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35章 又见杨云松

第235章 又见杨云松

  飞在空中,一路往北,很快来到通天河。

  秦笛低头找了个无人的小岛,将山流水玉瓶和捆仙绳放在了小岛最高处。

  山流水玉瓶中灵气激荡,阴阳变幻,不久就从天上招来了雷劫。

  一连九道雷劫,从小到大,不断的轰下来。

  威势越来越大,真个小岛都跟着颤抖。

  秦笛心里也有些担心,生怕山流水玉瓶渡劫不成,不但自身损毁,连里面保存的元液都跟着消失了,那可是非常巨大的损失。

  但是为了让山流水玉瓶渡劫,他也不能将那些元液抽出来,否则玉瓶内灵气下降,就没法渡劫了。

  所以这就是一场惊天豪赌。

  好在山流水玉瓶很争气,完好无损的渡过了雷劫,成为二阶通天灵宝,内部的空间增加了八倍,形成八八六十四个格子,每一个格子还是一万个立方丈。

  捆仙绳被劈得灰头土脸,正在秦笛以为它渡劫失败的时候,忽然听见绳头的位置传来微弱的啼哭音:“呜呜,主人太残忍了!我才是九阶法器,竟然让我渡二阶雷劫……呜呜呜,差点儿被劈死了……我太可怜了呀……”

  秦笛一听:“呃?渡劫成功了?这倒是我的错,对不起,我没想起这个茬,小绳,请你原谅主人的荒谬。”

  “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我把你收进紫府空间,慢慢温养一阵子,就能恢复光彩了,保证比以前还要漂亮百倍。”

  秦笛将两件灵宝全都收进了紫府空间。

  先前山流水玉瓶一直想留在外边,如今渡劫成功,转为二阶灵宝之后,也想要进入紫府空间里去。毕竟,只有经过主人的温养,才有进一步快成长的空间。

  秦笛坐在无人的荒岛上,掏出身份令牌看了看,结果没有人来消息,却看见通天河北岸的密林中,有一些白光在闪烁,看样子是有一些金丹宗的弟子在那里忙碌。

  身为金丹宗内门长老,他知道本门在西山密林开辟了一些灵田,有一些弟子在那里种植灵草。

  他从来没有过去看过,也不知道开辟的灵田有多大。

  秦笛心想:“幸亏是北岸的密林,如果是南岸,被我抽走了三分之二的巨型灵脉,肯定对灵田的产出有非常巨大的影响。除非灵田附近还有别的中小型灵脉,否则说不定所有的灵田都荒废了。”

  “看来,我对北岸的巨型灵脉就不能抽取那么多了。此刻先不忙做出决定,等我考察一番再说。”

  从通天河向里走,茂密的森林中,有一条小路蜿蜒曲折的向前延伸。

  秦笛从空中落下,不紧不慢的走在小路上,有一种原始森林中游览的感觉。

  小路上铺着兽厌石,所以近处也没有野兽,周围很宁静,只能听见小鸟儿鸣叫的声音,剩下的就是一阵阵山风了。

  走着走着,秦笛远远的看见四五个年长的修士,正坐在小路边上休息。

  这些人身穿黑色的衣服,看起来都有五六十岁,功力从炼气九层到炼气十一层不等。没有一个抵达炼气巅峰。

  秦笛知道,身为修真人,他们的真实年龄可能到了百岁开外,因为出了金丹宗规定的晋升年限,所以从培养序列退下来,但又对修炼的热情不减,所以就来西山密林看护灵田了。

  毕竟密林中灵气丰富,只要勤加修持,功力还能够慢慢提高,总还有着一丝晋升的希望。

  秦笛不想吓着这些人,所以从储物腰带中找了件白色的弟子服穿上。

  自从五年前开会之后,金丹宗就对弟子的服装做出了改变,白色的练功服是炼气初期的弟子穿的,而黑色的衣服则是退役弟子穿的,年龄一老一小,可谓泾渭分明。

  秦笛修炼这么多年,面相还十分年轻,看起来就是二十岁的样子,所以若说自己是炼气初期的外门弟子,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他不紧不慢走了过去,对着地上坐着的几位老人拱手:“老前辈,辛苦了,晚辈给你们请安。”

  几个老头看着他,神色带着诧异。

  “咦,你一个炼气初期的弟子,怎么能一个人走到这里来?”

  秦笛笑了笑:“我跟着一位长辈过来,他领我到密林的边上,说这条路很安全,让我自己走进去。他自己已经飞过去了。”

  有一位外貌祥和的老者问道:“你家前辈是谁?说出来看我是不是认识。”

  秦笛道:“我家长辈不让我提及他的名讳。”

  “说活看嘛,否则我们可不敢带你进去。”

  秦笛脑子里忽然闪现出蒙师杨云松的形象,也不知道这老家伙最近怎么样了,于是道:“我家长辈姓杨,名云松。”

  听见这话,几个老者“呼啦”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

  “什么?你是杨师叔的家人?杨师叔可不得了,几个月前,刚刚筑基,现在也是大人物了!受人景仰啊!”

  秦笛心里也觉得惊讶,他最近也没有查看宗门动态,不知道杨云松竟然筑基成功了。

  几位老者七嘴八舌的夸赞起来。

  “恰好,杨师傅又被宗门派到这儿来,做了我们的主管。”

  “我跟杨师叔当年一起被淘汰!可我现在还是炼气十一层,他都已经筑基了!”

  “是啊,真是没想到,杨师叔比我早十年入门,他被淘汰以后,曾经来西山密林里干过二十年,我跟他搭伙儿,管理一块灵田,没想到他今天能成功!”

  “看见杨师叔这样的先例,我觉得坚持下去就有希望,所以真不能放弃!”

  “杨师叔比我大二十岁呢,他都能一直修炼,我们凭什么放弃?”

  秦笛也没想到,杨云松又回到西山密林来了,于是也跟着夸赞了几句:“是啊,他老人家修仙的心志很坚定,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功。”

  几个老者又说了一阵子,然后浑身充满了力量:“不休息了,早些赶到地头,有功夫还要继续修炼呢。”

  秦笛跟着几人往前走,大约行了两三百里,眼前忽然变得开朗起来。

  放眼望去,一片接一片的灵田,一眼望不到边,加起来也不知有多少亩。

  灵田之中有一座座竹楼,也有简单的茅草屋和复杂的小型宫殿。

  一位老者将秦笛领到一座规模较大的宫殿边上,道:“杨师叔就住在这里,你先在这儿等会儿,我请人通禀一声。”

  秦笛忙道:“多谢老人家了。”

  老者走上前去,在外面敲了敲门。

  时候不大,一个年龄不大的侍女走出来,望了两人一眼,道:“杨总管在修炼,如果没有要事,请不要过来打扰。”

  老者退后一步,尴尬的望着秦笛。

  秦笛淡淡的道:“你进去说一声,就说多年以前送他灵鱼的人来了。”

  女子皱着眉头看他一眼,神色间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转身走了进去。结果才只是片刻功夫,就走了回来,道:“杨总管说了,他不记得有人送灵鱼的事。”

  听见这话,先前带路的老者转身就走,显然是心里害怕了。

  秦笛又道:“那你再进去说一声,就说送他筑基丹的人来了。”

  女子又转身走了进去,结果不到两三个呼吸的功夫,杨云松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口里叫着:“秦师兄,秦师兄在哪儿?秦师兄,您怎么来了?”

  秦笛微微摇头:“好不容易才见到你。杨师傅,你很忙啊,架子也大了。”

  杨云松一头的冷汗:“不好意思,刚刚请来的侍女,连话也说不清楚。回头我就撵走她。对不起,秦师兄,您请进来喝杯茶。”

  先前走开的老者正躲在远处偷偷的观看,看见杨云松连连致歉,禁不住被吓了一跳,更加不敢露头了。

  秦笛跟着杨云松进入宫殿,坐下慢慢喝着水,听杨云松讲起别后的情形。

  因为有着秦笛赠送的灵火以及筑基丹,杨云松后面的修炼很顺利,在筑基大圆满打磨了十来年之后,就在前些日子顺利筑基了,因而对秦笛感激不尽。

  两人聊了一会儿,秦笛渐渐的将先前的不快抛之脑后,问起西山密林的情况。

  杨云松道:“宗门在西山密林总共开辟了五十万亩灵田,雇佣了八十名退役的老弟子,还有几千名凡人,每年产出的灵草都通过林间小道送到通天河边,然后由宝船送至赤火岛。”

  “都是什么等级的灵田?种了什么样的灵草?”

  “启禀秦师兄,我们这儿全是中阶灵田,从四阶到六阶不等,种植的都是中阶的灵草,品种繁多,难以详述。”

  秦笛心想:“这倒是有些奇怪,按说这片密林的深处,也有一条巨型灵脉,应该能种植高阶灵草才是。”

  于是口中道:“你带我出去走走,看看本地的灵脉走势。”

  “好嘞,秦师兄请跟我来。”

  杨云松筑基之后,已经变得年轻了许多,看外表只有四十岁的样子,脚步轻快的在前头领路,挨个儿查看每一块灵田。

  秦笛跟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一面看灵草的长势,一面听小桃树传来声音。

  远处有几位老者凑到一起,偷偷的议论着:“看这架势,那位年轻人不像是杨师叔的晚辈,倒像是更高一级了,你们知道宗门里,有这么年轻的筑基中期,或者筑基后期的师叔吗?”

  其余几人摇头:“年轻的筑基是不少,但也不值得杨师叔这样恭敬。这肯定是宗门里有数的大人物。”

  “我听说,杨师叔原本不可能筑基,但是他运气好,从宗门第一煞星那里,获得了一颗筑基丹,所以才筑基成功。”

  “你是说秦师叔?怎么会给他筑基丹?”

  “我听说杨师叔做过那人的蒙师。”

  “哇,秦师叔真厉害,年纪轻轻就进阶筑基后期了!而且还有情有义,真是很难得。这样优秀的人才,怎么会被称作煞星呢?”

  “嘿嘿,你要是能将元婴修士的人头提回来,你也会被唤作煞星!”

  “我听说,他在炼气期就杀了好几位金丹真人!”

  “啧啧,太厉害了!我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秦笛在周围走了一圈,现这儿只是一个独立的中型灵脉,连大型灵脉都算不上,于是便跟杨云松告辞,纵身往西方飞去。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227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