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198章 火龙城

第198章 火龙城

  正在秦笛望着城墙沉思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呼喊:

  “师傅,师傅,我在这儿呢!”

  秦笛转头一瞧,远远的看见了沈云怡。

  两年未见,沈云怡外貌没什么变化,依旧是神采四溢,英姿飒爽,大气中不失柔和,阳光里透着靓丽,只不过头剪短了一些,身上穿着当地人常穿的无袖麻衫短裙,身材挺拔,更显洒脱。

  她快步跑过来,笑吟吟的问道:“师傅,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秦笛笑了笑:“我跟你一样,也需要大量的火元浆。”

  “哈,师傅您能来,真是太好了!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师傅您先跟我进城。”

  秦笛在城门**了五块灵石,走进城中,沿着大街七拐八弯,来到一个很小的院落。

  刚一进院,迎面碰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修,身子就像圆木桶一样,年约三旬,头蓬松,好像刚刚睡醒。

  沈云怡抢先打招呼:“胡姐,你这是要出门?”

  那女修尚未开口,忽然脸色大变,然后大声道:“咦,小沈,我们当初合租说好了,不能带男人进院子!你咋带人进来呢?这不合规矩!”

  沈云怡略带歉意的道:“胡姐,这是我师傅。”

  女修叫道:“师傅也不行!是男人都不能进来!”

  沈云怡收敛了面上的笑容,冷声道:“我带师傅回来拿东西,一会儿就搬走!不在这儿住了!”

  “搬走?那你交的五十块中品灵石的租金不能退给你!”

  “不退拉到,我师傅一来,就不缺灵石了。”

  沈云怡一面说着,一面径直走进自己的屋子,招呼秦笛坐下,迅备好了茶具,放入灵茶:“师傅,您喝茶。”

  秦笛端起了杯子,问道:“小沈,这两年你是怎么过的?与人合租是因为缺灵石吗?”

  沈云怡笑道:“师傅,我跟人合租,是想省下灵石去买火兽。一百块中品灵石,就能买一只火狼,如果榨成汁,相当于一杯的火元浆呢。平日里,我跟人组队,去山里猎杀火兽,出去两三天,顶多能有三四只火狐、火兔的收益。所以不得不节省一些。”

  秦笛问道:“是不是火兽数量少?还是说不好猎杀?”

  沈云怡道:“山外面火兽不多,但是大山深处应有尽有,不但有地阶的火兔、火狐,还有六阶的火虎,七阶的火狮,八阶的火象,甚至还有九阶的火龙。可是高阶火兽很凶险,别说我这样的筑基修士,就算是金丹真人,也不敢深入大山,只能山外围搜索。如此一来,收益就显得很有限。而且回城的时候,猎取的火兽还要上交给烈焰门一半,留在自己手里的就更少了。”

  秦笛想了想,问道:“南海烈焰门驻扎在哪里?”

  沈云怡答道:“烈焰门的总部在火焰山东边的山脚下,金丹以上的修士都居住在那里。低阶修士则分成四个堂口,散布在各个大城。”

  “那你有没有尝试着接近火焰山?就近观看火山的情况?”

  沈云怡摇了摇头:“师傅,火焰山被仙阵封锁了,要想进去修炼,就要给烈焰门缴纳灵石,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火焰山周围被群山环绕着,如果不经过烈焰门的驻地,就要经过**阶火兽额领地,然后才能接近仙阵覆盖的范围。弟子功力太浅,无能为力啊。”

  秦笛沉吟片刻,又问道:“你刚才说,一百块中品灵石买到一只火狼,那么多少灵石能买到火象、火龙?你知不知道,这些火兽能不能大规模购买?为师需要的不是一点点,如果能买到,事情倒变得简单了。”

  沈云怡笑了:“师傅,火龙城有几家大型的商铺,能直接售卖火元浆。但是价格不菲,我听说一般的店铺里面,五块极品灵石才能换一丈见方的火元浆。本地也有一家天宝阁,那里卖的火元浆更贵,要八块极品灵石,才能换一丈见方。但是天宝阁也有自身的优势,他们不限量供应,要多少火元浆都有。”

  秦笛闻言欣喜的道:“只要能买到就行,价格高点儿没关系。走吧,收拾收拾,我们离开这儿。”

  一个时辰之后,秦笛坐在一个宽敞的院子里。他先摸出九阶阵盘,布置出一个杀阵,将院子笼罩进去。

  然后他待在院子里,开始大批量炼制筑基丹。

  本来以他炼丹宗师的能力,精心炼制一颗筑基丹需要十天,出来的乃是四道丹纹的至宝丹。此时他只求数量,不求质量,所以两天就能炼制出一炉,而且一炉能有十颗,多数是中品筑基丹,偶尔夹杂着一两颗上品。

  秦笛手里不缺灵草,他有七个洞天世界,外加丹王留下的洞府,千年以下的灵草很多,加起来不知道有多少株。筑基丹也算是修真世界最重要的基础丹药之一,那些合道真君为了培养弟子,都灵田里种植了筑基丹相关的灵草,如此一来就便宜秦笛了。

  他花了三十天的功夫,一口气炼制了一百五十颗,也就停手不炼了。

  随后,秦笛让沈云怡待在院子里修炼,自己换了副容貌出了门。

  火龙城的中心,有一片气势宏伟的宫殿,最当中乃是城主府,这里的城主都是烈焰门派出来的修士。

  距离城主府不足三里,有一条繁华的街道,名字唤作“朱雀大街”。

  能在这条大街上开店的,都是火龙城最有实力的店铺。

  秦笛走了一圈,先来到本地最大的“火龙拍卖行”,求见负责接待的主管。

  主管是一位身材瘦削的中年修士,留着八字胡,面色白净,两眼透着精光,看起来修为不弱。

  “客官,请问您有什么要拍卖的?”

  秦笛淡淡的道:“我有三十颗筑基丹。”

  中年修士听了,差点儿跳起来:“什么?客官,您是说三十颗?不是三颗筑基丹?”

  秦笛笑了笑:“当然是三十颗。三颗怎好意思拿出手来?”

  中年修士上下打量着他:“您的筑基丹带来了?”

  “带来了!”

  秦笛取出了三个玉瓶,打开盖子给对方看。

  中年修士瞪大眼睛仔细瞧,又凑近鼻子闻了闻,然后拿了个洁净的托盘,小心翼翼的将丹药倒在盘子里,一颗一颗的检查。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抬起头来,面上露出十分欣喜的表情,道:“客官,您这里一共有二十五颗中品,再加上五颗上品筑基丹。数量有点儿多,如果一次性拍卖,恐怕卖不出好的价格。”

  “喔?你有什么说法?”

  “客官,我这里有一个建议,这么多筑基丹,就不要上拍了,本店可以直接吃下来。我保证给您一个好价格。”

  秦笛望着对方,道:“不上拍也行,贵行有没有火元浆?”

  中年修士急忙道:“有,当然有了!火元浆是本地的硬通货,怎么会没有呢!一颗中品筑基丹,我给您三丈见方的火元浆,客官您看如何?”

  秦笛微微皱眉,心想:“我总共有一百五十颗筑基丹,如果按这个比例折算,只能换四百五十丈火元浆,倒是够沈云怡修炼了,但是距离我自己的需求还差的很远!”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摇头:“不行,这价格太便宜了!”

  中年修士态度诚恳的道:“客官,您可以去天宝阁问一问,他们那儿每年出售二十颗筑基丹,平均下来也就是这个价格。我给您这么高的价格,拍卖行基本上没有赚头,就为了让每场拍卖都有个压轴的灵丹而已。”

  秦笛沉吟道:“那几颗上品筑基丹怎么算?”

  “上品筑基丹一颗,我给您六方的火元浆。”

  “也还可以接受。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我想要更多的火元浆,你们拍卖行有货吗?不足的部分,我可以用别的灵材交换。”

  中年修士目光里带着神采,道:“有!客官您需要多少?”

  “至少要一千五百丈,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中年修士脸色微变,苦笑道:“对不起客官,本店只有八百丈的存货。”

  “那就换八百丈,除了三十枚筑基丹之外,我这里还有一些金系和土系的材料,能否找个宽敞的地方,我将灵材取出来,让你们鉴定一下。”

  “客官请跟我来。”

  随后,秦笛取出一批地阶、玄阶的灵材,很容易补足了差额,换到八百立方丈的火元浆。他将火元浆都收在山流水玉瓶中。

  在他随身携带的洞天世界里,有着堆积如山的灵材,其中金系、土系、水系都是他用不到的,如果全部拿出来交换,就算换空火龙城所有店铺都绰绰有余。

  但是他觉得灵材难再生,因而更加珍贵。

  比较而言,灵草是可以再生的,所以相对便宜一些。特别是没有添加不死草的筑基丹,对他来说就是多花点儿功夫而已。

  秦笛出了拍卖行的大门,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迅改变了容貌,然后又去了一家大型店铺,换了三百丈的火元浆。

  朱雀大街走了一半,几个店铺凑下来,还没有走到天宝阁门口,他就已经得到一千七百丈的火元浆了。

  最后他走进天宝阁,将剩下的筑基丹一股脑拿出来,同时附加了一些灵材,又换了五百丈火元浆。

  “总共两千两百立方丈,应该差不多够用了!原以为来南海一趟,最少要在这里待几十年,没想到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早知道如此,临来的时候,我也用不着郑重其事的告别了。”

  秦笛回到租来的院落,手里轻轻摇晃着山流水玉瓶,心里想着:“这就像马云说的,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我因为有着小桃树的帮助,不知不觉拥有这么多的财富,财侣法地第一条就已经解决了。”

  “而且我所处的地方也很好,虽然处于通天河的下游,灵气很薄弱,但是死海就在家门口,别人眼中的死地,反而成了我的福地。先前得到的那几个洞天,还真是帮我大忙了!”

  他将沈云怡叫过来,给了她一个储物戒指,里面分装了两百丈火元浆,然后道:“小沈,为师不能给你太多的火元浆,否则对你的修行不利。俗话说,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总要留下一些空间,让你自己去填补。不足的部分,你可以从南荒别院,或者赤火岛的火脉中自行萃取。”

  沈云怡欢喜的道:“师傅,您真是太好了!弟子来这儿两年,积累的火元浆还不到三丈呢!您才来一个月,就给了我两百丈,节省弟子很多的时间。多谢师傅!”

  秦笛笑了笑,道:“修真不仅是境界的提高,还要修炼杀伐技能,同时别忘了修真四艺。小沈,如果你自己挑一样,你喜欢炼丹、炼阵还是炼器?不管掌握了哪一种,你来这儿都可以轻松赚到火元浆,用不着找人组队杀火兽了。”

  沈云怡低头想了一会儿,道:“师傅,我想跟您学炼器。我第一次看您成为宗师,就是炼器宗师。”

  秦笛摸出数百枚玉简递了过去,道:“有空的时候先自己看一看,回去之后我再传你炼器之法。”

  “另外,为师传你的赤地千里,修炼的怎么样了?”

  沈云怡答道:“弟子已能施法五丈了。”

  秦笛道:“我再传你‘浮云斩’!连同赤地千里,都是你师祖郭真君传下来的,你如果学会了,能在关键的时候保命。”

  “弟子谢过师傅。”沈云怡欢喜的施礼。

  秦笛便将浮云斩的法诀连同自己修炼的经验一股脑的传了下去。

  沈云怡认真听着,牢牢的记在心里。

  “小沈,你拿着这些火元浆,先回南荒别院去,不要待在这儿了。”

  沈云怡诧异的问:“师傅,怎么回去这么早?您不要一起回去吗?”

  秦笛道:“为师还要在这里折腾一阵子,或许会弄出大动静,所以你先回去,留在这里说不定会受牵连。”

  沈云怡睁大了眼睛:“师傅,您想去火焰山?不是已经换到火元浆了?您还去那里做什么?”

  秦笛哈哈笑道:“既然来了,总要去见识一番。”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901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