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21章 毁尸灭迹

第221章 毁尸灭迹

  秦笛走了过去,照着头颅上踢了一脚,口里喝道:“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头颅里还能发出声音,恨恨的道:“先说说你是什么人?来到北海玄水门的地界,竟然不下来拜见,反而大摇大摆从头上飞过,有没有将我们玄水门放在眼里?”

  秦笛又踢了一脚,道:“这么说你是玄水门的金丹修士?”

  头颅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好远才停下来,满头满脸都是泥土,犹自用凶狠强悍的声音道:“老子玄阴平!我爹是玄水门门主,元婴后期的玄九幽,你敢得罪我,等着被抽筋扒皮吧!”

  秦笛脚下用力踩着头颅,口里道:“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

  头颅发出尖锐的叫声:“我爹有九天十地搜魂大法,你要是敢动手,逃到天边也逃不出他的追索!”

  “我把你在这荒郊野地里宰了,他怎能找出我来?”

  “哼哼!只要我有一丝残魂,一滴血液留下来,就能被我爹算出来!而且我告诉你,我们玄水门有一种阴灯,如果我死了,就会有阴火跟在你身后,千年不散!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将我放了!只要将那只大鸟给我,我也不追究你的冒犯了!”

  秦笛摇摇头:“到了这时候,还敢说这些大话!真是死不改悔!”

  “阿塔,毁尸灭迹的活儿交给你了!”

  镇神塔答应一声,就将头颅和躯体全部吸入宝塔内,就连地面上的泥土都吸了一层,不久又吐了出来,同时吐出来的,还有一张宝弓,还有一个储物戒指。

  秦笛看了看那张宝弓,发现竟然是一阶的通天灵宝,便准备收起来,至于储物戒指,他也懒得多看,就想丢进方寸山,留给徒弟们玩耍。

  然而这件事还没有完。他按照师傅大衍七十三交代的占卜之术测算了一阵子,发现前路迷茫,似乎有着极大的凶兆。

  迫不得已,他对着交战的地方施展了赤地千里,将周围用烈火焚烧了一遍,连同那张宝弓和储物戒指中的东西,都在烈火中烧了一阵子。

  接着,他又施展了春风化雨的功夫,让周围的草木重新生长起来。

  这时候再一算,前路变得明朗了很多,但是隐隐然,还是有些凶险的味道,却不知道凶险来自于哪里。

  秦笛皱眉,迫不得已,只好将师傅大衍七十三请了出来。

  大衍七十三看了一眼,淡淡的道:“在你身后丈许,有一道阴火,肉眼是看不见的。你刚才施展赤地千里的时候,向前施法,所以并没有碰到阴火。你只要向后招手,放出一道天阶灵火,就能把阴火吞噬了。”

  秦笛依言而行,将仙阶的离尊神火放了出来,将自己的身后烧了一圈,然后又一次测算,才总算是没事了。

  大衍七十三在地上轻轻跺了一脚,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进入洞天里去。

  秦笛心里对这位挂名的师傅感激不尽。因为招惹到元婴后期不是闹着玩的,那意味着整个金丹宗都可能有麻烦。金丹宗目前功力最高的许真君还只是元婴中期,如果对方杀上门来,那可就不好办了。

  成败在于细节,将所有的隐患消弭于无形,这是秦笛一贯的准则。

  秦笛的性子比较温和,平日里不喜欢杀人,更不喜欢一剑斩杀千万人,那样的人不是魔头胜似魔头。但他也不是烂好人,如果有人不分青红皂白,招惹到他,那也是当杀就杀,毫不犹豫,而且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他转头向周围看了看,发觉一切如常,没有丝毫突兀的地方,便迅速离开了。

  既然到了玄水门的地界,那就顺便去看一看。

  五色神雀收起了庞大的身躯,化作四寸大的鸟儿,停在他的肩头。

  秦笛改变了容貌,化成一个普普通通的筑基初期修士,在低空向前飞掠。

  北海的边上有一条中型的河流,唤作“阴灵河”,阴灵河的入海口,跟北海交界的地方,有一条巨型的水脉。

  北海玄水门的总部就在距离入海口不远的一串岛屿之上,人称十二连环坞。

  十二个岛屿围成一圈,中间有一个大岛,唤作玄水岛。

  玄水岛中央,最高的位置有一个大型的宫殿,上面写着“玄水大殿”四个字,乃是门主居住的地方。

  此刻玄水门主玄九幽正坐在一个宽大的椅子中,面前摊开一本闪闪发光的金书,书的封面题着“玄水宝典”四个大字。

  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大殿中很安静,从早到晚都没有人前来打扰。

  玄九幽名义上还是玄水门的门主,但是实际上,他已经将宗门事物都交给弟子管理了。

  他已经踏入元婴后期很多年,正在集中精力钻研玄水宝典,争取在百年内再进一步,踏入步虚阶,成为周遭诸宗闻名丧胆的大修士。

  玄九幽全部的心神都凝聚在面前的金书中,正在魂游天外的时候,忽然听见殿门口传来声音,脚步声慌慌张张,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从金书中收回心神,心里微微有些怒气,抬头一瞧,发现是自己的三弟子,名字还是自己帮他取的,叫做玄三水。

  玄九幽压下心火,沉声问道:“究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玄三水看起来已过中年,可是却带着一脸的惊慌:“师傅,大事不好了!玄阴平师兄的魂灯灭了!”

  “什么?”玄九幽骤然变色,一下子站了起来,将金书都碰到了地上。

  他上前一步抓住玄三水的脖子,口里恶狠狠的问道:“你再说一遍!看清楚了吗?阴平的魂灯怎么会灭?阴平已经是金丹大圆满,手里还拿着我给他的灵宝霸王弓,就算是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也不是他的对手,他的魂灯怎么会熄灭?”

  玄三水的脖子被他掐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努力挣扎了片刻,待到玄九幽略微松开手,他才说道:“咳咳,师傅,我也是听下面的弟子报上来,当时就把我吓了一跳。等我过去亲自查看,阴平师兄的魂灯的确已经熄灭了!”

  玄九幽一巴掌将他拍了出去:“胡说八道,老夫只有这一个儿子,整个玄水门都死绝了,也轮不到他!”说着他的身子已经化成旋风飞了出去。

  玄三水倒在地上,满脸都是血,费了好半天劲才爬起来,悄悄的躲开了。

  玄九幽转眼来到宗门魂殿,很快来到儿子玄阴平魂灯的位置,定睛一瞧,原本明亮的魂灯果然已经熄灭了,连一点儿残火白烟都没有留下,就像一盆冷水从上面浇下来,熄灭的干干净净!

  “啊……是谁?究竟是谁?胆敢杀我的儿子,逃到天边我也不放过你!”

  附近的弟子都吓得畏畏缩缩,悄悄往远处跑。

  玄九幽出了魂殿,掐了个法诀,身子开始一圈圈旋转,连转九圈停下来,忽然之间呆住了!

  “没有一丝印记!不但没有残魂,没有一滴血,就连我给他种下的阴灯都消失了!难道来的是步虚高阶修士?”

  想到这里,他近乎发狂的心渐渐冷却下来,然而依旧不甘,闭起双目,口中念念有词,时候不大他的身前出现一个飘忽不定的阴魂。

  阴魂回到魂殿之中,在熄灭的魂灯上闻了闻,然后飘飘忽忽飞了出去。

  玄九幽跟着阴魂往前飞,大约飞了一个时辰,来到一座幽深的山里,周围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

  玄九幽有些着恼,不知道儿子来这儿做什么。

  又在深山中飞了几十里,阴魂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停住不走了。

  玄九幽从空中落地,看看周围很多的树木,只有这片草地一棵树都没有,那草长的很茂盛,仿佛底下有着丰富的灵气一般。

  他睁大眼睛仔细看,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看了半天,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很浅的脚印。

  玄九幽看见脚印就觉得心里一松:“总算有一点儿遗留的痕迹,有这么个脚印,就不怕找不出凶手的跟脚。”

  他闭起眼睛,身前起了一道风,然后是身周散发出淡淡的水雾,渐渐的水雾幻化出人形的样子。

  片刻之后,人形的水雾越来越清楚,眉毛鼻子嘴巴都一一出现了,只有眼睛没有睁开。

  在玄九幽正看眼睛的一瞬间,人形水雾的眼睛也同时睁开了。

  玄九幽就觉得一道光芒射入眼睛内,那道光比太阳还要强烈百倍,让他的眼睛顿时失去了光明,同时脑子里传来“嗡”的一声,仿佛有人在脑海里对他说话,又好像啥也没有说。

  玄九幽眼中剧痛,浑身颤抖,没有一丝力气,只能抱着头坐在了地上。

  他的口中发出哀鸣:“合道真君!竟然是合道真君!阴平啊,你招惹谁不好!怎么能惹合道老祖呢?你真是该死啊!为父也不能为你报仇了!”

  玄九幽挣扎着回到自己的宫殿,直到三个月后眼睛才恢复。

  自此之后,他此生再没提起过玄阴平的名字,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这个儿子一样。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039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