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16章 作茧自缚

第216章 作茧自缚

  三天之后,灵仙峪宗门大殿的附近多了八个洞天。

  掌门李真人叫来了所有的金丹真人和元婴真君,围着这八个洞天看来看去,心中的激动难以描述。

  有了这些洞天,赤火洲的资源一下子变得极为丰富,日久天长整体实力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

  因此,几个人商量之后,决定每隔三年招收一批弟子,每次不低于一千人!

  秦笛听了也没有表示反对,心道:“这是要放开了养啊!以前是精耕细作,以后要广种薄收了。不管怎样,经过优胜劣淘,优秀弟子会从里面走出来。”

  他心想:“我是不是该从秦家再拉几个年轻人过来?”

  然而转念一想:“人多了也麻烦,如果品行好,还可以加以培养,品行不好,或许又成了另外一个万云柏。再者说,老爷子也走上了仙途,这些东西都可以交给他老人家去考虑。”

  这时候,他才想起那十几颗桑葚子。

  桑葚子乃是仙品,内存的血气灵力太丰富了,没办法直接拿来给老爷子服用。

  回到金枪角,秦笛想了半天,决定按照丹王传下的法子,将一颗桑葚子榨成汁,又放了几种延年益寿的灵药,兑入十斤的白酒,做成桑葚酒,分装成三坛,然后拿一坛给老爷子,让他每天喝一小口。

  老爷子平日里也能喝一点儿小酒,所以拿到桑葚酒也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他才喝第一口,就觉得不一样了,浑身热血沸腾,就好像忽然变得年轻了,原来修炼时气血达不到的穴位,如今一下子贯通了好几个,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这酒乃是宝贝。

  几天之后,老爷子略显花白的头全部变黑了,如果看外表,至少又年轻了十岁。

  老爷子自己都有些担心,生怕喝完这些酒,会不会返老还童变成少年,要是比秦笛看着还年轻,是不是太古怪了?

  三叔秦广元也觉得诧异,过来问生了什么事。

  老爷子把酒拿了出来,道:“来喝一点。小十九说了,喝完这些,他那里还有几坛。”

  秦广元喝了一小盅,同样热血沸腾,修为都跟着增进了一截。

  人身上的气血会跟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衰弱,因此老年的修士很难进阶,如今两个人喝了桑葚酒,将气血弥补了回来,以后的修炼就会走向正规,跟年轻人没有太大的差别了。慢慢喝得多了,甚至能越年轻弟子,功力修为提高得很快。

  不久,灵墟谷大千仙阵阁的边上,又多了一家不起眼的制符店,名字也很俗气,叫做“阿紫仙符店”。

  不用说,店里的主人就是秦笛了。

  他通过醍醐灌顶得到了符法的传承,但是这种传承只能够保持三年,过三年不能转化为自己的东西,就可能自动消失。

  所以他需要趁着这段时间多多制符,掌握各种制符技巧。

  因为方九符传法用的是醍醐灌顶,跟仙人指路不一样,所以秦笛一上来制作的就是七阶灵符,已经用不着从一阶灵符开始制备了。

  高阶灵符跟低阶灵符一脉贯通。能制成高阶灵符,就不用担心制不成低阶灵符。因为在制作七阶灵符的时候,也会用到低阶的法门。这就像学习外语,一篇复杂的文章,也是由简单的单词组成,道理一个样。

  店里只有秦笛一个人,并没有请人作前台招待。

  每制作出一个灵符,他就将其放进前面的柜台里,然后写几句话,做一个简单的说明,而且标出价格,这样一来除非对方要购买,否则他也懒得招呼。

  秦笛也不是每天都待在店里,每个月待在店里的时间只有七天,剩下的时间有三天炼器,三天炼丹,三天炼阵,还有三天跟大衍七十三学习占卜之术。这样一来,每个月还剩下十天的时间,可以出去走一走,拜见两位老师,跟朋友聊聊天,参加宗门活动。

  一直以来,他都独立于外,很少参加宗门内部的事物,所以除了几个一同成长的年轻朋友之外,认识的人并不是很多。

  这些年来,随着他推出大量的筑基丹,金丹宗的筑基修士越来越多,眼看过两三百人了。这些人又各自招了新弟子,占据了一块又一块地盘,因而赤火岛都变得有些拥挤。

  赤火岛总共只有几千里地域,中间还有一座火山,还真是装不下太多的人。

  因此,也有人看上了金枪角周围的地带,特别是当新近的筑基查看宗门地图的时候,一眼就能看见金枪角周围那些灵田。别处的灵田都还是三四阶,一个人只能占据三五百亩,可是秦笛、苗云娟连同蒋云木三人,每个人都占据了八千亩到一万亩,这也太不公平了!

  开始时还只是一两个人说出来,渐渐的,抱怨的人越来越多。

  到最后,就连师傅兰星裳都不得不找上门来,问道:“阿笛,你看金丹宗筑基修士越来越多,赤火岛显得越来越小,很多人抱怨你占了最好的灵田,而且竟然有上万亩,你说怎么办?”

  秦笛皱眉,心道:“我这算不算作茧自缚啊?本来只有八十个筑基,其余的筑基都是我生生造就的,现在又倒过头来找我的麻烦!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因此他口里却道:“师傅,我这块灵田是跟宗门租的,当时才只是一阶灵田,如今升到了九阶,都是我亲手改造出来的,就算地下的灵脉都是我辛苦寻找聚灵珠,好不容易弄出不来的,要是让我拱手让出,那可不行。”

  兰星裳道:“要不,我就把你做出的贡献公布出去?如果别人都知道,也就不会抱怨了。”

  秦笛沉吟道:“我也不想做显眼的大人物,惹得满城风雨,走到哪里都有人围观,也不是什么好事。既然有人抱怨我这边,自然也会有人去找蒋云木、苗云娟二人,对不对?”

  兰星裳点点头:“不错,这两人都已经答应了。愿意将名下的灵田让出来,由宗门做出补偿。从今以后,两人就长住天星岛。而且,宗门正在考虑,将天星岛归入你们名下,任何人不得插手。”

  秦笛皱眉道:“师傅,金枪角这万亩灵田我是不会让出来的。但我可以划出一半的区域,允许别的木灵根弟子进来修炼。我会布置阵法,将两个区域标出来,如果这些人乱闯,受到阵法伤害,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另外,天星岛的归属也要确定下来,我准备再牵引几条灵脉,将它改造成洞天福地。”

  兰星裳带着歉意道:“这么大的宗门,很不容易管理,李真人忙忙碌碌,已经耽误了自己的修行。他怕你误会,自己不敢说,所以才请我过来,跟你商量这件事。你放心,我会让宗门签署天星岛的协议。”

  秦笛并不需要万亩灵田,他需要在金枪角留一条根,保留一片家园,至于这片家园是大是小,并不是很重要。

  在这片家园中,不但有他栽种的各种灵树,有通往天星岛的传送阵,而且边上还有丹王留下的洞府,更何况还有他进入金丹宗修炼几十年的回忆在里面。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6982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