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22章 瑾儿

第222章 瑾儿

  秦笛飞离山林,落在地面上,一侧肩膀上站着四寸长的五色神雀,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三天之后,他才来到海边,看见三四条大船停在码头上,几个年轻人正在招揽船客。

  “客官,这条船往十二连环坞中的兔坞,跑一趟只要一块灵石,您要上船吗?”

  “客官,您去龙坞吗?一块灵石上船,眼看要开船了。”

  “客官,这船开往狗坞……您看……”

  秦笛一听,笑道:“得了,我还是捡个好听点儿的名字,就去龙坞吧。”

  上了船,来到熙熙攘攘的船舷上,他找了个人少的角落,静静的站着凝视海水。

  北海的水有些深沉,颜色暗淡,猛一看似乎是黑色的。

  耳边不时传来周围的人交谈的声音。

  “哎,你听说了没有?原来龙坞的坞主龙沧海渡元婴中期的大劫失败了,所以龙家已经完了!”

  “是吗?龙家在十二连环坞排第一位,那可是根深蒂固啊。怎么一夕之间就完了呢?”

  “嗨,这你就不明白了。玄水门都是水修士,龙沧海却是木修士,虽然说水木同源,但是龙家老早就跟门主有矛盾,门主看在龙家为玄水门曾经做出重大贡献的份上,一直没有找他们的麻烦,如今龙沧海渡劫失败,所有的龃龉一下子都爆了。”

  “门主怎么对付他们的?”

  “我小声告诉你,原本说将龙家撵出去就算了,谁晓得这两天也不知道为啥,门主忽然了脾气,一股脑将龙家一千三百口人全都杀了,只留下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还有已经残废了的龙沧海。”

  “啊?真的,门主杀心这么重?”

  “噤声!别瞎说!门主英明神武,怎么会错呢?要说犯错,肯定是龙家嘛!”

  “是是,老哥你说的对。可是门主为啥还留下两个人?没有斩草除根呢?”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我给你揭开谜题。龙沧海渡劫失败,元婴消散,金丹破碎,筋脉寸断,就成了废人,门主要让他亲眼看着后面的惨象,所以才没有杀他。至于那个小姑娘嘛,人长的太漂亮,据说先前被金丹真人玄阴平看中了,被逼着定了亲,准备等她长到十五岁就接入玄家做一房小妾,没想到前天……咳咳……玄阴平死了……,那姑娘名义上已经是玄家的媳妇,杀媳不吉利,所以门主就将她放过,却也命人出手封住她全身的功力,变得比普通人还要脆弱……”

  “这两个人呢?”

  “昨天还在龙坞的码头上呢,看那意思是想离开,可是没有船敢搭载他们。”

  “唉,龙家真是作孽了,一下子死那么多人,差点儿就死绝了……”

  大船乘风破浪向前行驶,先前说话的人都被海上的波浪吸引了,所以渐渐住了口,靠近船边,去看翻滚的浪花。

  大约行了半个时辰,船缓缓靠了岸。

  秦笛从船上下来,就见离船不远处的码头上聚集了一堆人。

  靠近一看,人群的中央是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年约十三四岁,生的十分美丽,看上去灿若春华,皎若秋月,然而脸上却挂着泪珠,显得楚楚可怜。

  地上有一个破旧的门板,上面躺着个年已古稀的老者,头灰白,面带青色,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显得无比的落寞。

  女孩儿对着一个中年人不停的哀求:“阿生叔,您让我们搭船离开吧,求您了。”

  中年人面上显出为难的样子:“阿瑾姑娘,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不敢帮你。若是让你上船,我一满家子也跟你龙家一样了。”

  女孩儿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可还是不甘心:“阿生叔,您是我们龙家扶持起来的,就帮我们想个法子,能不能拨一条小船,让我自己划出去?”

  中年人脸上现出羞愧的神色,可是看看周围那么多人,只能一板脸,对着后面招了招手:“来人,把这些聚集在码头上的人都撵走!”

  时候不大,一群船上的帮工出现了,嘴里骂骂咧咧,将人向外赶。还有人看女孩文弱,想要伸手摸一把,沾点儿便宜。

  “瑾姑娘,你们龙家已经败落了,就别为难我们船主了。”

  “小妞,你不如跟着大爷我,我虽然没什么钱,赏你一口饭吃,还是没问题的,至于你家老爷子嘛,丢到海里去算了!”

  “小姑娘,我帮你把老人家抬到边上去,你站在这儿,耽误我们做生意。”

  “嘿嘿,这小妞长得真俊呀,带回家去可是极品享受……”

  “你不怕死就带回家,这可是门主未过门的儿媳。”

  “什么儿媳,那也是被逼的……苦命人啊。”

  “这没办法,谁让老爷子渡劫失败,又得罪了门主呢。”

  女孩眼见哀求了三天都没有效果,只能咬紧牙关,费力的将老人拖走。

  后面还有不少人跟着看热闹,不时的出言讥讽。

  秦笛也跟在后面看着,他见这女孩年纪轻轻,就已经修炼到练气六层,虽然被人封住了功力,一身的木灵气却是透体而出,就觉得是一个好苗子,想要伸手帮一把。

  而且,躺在门板上的老者虽然元婴消散,金丹破碎,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救治。秦笛身为炼丹宗师,同时也是符法宗师,如果想要救,多花点儿功夫,还是有可能痊愈的。

  更何况,龙家一下子死这么多人,跟玄阴平被杀也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他秦笛也算是牵上了因果。

  女孩纤弱的身子拖着门板,脸上的泪珠已经不见了,眼神里带着几分坚毅。

  她将门板拖到一个破败的道观中,然后俯身将老人抱了起来。

  后面围观的人走到道观门口,就止住了脚步,站在外面议论纷纷。

  “别进去,这是龙家的老道观,据说里面有生灵庇护。”

  “是啊,我听说前天小狗子跟了进去,结果夜里就高烧死了。”

  “对啊,只要跨过那道门槛,就觉得浑身不得劲,我前些日子只在门槛内待了两个呼吸,就回去病了三天。自家道观有古怪!”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064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