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44章 殿中质询

第144章 殿中质询

  左边站着的众人都惊讶的如遭雷劈!也有人如丧考妣。

  “这是真的吗?秦云笛怎么会是内门长老?”

  “内门长老不是只有金丹真人才能做吗?他连筑基都没有,到现在还是炼气期弟子呢?怎么能是内门长老?”

  “是啊,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胡云刀苍白的面色更是没有一滴的血色,大声尖叫起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记得他还是外门弟子呢!怎么可能忽然之间成了内门长老!这是谁做出的决定?这简直太荒唐了!”

  郭真人瞪他一眼:“这是太上长老许真君的决定,怎么着,你有不同意见?”

  胡云刀被吓了一跳,虚弱的身子支撑不住了,差一点儿摔倒在地上。

  “我,我……弟子……弟子胡说八道,怎敢质疑太上长老……”

  万云柏的身子已经没办法挺得那么直了,瞪大眼睛瞧着坐在金色椅子里的秦笛,心里差不多成了一团乱麻。

  “这是怎么回事?姓秦的怎么成了内门长老,跟太叔祖平起平坐了?这怎么可能呢?我先前得罪了他,如果这次拿不下他来,后面可能有些麻烦!”

  不过万云柏转念一想:“胡云刀亲口交代的事,肯定能将秦笛置于死地,就算不杀了他,也会将他废除功力赶出宗门!”于是,他的胸膛又挺直了几分。

  这边的苗云娟等人都几乎兴奋的跳起来。

  “这个秦笛,该死的家伙,就知道瞒着我们!连这种好事都不说!哼哼,回头收拾他,看我不扭他耳朵!”苗云娟恨恨的咬牙。

  “哈哈哈,秦哥就是厉害!一年不见成长老了!他这大腿越来越粗,我都抱不过来了!”蒋云木裂开大嘴笑个不停。

  “秦哥哥,真令人惊讶!”吴眉儿的眼睛里冒出火花。

  另外几位筑基修士则都是表情各异。

  兰星裳又惊又喜:“阿笛这孩子,果然是天才,才进宗门几年啊,就成内门长老了,比我这做师傅的都强!”

  武星贵暗暗叹气:“唉,早知如此,我得罪他干嘛?真是吃饱了撑的!不但没拿下他来,反而摔了个大跟头!真倒霉!”

  郑星平兴奋的不住点头:“小秦不错,令牌拿出来有用了!哈哈,看谁还敢刁难他!”

  万真人虽然坐下去了,但还是冷哼一声,道:“就算是内门长老,也不能陷害本门弟子,否则我们金丹宗成什么了?那还是名门正宗吗?秦云笛,你说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陷害胡云刀?让他三魂七魄都散失了,躺在床上好几年,耽误了大好的资质!你该当什么罪,你自己说!”

  秦笛看看苗云娟等人,道:“我说的不客观。还是让下面的弟子说吧。”

  吴眉儿忽然往前走了两步,用清脆甜美的声音道:“掌门人,各位师叔祖,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胡云刀以飞箭一样的速度冲过来,差点儿撞毁我们的竹筏,等我们错过去了,他又一掌拍过来,眼看就要拆散竹筏……那可是大海里,下面有高阶的灵鱼,多危险啊,掉下去就没命了!我当时都吓死了!秦哥哥根本没有动手,既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谁知道他忽然就晕倒了!秦哥哥还将蒋云木哥哥的竹桨拦住,要不然蒋哥哥肯定打死他了……”

  蒋云木和苗云娟也都站出来,不停的描述当时的情景。

  万真人越听越皱眉,转过头来望着胡云刀。

  “怎么跟你说的不一样?你出来,跟他们当面对质!”

  胡云刀已经站不住了,不知不觉摊在了地上,努力张大嘴巴,却发不出太大的声音,想要辩解,可是却找不到好的言辞,只能拼死发出低叫:“他们是一伙的!是他们害的我!要不然我怎么瘫倒在床上,好几年都没有知觉?”

  他以为成了万真人的弟子,收拾一个小小的秦云笛还不是小事一桩,再加上万云柏从里面怂恿,所以才敢讲出这件事,否则他也就闷在心里了。没想到万真人派出去的武星贵没能拿住对方,反而将这件事闹大了,来到掌门大殿,忽然秦云笛成了内门长老,然后就变成一本道,没法子翻转了。

  兰星裳忽然道:“你说秦云笛害你,当时他还是炼气七层,怎么能发出神识攻击?”

  胡云刀喘着粗气:“我不知道,就是他害的我!我当时头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兰星裳转头望向旁边的几位筑基修士:“请问诸位师兄师弟,你们什么时候有了神识?又是何时能展开神识攻击的?”

  郑星平嘿嘿笑道:“即便是现在,我也发不出神识攻击!有神识是一回事,能发出攻击,夺去对方的三魂七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哪里有那么容易!”

  另外两位筑基修士也纷纷摇头:“兰师姐,你说的没错!炼气期弟子怎么可能发出神识攻击?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正在争执的时候,武星贵忽然道:“万师叔,秦笛亲口对我说,既然能在炼气七层的时候拿下胡云刀,就能在炼气圆满制住筑基修士,他让我不要出手,我没听才被他刺了一枪,差点儿刺穿心脏!”

  说着,他将胸口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一个尚未合拢的伤口。

  他身后的两位弟子也纷纷作证:“不错,我们都听见了!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众人纷纷侧目,变得更加惊讶了。

  只有金丹李真人站起来大声道:“别说是筑基修士,就算是金丹又怎样!就在一年之前,我亲眼看着,秦云笛杀了两位金丹,你们知道吗?”

  “啊?这怎么可能?”

  殿中人闻言无不大惊!

  一直趾高气昂的万云柏再也挺不住了,身子变得伛偻下来,面色也跟着变白了,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坏了,我怎么得罪了一尊煞神?这可如何是好?”

  武星贵的心里也在砰砰的跳,心道:“他连金丹都杀了,杀我这筑基还不是砍瓜切菜一样?”

  胡云刀已经面如死灰,呆呆的望着大殿的横梁,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