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60章 秋寒松

第160章 秋寒松

  方云剑嘿嘿笑道:“这都是秦师弟的功劳!要是羡慕,你去羡慕他好了,我敢保证,他开辟的紫府空间肯定比我的还要大!”

  这句话一出口,众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秦笛身上。

  郑星平眼中的神光更加盛了,笑吟吟的道:“小秦,说说看,你开辟多大的紫府空间?”

  秦笛笑而不语:“哈哈,吃螃蟹了!天星蟹熟了,需要趁热吃!快快快!”

  郑星平禁不住摇头:“这家伙!开辟的紫府空间肯定很大,决计不在千丈以下!”

  秦笛给每人盛了一盘子天星蟹:“来来!尝尝看,味道很鲜美!”

  众人见他不肯说,也就不再追问。

  秦笛走到大师姐艾云笙跟前,问道:“师姐,你进阶筑基还顺利吧?”

  艾云笙点点头:“有你传授的法诀,我将一株七阶灵桑树纳入丹田里,最后也开辟出三百多丈的紫府空间。我原本很满意,没想到今天到这儿来,见到了方师弟和你,我忽然又有些后悔,说不定当时听你的,过来选一株八阶的灵树,还能开辟出更大的紫府空间呢!”

  秦笛笑着安慰她:“师姐,紫府空间越大,将来进阶的越慢。说不定你都筑基九层了,我和方师兄还是筑基两三层!万一运气不好,到老都进不了筑基大圆满,那可就没法结丹了,结不出金丹,寿命只有四五百岁,最后我俩干瞪眼,到那时又要羡慕师姐你了!”

  艾云笙笑道:“胡说,凭着你俩的资质,怎么会到不了筑基大圆满。方师弟我不清楚,最起码秦师弟你,修炼的速度肯定比我快得多。”

  秦笛将一盘天星蟹递给二师姐孙云晴,问道:“师姐,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啥时候能筑基?”

  孙云晴外表看着很年轻,性格也比较开朗,闻言轻笑道:“师弟,你既然这么厉害,可不能不管师姐我呀!我现在什么都缺!缺灵树,也缺筑基丹,连一块儿好的灵植园都没有。为了进阶炼气大圆满,我可是吃了好多的苦头!你看看,我这小腿都走细了,去了数不清的外岛,才收集到足够的先天木灵气。”

  秦笛禁不住肃然起敬:“师姐真厉害,能走完很多外岛,还能完完整整的回来,这可就不简单了!师弟我一直窝在家里,就是因为听说外岛很凶险,所以不敢出去,生怕去了回不来。”

  孙云晴笑道:“待在家里多舒服,去外面苦啊!我要是有别的办法,也不会拼死往外跑。”

  秦笛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道:“师姐,这是我炼制的筑基丹,原本炼制了两颗,我自己服用了一颗就筑基了。剩下一颗送给你。”

  孙云晴十分欢喜的接过去,打开来瞧了一眼,连忙又盖上了瓶盖:“哇,这上面有四道丹纹!一看就是举世罕见的好丹!师弟你真厉害,竟然能炼制出这样的丹药,应该算是炼丹宗师了吧?”

  秦笛轻哼一声:“我去仙火谷测试,连炼丹学徒都没有通过!”

  听见这话,几个人都围过来,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口里吃吃笑个不停。

  “咦?还有这种事?秦师弟一向顺风顺水,怎么还会吃瘪?”

  “小秦,你是招惹到谁了?怎么会不给你通过?”

  秦笛望着郑星平,道:“我去测试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同一届的外门弟子万云柏,他已经是初级丹士了,不知为何看我不顺眼,就把我羞辱一番,然后撵出来了!”

  旁边有人插嘴:“万云柏是谁?”

  郑星平面现怒色:“万云柏是万真人的后辈子侄,原来还以为他能从外门弟子做起,是一个争气的孩子,没想到心胸这么狭窄,回去我要好好教训他!”

  秦笛又道:“我们金丹宗有些弟子桀骜不驯,看着就让人生气,比如说我镇守天星岛,张星狂师叔带着一帮弟子过来……”

  随即他将后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惹得众人都跟着生气。

  “这都是什么人啊?我们是名门正宗,招收的弟子怎么能这样?”

  “我看这事要怪他师傅!”

  郑星平皱眉道:“嗯,这我得跟掌门说说,张师弟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不但自身的修养没有提高,手下的弟子也没有几个好货!看来需要好好整顿,不撵出一批害群之马,就没法纠正宗门风气。”

  过了一会儿,秦笛又问孙云晴:“二师姐,你喜欢什么灵树,我帮你挑一棵拿回去,你可以用它来筑基。”

  孙云晴想了想道:“最好是松柏,我喜欢松柏的苍劲挺直。”

  “好,你等着。”

  秦笛转身离开了,绕过竹楼,一闪身进入了洞天世界,时候不大又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株小树苗,递给了孙云晴,道:“这是八阶的‘秋寒松’,已经历尽九千年寒暑,师姐用它来筑基,将来的功法会带着阳刚的特质!”

  孙云晴一听就跳过来,紧紧的抓住松树苗,大声叫道:“好!师弟,我要的就是这个!”旋即又有些担心的问:“八阶的灵树,等级好高呀,不知道我能不能拿得下?”

  秦笛笑道:“没问题,师姐,你有至宝级筑基丹,只有八阶或者九阶的灵树,才能勉强配得上那颗丹药。”

  “那好,我就用这株秋寒松了!”孙云晴小心翼翼的将松树苗收了起来。

  随后众人开始享用灵食,一直吃到天色傍晚,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晚上,秦笛闲着无聊,也不想修炼,就将身份令牌拿出来,不停的翻看上面的信息。

  他手里不但有筑基修士的令牌,同时还有内门长老的令牌。

  他从内门长老的令牌上能看到非常详实的资料,显示的数据跟以前了解的信息不一致。

  比如说筑基修士的数量,当初秦笛在炼气期弟子令牌上只找到四十五位筑基,可是内门长老的令牌上却显示有八十三位!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八十三位筑基修士中,其中筑基初期,也就是从筑基一层到三层,总共有二十五人;筑基中期,也就是四层到六层,总共有二十四人;筑基后期,也就是七到九层,总共有二十三人;再加上筑基圆满有十一人。

  其中张星狂乃是筑基五层,属于筑基中期。

  郑星平已经是筑基九层的巅峰,接近筑基圆满了。

  师傅兰星裳早已是筑基圆满,在所有筑基修士中排列第一位。

  看完了筑基,再看炼气期弟子,金丹宗总共拥有炼气大圆满弟子一百二十位,炼气巅峰弟子两百八十位,内门弟子六百多,这些数字都比他以前看到的数字多了一倍。

  看来金丹宗也是做了防备的,为诸宗之间的争斗留了后手。

  看完了人员构成,秦笛又去看宗门任务栏,还有炼气期和筑基期悬赏求购的列表。

  因为每个弟子修炼的法门不同,遇到的情况各异,需要的材料也是五花八门。

  在众多的求购栏和供货方里,秦笛看到了一个稍微熟悉的名字,那就是曾经开过赌盘的筑基修士钱星桦。

  钱星桦也是筑基中期,但从他在悬赏栏的活跃程度来看,就像一个做生意的掮客,从灵草到灵材再到丹药、阵盘,几乎涉及到各个方面。

  秦笛心想:“我如果要卖东西,可以私下里找这个人,免得自己出面。”

  不过,他现在什么都不缺,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他手里都是珍稀材料,真要往外卖,也没有几个人能买的起。直接献给宗门?也没什么意思。如果落在张星狂那些弟子手里,岂不是太恶心了!

  所以想了好一阵,他还是啥也没做。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筑基修士,虽然也算是内门长老,但那毕竟是虚的。我来金丹宗是为了修仙,不是来做菩萨善人。我不是掌门,没有撑起金丹宗的责任和义务。我只要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帮一帮认识的熟人就行了。至于那么多修真人,我就算有心也管不过来。”

  想通了这一点,他干脆钻进洞天世界,跟施八宝继续学习炼器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851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