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28章 秦府之行

第228章 秦府之行

  时光匆匆,转眼又过去半年。

  天气转冷,已经进入冬季了,赤火岛上也有了一丝凉意。

  秦笛带着祖父和三叔,乘坐通天舟回到了越国的都城。

  自从上次一别,又是十几年过去了。秦笛已经五十七岁,进入金丹宗四十三年。

  老爷子秦高岚走得时候乃是炼气四层,七年前晋升到炼气六层,如今已经是炼气八层的初期了。外貌看着只有四十岁,比走时年轻了许多。

  三叔秦广元的功力还要高一层,如今已经是炼气九层的初期了,外表的变化同样很大。

  秦笛不想惊世骇俗,所以施展法术,带领两人直入内宅。

  等到将秦家几个嫡系子孙召唤过来的时候,众人看着老爷子,一个个面面相觑,刚开始都不敢认。

  等到后来说开了,众人才纷纷上前行礼,然后发出感叹,返老还童乃是传说中的事,没想到这次见到真的了。一时间,大家对于修仙都变得无限向往。

  面对这些秦府核心子弟,秦笛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既然老爷子都能亮相,也不缺他这一个晚辈了。

  虽然如此,老爷子还是叮嘱众人,不得向外界宣扬,免得惹来意想不到的灾难。

  毕竟秦笛还有阴鬼宗这样的强敌,随便来一个筑基修士,都能将整个秦府抹平。

  随后,众人说起别后的情形。

  秦府人才济济,老一辈的人逐渐致仕退休,却有新人不断涌上来,在越国官居要职。

  秦笛的父亲秦广灵乃是秦家的顶梁柱,他从礼部尚书升为阁老,同时还有太子太傅的头衔,乃是越国除了皇室以外最顶尖的人物之一。可惜他事务繁忙,修炼就有些耽误了,至今才是炼气五层,比起三叔秦广元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

  秦笛上次走的时候,曾经在秦家传下木系修炼的法门,所以这次回来,就发现有不少人修炼到炼气一二层了。可惜越国灵气稀薄,要想进一步提高修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如此,即便这些人将来不去金丹宗,也能延年益寿,一辈子无灾无病。

  秦笛跟老爷子商量了一番,决定对秦府做出一些改变。

  从今以后,秦家后人一出生就检测灵根,不再一味的读书,参加科举,而是文武并重,拥有好灵根的人,可以进入金丹宗专心修炼,灵根差一些的,就留在家里读书,读书之余还可以练功,健体延年。

  秦笛在秦府后花园安放了一个木系的洞天,外表看只有一间房子那么大,进去之后却是千里之阔的一方世界,里面有两条大型的木脉,还有很多的灵草灵树,足够秦府这些后人修炼了。

  随后,他又在洞天世界的边上摆设了一个小型传送阵,跟天星岛上的传送阵勾连在一起。

  接着,他拿出一个九阶的阵盘,布设阵法,将整个后花园全部笼罩进去。

  按理说九阶大阵如果延伸开来,可以覆盖几百里的范围,而秦府的后花园只有几十亩大小,所以就算每时每刻的运转大阵,也用不了太多的灵石。

  虽然如此,秦笛还是从洞天世界中抽出一条小型灵脉,埋在后花园里,作为九阶大阵的驱动力量,如此就不用人工填充灵石了。

  等到一切布置就绪,秦笛将父亲秦广灵、祖父秦高岚和三叔秦广元都请了过来,将自己的布置一一交代清楚,又拿出十块进出大阵的令牌,递给父亲秦广灵,叮嘱他从今以后,后花园就是秦府最大的秘密,这几块令牌只能放在秦家家主手里,每次用完了都要收回去,别人没有令牌就进不了后花园中来。等到秦府有人修炼到炼气五层,愿意出去的话,可以通过传送阵进入天星岛,随后进入金丹宗继续修炼。

  三人在秦笛的带领下进入洞天,看到那辽阔无垠的世界,一下子都惊呆了。

  老爷子一把抓住秦笛的肩膀,口里惊叫道:“天呐,有了这一方世界,秦家就有独立的国度,从此衣食无忧,也不怕别人的侵袭了。”

  秦笛苦笑道:“我拿出洞天来,可不是为了给秦府找一个桃花源。”

  老爷子问道:“什么桃花源?”

  秦笛只好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说了一遍,说是自己从宗门藏书阁里看到的传记,最后道:“这处洞天的存在固然给秦府留下了一条退路,但是我们秦家并不需要躲藏,积极进取才是正确的态度。”

  老爷子点点头:“你说的倒是不错。”

  父亲秦广灵没去过金丹宗,从未见过这等仙家手段,所以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捉住秦笛问来问去,比如说怎么会有洞天世界这种东西?为何外表看着很小里面又这么大呢?

  秦笛只能勉强解释,因为他才是筑基,距离步虚合道远着呢,就算是步虚也没法形成洞天世界,必须成为合道真君,才可能构建出洞天来。

  “人身就是一个世界,你看我这肚子,自从筑基之后,就在里面开辟了万丈大小的紫府空间。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秦广灵看着他的腹部,只能轻轻摇头:“看来不到这一步是没法弄清楚了。我准备再过十年致仕,然后专心修炼,希望不要太晚。”

  老爷子道:“晚什么晚?你看看为父,百岁高龄才开始修炼,如今已经是炼气八层了,眼看就到了炼气后期,说不定再过二三十年,就有可能筑基了。”

  秦广灵也觉得奇怪:“爹,你怎么越活越年轻了?”

  老爷子努努嘴:“这要问你儿子,他给了我三坛酒,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喝完就变得年轻了!”

  秦笛赶忙又拿出三坛,道:“父亲大人,早给您准备好了。这种桑葚酒力道太强,每次只能喝一酒盅。”

  秦广灵问道:“你母亲能不能喝?”

  秦笛道:“能喝,但是要稀释十倍。然后一天一酒盅,日久天长,自然便能延寿。”

  老爷子忍不住问:“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能不能说说配方?”

  秦笛微微一笑:“最关键的灵药,乃是扶桑神树的桑葚子,吃一颗能延寿五百载!”

  三人听了,都禁不住大吃一惊。

  “扶桑神树?你从哪里见到的神树?”

  秦笛便将自己深入死海的经历大致讲述了一遍,最后不得不提醒:“我是体质特殊,才可以深入死海,你们就别去了,往里走非常危险。”

  老爷子道:“这我知道,前些日子沈云怡带着我们,才深入死海十余里,我就觉得浑身难受,又冷又痛又痒,就像冬天里被一群蚂蚁咬过一样。”

  三叔秦广元问道:“一颗桑葚子,真能延寿五百载?”

  秦笛道:“如果吃完桑葚之后,能在生岛静坐三天,甚至能延寿万年!”

  听见这话,秦广元睁大了眼睛,口中不断的重复着:“延寿万载?延寿万载?这怎么可能呢?你在那里静坐了?”

  秦笛点点头。

  “那你延寿万载了?”

  秦笛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就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生机,就算是砍掉一根手指头,丢在地上一万年,都不会腐坏。”

  “这……这也太吓人了!”

  父亲秦广灵问道:“你得到几颗桑葚子?都做成酒了?”

  秦笛答道:“桑葚子威力太强,连我都差点儿丢了性命。你们功力不足,不能直接吞服,所以我将其碾碎融入酒中,一颗桑葚子兑了三坛酒。可惜我得到的桑葚子不多,没办法给整个秦府一人一坛。我手里还剩下几坛,过些日子再拿给你们。一人喝三坛,就能延寿五百年了。”

  秦广灵摆了摆手:“有这三坛就够了!我与你母亲分着喝,一个人延寿两百多年,再加上先前服过延寿百年的寿丹。那就能活三四百年了。如果三百年还不能筑基,踏上仙途,那也该认命入土了。”

  秦笛也不多说,准备过些年再拿出来,因为如果一下子拿出来太多,就没有那么珍稀了,可能落到别人手里去。

  他在秦府住了三个月,将修炼占用的时间减半,每天陪父母闲聊,跟族人叙话。

  母亲万事无忧,只愁一件事,那就是秦笛论年龄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娶亲呢!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看见秦笛娶亲,但是看不到总觉得不放心,这是她心里始终挥之不去的遗憾。

  秦笛也不是排斥女色,两世为人,他觉得心里有些沧桑,对女人的感觉更多的是欣赏不是占有。修仙是一件漫长而又孤独的事,如果能有人相伴,两情相悦,简单而又温馨,也不是一件坏事。

  然而时至今日,他还没找到那种心心相印的感觉,也没有用心去寻找。

  既然踏上了长生之途,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仙路漫漫,岁月悠悠,一切顺其自然才好。

  如果哪一日,春天来了,阳光煦暖,百花盛开,万紫千红,赏心悦目,油壁车,青葱马,结同心,仙路行,他也不会拒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175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