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05章 教学相长

第205章 教学相长

  秦笛回到金枪角,就开始了漫长的修炼生涯。

  此时正是春天,是修炼“发陈诀”的时候,他口中念诵着口诀“春三月,是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

  念诵完了,他开始潜心修炼,每天早晚各修炼一个时辰,积累五脏之气,准备开辟五大命宫。

  剩下的时间,他也做出了很好的安排。

  每个月三十天,他准备抽出十五天琢磨修真四艺,丹、器、阵每样五天,顺便教导弟子。

  剩下十五天,他还要修炼其余的功法,包括青龙诀、冒地诀、浮云斩、赤地千里等等。虽然说这些功夫都已经修炼到了较高地步,但是学无止境,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比如说一招赤地千里,功力浅的时候,只能施法一丈,已经算是不错了;功力深时,据说能达到千里之遥。

  秦笛估计,就算他修炼到元婴后期,甚至步虚期,也难达到赤地千里的程度。

  还有那招浮云斩,他现在一招展开,只能覆盖周围三十丈,如果修炼到极至,可以拨云见日,斩碎千里之内的阴霾。

  秦笛自知修真无止境,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所以必须努力修炼,不敢有一点放松。

  赤火岛,灵虚谷。

  这一天,封闭好几年的铁笛剑亭忽然开门了!

  很多人奔走相告:“炼器宗师回来了!”

  “真奇怪,宗师不是搭乘天宝阁的飞船去灵山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呢?”

  “天知道啊,宗师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他的来路。”

  “宗师还接受订单吗?我还想打制一把七阶灵剑呢。”

  “宗师说了,他这次出山,不接受订单,炼制什么全凭兴趣,而且每个月只在店里待五天。”

  “你注意了没有?店里的姑娘还是先前那位小沈,不过这才几年功夫,小沈已经是筑基二层了,真是进步神速啊!她肯定从宗师那里得到不少的好处!”

  “是啊,我都想去店里帮忙,可惜没那个机会。”

  这一次出山,秦笛已经不再铸剑,而是炼制其余的法器,先尝试炼制板斧,然后再炼制长枪,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拐子流星,每样都尝试一下。

  第一天,他只是炼制出一把七阶的板斧,交给沈云怡卖了出去。

  第二天,他炼制出八阶的板斧了,同样卖了出去。

  接下来两天,出来的还是八阶的板斧。

  等到第五天的时候,终于炼制出九阶的灵斧来了!

  他将九阶灵斧挂在墙上,作为展示的作品。

  与此同时,他还把先前铸造的一把九阶灵剑挂了上去,这些都是他身为炼器宗师的代表作。

  既然有两把九阶灵器放在屋里,就不能没有阵法保护,所以他又在屋里布置了一个八阶的小阵。这样子就可以放心出门了。

  又过几天,柳笛丹阁也开门了,在赤火岛上再度引起轰动。

  “喂,你知道吗?炼丹宗师也回来了!”

  “真的?这么说我需要的筑基丹有希望了?”

  “对,炼丹宗师说了,此次出山,只为金丹宗诸位炼气大圆满修士服务,他专门炼制筑基丹。每个月在店里待五天,炼出多少筑基丹,就往外卖多少。”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我得赶紧去门口排队!”

  “你现在去已经晚了,我刚才从那里经过,看见柳笛丹阁门口排了上百人的长队。”

  “那也要去排啊,有一点儿希望,就要全力争取。”

  这一次,在丹阁中负责招待的,已经不再是沈云怡和范瑶,而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名字叫兰云亭。

  兰云亭是兰星裳的第四代侄孙,也是刚刚进入金丹宗没几年的新弟子,拥有三品的火灵根。

  兰星裳自己是木灵根,没法亲自带这位家族后辈,就将他交给了秦笛。

  秦笛前世曾经在大学里教过书,带出不少的学生,所以他也不怕麻烦,答应师傅先考察一阵子,如果符合要求,就收兰云亭做第三个徒弟。

  秦笛这些年回去越国两次,每次都住了一两年,所以对越国的情况也算是有些了解。

  兰家乃是皇室,越国从国君到王公大臣,几乎有一半的人都姓兰。

  兰家能掌控越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其中最关键的原因是,兰家有不少年轻人,生来就有灵根,在周遭四大名门正宗中,每个宗门都有兰家弟子,而且不时冒出筑基修士,甚至还有像兰星裳这样出类拔萃的金丹真人。

  金丹真人能活八百岁,只要能出来一个,就能让兰家统治越国八百年。

  兰云亭出身王府,却没有骄横拔扈的习气,反而像师傅兰星裳一样,看起来十分文静,待人接物不温不火,所以秦笛也觉得比较满意。

  每一天,柳笛丹阁外面都排满了人,全都是为了来求购筑基丹。

  就连秦笛自己也没有想到,作为炼丹门派的金丹宗,对于筑基丹的需求,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缺口,如此想来,别的宗门更难得到筑基丹。

  秦笛炼制筑基丹的次数已经很多了,所以精简了步骤,炼制的速度很快,再加上有一阶灵宝丹炉的协助,一天就可以炼制一炉,一炉出来五颗筑基丹,最差的都是上品,还有一些极品丹药。

  五天之后,他炼制出二十五颗筑基丹,然后让兰云亭记下排队之人的名字,没拿到筑基丹的,一人发一个号码牌,请他们下月再来。

  拿到丹药的人开开心心的走了。没等到丹药的人有了号码牌,也算是有了指望。所以众人皆大欢喜。

  随后不久,大千仙阵阁也重新开张了。

  负责招待的依旧是小姑娘“王瑶”。

  不过这时候,已经有人认出她来了,知道她是金丹宗内门弟子范瑶。

  范瑶自己也不否认,从此大大方方恢复本名。

  秦笛自己则不想引起太大的轰动,所以每次在店里出现的时候,依旧要改变形貌。虽然很多人都在猜测,但是除了几位金丹真人和太上长老之外,知道这宗师真实身份的人很少。人们再怎么猜测,也猜不出他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竟然能身兼三大宗师。

  秦笛一面炼阵,一面传授范瑶阵法知识,教学相长,两个人都有提高。

  不过,因为金丹宗外部环境大大改善,所以来求购防御阵盘的人明显减少了。

  秦笛觉得这也算是好事,因而也没有炼制太多的防护阵,而是专心炼制一些稀缺的阵盘,比如说“预警大阵”,“高阶聚灵阵”等等。再有空闲,就静静的思考脑海里的七十二仙阵。

  因为神识不够,一时半会儿还无法炼制出仙阵来,但不妨碍他仔细琢磨,反复演算,相信总会有成功的那一天。

  日子一天天过去,金丹宗蒸蒸日上,秦笛的功力也在每天提升。

  不知不觉,又一年春天开始,到了三十年一次死海死气减半的时候。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950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