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00章 宝塔隐身

第200章 宝塔隐身

  火焰山的周围都是崇山峻岭,西侧的群山尤其高大,一座接一座,连条进山的小路都难找到。

  虽然如此,还是有人三三两两,搭伴而行,沿着陡峭的山岩攀爬,越过一道道山岭,努力寻找落单的火兽。

  秦笛两手空空,独自一人进了山。

  虽说距离火焰山不足两千里,但是周围的温度并没有明显的提高,不知道是不是火焰山被仙阵封锁了的缘故。

  群山之上生长着大片的火松,看上去跟普通的松树差不多,只不过外表成赤红色,松针好像赤铜铸造的一般。

  火松的下方有一些紫红色的灌木,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有的灌木上结满了一颗颗看着像葡萄的果实,好像紫水晶一样耀眼,晶莹剔透,非常的诱人,秦笛摘了一颗放进嘴里,虽然没有甜味,却有一种火灵气的温暖辛辣,对于火修来说也算是小有补益。

  火鸡、火兔不时的从灌木丛中跳出来,然后又很快消失了。

  秦笛继续往前走,逐渐深入大山深处。

  渐渐的,低阶的火兽越来越多,开始出现中阶的火狼、火牛了。

  秦笛猎杀了一头火牛,拿出烤架来,烤了一块儿牛肉尝尝味道,吃到嘴里同样有一种遍体温热的感觉,而且丹田里的火元浆开始缓缓增加。他大体估算了一下,如果吃完一头火牛,大概能增加三升的火元浆,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如果是普通的修士,别看只是三升,搁不住每天猎杀,日久天长,也能积累足够的火元浆,达到晋升金丹的程度。

  秦笛却不是为了这个而来,他就想去看一看巨型火脉,增长几分见识。

  一连翻过五座大山,再往前行,就开始出现六阶的火虎,七阶的火狮了。

  一连杀了六七头火虎,三头火狮之后,他坐在一个光秃秃的山头上,停下来休息片刻。

  他知道,如果再往前,就可能遇到八阶的火象,甚至九阶的火龙。

  对他来说,七阶的火狮还能轻松对付;八阶的火象相当于金丹中期,难度就开始增加了;如果碰到九阶的火龙,能不能全身而退,还真不好说。

  他虽然也算是独立杀灭过元婴真君,但那是在死海里,有着无数的阴魂碎片相助,才最终好不容易拿下来。此地可是火焰山的周边,面对的又是九阶的火龙。一般来说,妖兽到了九阶,境界虽然相当于人类的金丹后期,但其威力已经不亚于元婴修士了。

  秦笛不想拼上性命厮杀,他只想偷偷进入火焰山,看看有没有可乘的机会。

  否则一场大战下来,就算是赢了,也可能惊动烈焰门的修士,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坐在山石上想了一阵子,传音于肚子里的几件灵宝:“兄弟们啊,你们都说说看,怎么才能静悄悄进山?哪位有遮蔽灵机的能力,将我的身子隐藏下来,别让火象、火龙察觉?”

  先是青霄剑冷清的声音:“我不行,我只管杀,不管埋,一剑削,不计后果!除了杀人,别的一窍不通。”

  然后是龙木枪尖锐的声音:“我也不行,我只能一枪穿心!”

  接着是炼丹炉怯怯的声音:“主人,我勉强可以,能将您的身子罩住,但是事后您身上会有一股药香的味道,三年都没法去掉。”

  秦笛笑道:“那我不成人丹了?别的兄弟们呢,都说说看,有没有法子?”

  太白寸芒说:“主人啊,我显然不行!别指望我了。我只能百里之外取人级,勉强隐藏我自己,没法遮蔽主人您呐!”

  赶山鞭声之前先传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道:“我也不行,我只能驱石赶山,别的啥也做不了。”

  山流水玉瓶出柔和的女声,道:“主人,我有遮蔽的功能,但是最好是在水脉的附近,如今是在火焰山,我若是出手,跟周围的环境差别太大,就像白天与黑夜,秃子头顶上的虱子,还不如不出手呢。”

  秦笛道:“说的不错。这儿是火山,水火不相容,你还是算了。”

  最后是镇神塔传声道:“主人,我可以护您周全!我现在是三阶灵宝,您将我顶在头上,就算是步虚真君,也难察觉您的存在。”

  秦笛大喜:“真的?你还有这种能力?不会剥夺我的智慧,将我变成傻子吧?”

  “嘿嘿,主人您变成傻子,那我就是天下最大的傻蛋!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界,还怎么升级?我还想恢复功力,重回仙界,展现我三阶仙器的风采呢!”

  “那就好,接下来,能不能悄无声息的走进去,就靠阿塔你了!”

  镇神塔忽然显出身来,从拳头大小变作直径两尺的小塔,凌空飞在秦笛头顶,然后缓缓落下,变成了一个塔型的帽子,不松不紧正好戴在头上,高高的尖顶,看起来像是冬天避寒的老头儿帽。

  秦笛纵身而起,向前方奔去。

  有了镇神塔的庇护,果然是方便多了,迎面碰到几头火狮,眼见接近一丈之内了,对方竟然毫无察觉,被秦笛手持龙木枪一枪毙命。

  秦笛收起火狮,继续前行,又翻过三座大山,终于看到几只八阶的火象。

  他试着靠近前去,偷偷的刺出一枪,这一枪刺到了火象的头上,然而火象却没有死,出一声剧烈的惨嚎,朝着他扑了过来,鼻子一甩便是一道火柱!

  秦笛躲避不及,被火焰烧到了身前,一瞬间身上的衣服就被烧光了!

  所幸山流水玉瓶忽然喷出一道灵泉,将他的身子护住。

  秦笛赤身露体又刺出两枪,才终于放倒了那头火象。

  他低头看着光光的身子,就剩下腰里一条储物腰带,忍不住苦笑:“看来八阶的火兽还真是不容易对付,单凭龙木枪还不行,可能要好几种灵宝同时出手,才能一下子将其杀死。”

  他从储物腰带里取出衣服穿上,心想:“我不能再猎杀火象了,动静太大,猎杀一两头不要紧,要是多了,说不定会引起烈焰门大人物的注意。”

  于是他收起了龙木枪,双手空空向前走。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914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