏倒的人都救醒,然后对众人拱拱手,道:“诸位,道不同不相为谋,禾某要一个人上路了!”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之中有羞赧,有愤恨,还有不安。

  秦笛摇头不已,转身就走,口中长歌曰:“蝇营狗苟贪忘欲,人猿如何再作揖?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听见这话,更多人羞赧的低下头,但也有人气愤不已,从地上捡起石头丢了过去。

  结果谁知道石头刚刚飞起,就往自己的脚面上落了下去。

  “哎呦,哎呦,怎么砸了自己的脚?痛死我了!”

  走远之后,秦笛对刚才的事也没有太多的感慨,回想起来,自身之所以不讨喜,也是因为离群索居,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没有沉下身段与其交流,就像屈原老先生那样,举世皆浊唯我独清,众人皆醉唯我独醒,所以就没有世俗的朋友了。

  “没有就没有吧。反正我秦笛已经是修真人,该当一步步斩断尘缘,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那才是仙人的生活。”

  秦笛悠然往前走去,专找绿树如荫丛林茂盛的地方,脚下似慢实快,一路穿山越岭,吸收木灵气的同时,还能欣赏美丽的河山,比躲在洞府内修炼舒服多了。

  他先向东走了一万里,然后又转向往南行去。

  越往南走,因为远离通天河,灵气变得越稀薄。但是草木放出的先天木灵气其中坚韧的成分更加显著。

  秦笛很喜欢,因为他拥有好几个洞天世界,里面有很多的千年灵草,不缺先天木灵气中阴柔的部分。唯一欠缺的就是野性的阳刚。

  因此,他一路往南走。一口气走了两万里,眼见前面绿树越来越少,原野越来越荒凉,他知道自己已经接近南荒了。

  所谓的南荒是指越国南部一大片荒山野岭,因为缺乏灵气,所以没有高大的树木,没有大型的野兽,更没有人类居住,只有荆棘野草生存在那儿。

  秦笛并不想去真正的南荒,所以停住了脚步,拐头往西,贴着南荒的边缘往西走。

  一连走了十天,行程一万八千里,这一天他翻过好几座崇山峻岭,从山巅低头一看,忽然发现下面有一个宽敞的山谷,谷中青山绿水,就像绿色的宝石一样,格外的美丽,那醉人的绿啊,让人一见就不忍离去!

  秦笛从山巅飘然而下,到了半山腰,忽然听见小桃核发出声音:“这里有充裕的灵气!我闻到大型木脉和土脉的味道了!”

  秦笛闻言收住了下降的身形,开始寻找山路缓缓往下走。

  他不知道山谷中会有什么,也不知道有没有隐居的高人。

  他心里觉得奇怪,在这接近南荒的周边地带,怎么会有大型的灵脉呢?难道就像师祖施八宝所说的,每隔五百年就会有地龙翻身,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灵脉?

  渐渐走到谷底,他没有看见巍峨宏伟的宫殿,只看到一个不大的山寨,几十座简陋的茅草房,还看到一堆人,站在山寨前方的大湖边,男的光着上身,露出彩色的纹身,女子穿着粗布麻衣,在一个看似巫师的带领下,正在跪拜天地。前方的湖水里却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头扎双丫髻,穿着漂亮的鹿皮裙,被绑在一块宽大的木头上,嘴巴被堵住了,俊俏的小脸憋得通红。

  人群的后面,还有一个妇人在两个壮汉的挟持下不停的挣扎,同样的被塞住了嘴,想要哭喊也喊不出来。

  秦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先是站在远处静静的瞧着。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