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20章 翱翔北海

第220章 翱翔北海

  秦笛吹了声口哨,五色神雀就飞了过来,化作四寸长的小鸟,嘴里出清脆的鸟语:“啾啾,你怎么才来呀?”

  秦笛笑着问道:“凤儿,我看你身形又长了,是不是已经晋升九阶了?”

  “唧唧,对的,不错。”

  “你倒是很快嘛,这才几年?就忽然进阶了。”

  “我先前就是八阶圆满,距离九阶只差一步而已。”

  “那你啥时候能化为人形?我听说九阶就能化形?是不是这样?”

  “啾啾,不行的,九阶化形只是少数,就算成功也难维持。啥时候化形跟血脉有关系,一般的鸟兽都要等到十阶,渡过类似于人类的元婴劫,才可以化形。但是有些神兽需要成长到十三四阶,甚至十七八阶,才能化形成功。化形越晚越有晋升的潜力。”

  “喔,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我倒希望凤儿你晚些化形了。”

  “唧唧,我已经在这片大6待了好几年!我要出去透口气!你把我困在这儿太久了。”

  秦笛觉得有些惭愧,因为要修炼的东西太多,所以整天忙忙碌碌,以至于忘记了一些东西。口中问道:“那好,你想去哪儿?”

  “哪儿都行,只要能在天空自由的飞翔,我就很开心了。”

  “我带你出去,先问一句,你怕不怕冷?如果不怕,咱们去北海之北,冰天雪地的地方看看如何?听说那儿有一条巨型的火脉。”

  “我没问题!我虽然修炼了五行法诀,但是根基还是火修。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我是凤凰的一支,所以要归为南方火系,我需要巨型火脉。南海烈焰门太吝啬了,将一条巨型火脉封闭起来,我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秦笛带着五色神雀从水底出来,也没有取出通天舟,就那么一人一鸟往北飞去。

  四寸长的小鸟飞得不快,秦笛御风行空正好能够跟上。

  飞过千里之后,五色神雀渐感不耐,陡然放大了身形,将身子展开到八丈,口里叫道:“啾啾,你过来坐我背上,咱们飞快一点儿!”

  “好呀!那可要辛苦凤儿你了。”说着落在了五彩神雀的背上。

  五色神雀迎风而飞,展翅翱翔。

  “嘻嘻,你这么轻的身子,还不如一块石头重。我以前在南海鸟岛,亲眼看见精卫鸟,每天嘴里衔着石头去填海,每一块石头都有上千斤。”

  秦笛吃了一惊:“还真有精卫鸟?它填海做什么?”

  “精卫鸟说她前世名叫‘女娃’,原本跟金乌太子定了亲,后来金乌太子被人一箭射死,掉进海里,连尸都找不到。女娃很悲伤,就去海边祭奠,也不幸淹死了。所以她恨那海,重生化为精卫鸟后,就每天衔石填海了。”

  秦笛听得无言,心道:“怎么又牵涉到金乌太子?却不知道拿箭射他的是谁?难道是传说中的后羿大神不成,如果真是后羿,这世界就有点儿古怪,跟我前世听来的传说搅合在一起了。难道说羲和死了儿子,就不去找后羿寻仇?”

  想到这里,他问了一句:“凤儿,你知道是谁射死的金乌太子?金乌太子跟你一样都是鸟族,你们族里有什么说法没有?”

  五色神雀一面飞一面道:“当年金乌太子修的火系功法,已经到了十三阶,相当于人类的步虚初期,但是他的脾气太暴躁,只要有人不小心招惹到他,他二话不说,就给人家来个赤地千里,结果惹恼了一位天界下来的神仙,一箭将他射死了。”

  “那神仙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或许金乌太子的母亲羲和知道,但她从来不说是谁。”

  秦笛心道:“幸亏不说出来,否则要是说出后羿这两个字,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凤儿,你有没有去过东大6?我听说死海的东边有一片大6,居住着鸟族、兽族,也有少量的人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啾啾,当然是真的呀。从南海鸟之大6一直往东飞,不过十余万里,就跟东大6接壤了。因而很多鸟儿都去过那儿。我当年跟着一只孔雀飞过去看了看,结果现那里的兽族繁衍太多了,将我们鸟族的范围压迫得很小,鸟族自从帝俊离开之后,就变得越来越衰弱。即便如此,鸟族还占据着几千万里的土地。我在那儿没有亲人,也没有靠山,住得不习惯,所以就回来了。”

  “多谢凤儿解释,我从你这里,得到不少的信息,以后或许用得着。”

  一人一鸟一面飞一面闲聊,不知不觉飞过千山万水,眼看就要接近北海了。

  正飞着,忽然有一只飞箭,带着尖锐的啸音,从地面冲上来!

  那箭飞奇快,眨眼就到了跟前,眼看接近五色神雀的下方了!

  秦笛被吓了一跳:“该死的,这是谁啊?难道把我当金乌太子了?”

  五色神雀嘴里出一声尖利的鸣叫,忽然身子横移丈许,将那只箭避让开来,然后探出一抓,倏地抓住了羽箭。

  秦笛定睛一瞧,现是一只制作精良的金箭,尾端似乎用了高阶鸟类的羽毛。

  他还没来得及做反应呢,五色神雀已经俯冲了下去。

  刚刚降落不到百丈,迎面又是三根飞箭冲了过来。

  这次因为距离近了,五色神雀避无可避,只能硬生生的把箭抓住,整个身子都被震的摇晃了一下。

  秦笛在鸟背上坐不住了,急忙跳了下来,探手抓住了青霄剑和镇神塔,从另一侧降落下去。

  站在地面射箭之人的目光,都被身长八丈的神雀吸引了,自然也没有功夫去关照秦笛。

  秦笛迅落下,来到地面一瞧,现是一位中年汉子,头戴冲天冠,身着紫色的袍子,脸型细长,鼻梁如鹰,眼睛里带着凶厉之气,手持一张长弓,正在不停的出连珠箭。

  “住手!你是什么人?怎么能二话不说就施展攻击?”

  “哼,一个小辈,怎配拥有如此靓丽的鸟儿!你给我去死,这鸟儿归我了!”

  说着,那人侧过身子,就想给秦笛来一箭。

  无奈天上的五色神雀已经接近数十丈内了,而且来势凶猛,带着逼人的风声,一双爪子已经迎面抓了过来。

  那人来不及张弓搭箭,探手取出一把宝剑,抖手出百丈长的寒光,向着神雀攻去。

  秦笛这边也不再客气,当即放出了青霄剑和镇神塔!

  宝塔骤然放大,在空中不住盘旋,对着那人当头罩去,于此同时,青霄剑也快飞到脖子上了!

  那人脸上微微变色,忽然身形一遁,竟然避开了青霄剑,然而却还是受到镇神塔的束缚,身形变慢了许多。

  秦笛任由镇神塔和青霄剑在空中飞舞,几乎同一时刻,又祭出了太白寸芒,然后左手持龙木枪,右手持离别钩,五件灵宝同时力,照着那人攻去!

  直到这时,那人才心中惊恐,真的感到害怕了,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捅了马蜂窝,正想施展大法瞬移到千丈开外,忽然就觉得前胸一凉,已经被太白寸芒穿胸而入!几乎一瞬间,神雀也出了五色神光,顿时千万道霞光飞出,一半打在了那人身上!

  那人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犹自没有死,却只能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气。

  此时,青霄剑从他脖子上一划,便将头颅割下来。

  而他的身子,连同金丹,都被镇神塔罩住。

  如此一来,就算想自爆金丹也不成了。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012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