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40章 龙老渡劫

第240章 龙老渡劫

  秦笛在百丈之外放下了阿房宫,一面为龙沧海护法,一面继续翻阅金书玉简。

  这一次,他要查考神识攻击的法门。

  秦笛从加入金丹宗以来,就一直很重视神识攻击,早早学习了修神诀和失神引,又在修炼阴阳二脉的时候,融合了残阳烛火和黄昏雨,而且他还有一件二阶的灵宝离别钩,可惜在与强敌交手的时候,一直没有将神识攻击的威力发挥出来。

  他还清晰的记得,当初小桃树曾经说过,如果到了仙界,残阳烛火和黄昏雨乃是仙术八法的种子之一,所以他准备在这方面多花点儿功夫,将离别钩的攻击融合进去,最大限度的发挥神识攻击的威力。

  秦笛花了几天的功夫翻阅资料,然后就开始潜心思索,不食不寐,全部心神都陷入当初融炼两种天地灵物那种奇特的感觉中去了。

  他的眼前仿佛看见寒烟衰草,夕阳枯木,孤蝶弄秋色,乱鸦啼夕阳,心里生出了强烈的悲凉感。那感觉就仿佛变得垂垂老矣,面对夕阳西下,送飞鸟以极目,怨夕阳之西斜,衰草残阳三万顷,晚日寒鸦一片愁……

  感觉是那么的强烈,他心中惘然,仿佛做了一场梦,一梦千年,直到听见第一声惊雷,他才从梦中清醒过来。

  这时候,他的脑子里竟然出现了几招以离别钩为载体,融合了残阳烛火和黄昏雨的意境,能够施展神识攻击的法门,名字分别叫做:夕阳寒鸦啼,夕阳枯木吟,夕阳疏雨落,夕阳箫鼓散,夕阳天渚迷,夕阳影零乱。

  顾名思义,这些神识攻击都能让人精神迷乱,甚至使人丧失神志变成痴呆。

  秦笛一时之间还来不及检测其威力,眼前的龙沧海就已经开始渡元婴劫了。

  人渡雷劫跟法宝渡劫有些不同,因为人有肉身,肉身很脆弱。

  正如太上老君所言,其生也柔弱,其死也枯槁,正因为有着柔弱的属性,所以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从头到脚都硬邦邦,那就是森森白骨了。

  第一道天雷下来,就将龙沧海的头发烧焦了,还剩下几根竖立起来,显得格外的滑稽。

  第二道天雷落下,龙沧海肌肉突突的抽动,竖起手指指向老天,结果手指头也被烧焦了。

  第三道天雷之后,整个上身的肌肉都成了焦炭。

  接下来又是两道天雷,他浑身的肌肉血液都已经化作了飞灰!

  第六道天雷之后,连骨头都劈碎了,只剩下一个头颅,还有一双眼睛咕噜噜转动!

  第七道天雷,森森白骨上忽然覆盖了一层浓郁的青气,仿佛一条蛟龙的虚影,从骨骼中盘旋而出!

  第八道天雷,蛟龙的影子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大,渐渐的长达十丈,在空中飞舞。

  第九道天雷之后,蛟龙顿时就活了,扬天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龙吟,亮出四爪,两只眼睛就像灯笼一样。蛟龙法象彻底形成!

  随后,四爪蛟龙渐渐缩小,形态也变成八寸高婴儿的样子,盘旋在白骨上空。

  九道天雷之后,天空中忽然有甘霖落下,洒在白骨上,白骨生肉,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原本只有一双眼睛的骷髅头鼻子耳朵都长了出来,就连头发也恢复了原样,四肢躯干一样样新生出来。

  秦笛心想:“渡一场元婴劫就像死过一回,龙沧海同样修炼了青龙诀,以他元婴期的修为,应该掌握了枯木逢春的功法,所以没有渡劫失败的道理。而他前次渡劫失败,或许就是因为,他先前修炼的小青龙诀,缺失了枯木逢春这一门神通。”

  正在这时,龙沧海站起身来,忽然向着这边招手:“小秦,瑾儿,赶紧过来!趁着甘霖未尽,快过来吸收一些,日后会有说不出的好处!”

  秦笛赶紧走了过去,龙瑾儿也跑了过来。

  甘霖天降,带着无尽的生机,将二人的身体从上到下刷了一遍。

  只是一会儿功夫,秦笛就觉得寿命至少增加了三十年!而且丹田中隐隐生成一股纯阳之气,虽然仅有一丝,却让他体内的仙火都变得温顺起来,而且所有的灵宝都跟着摇晃,似乎在轻轻的点头。

  秦笛心想:“这道甘霖还真是好东西,可惜就是太少了。”

  这时候,龙沧海满面含笑,神态轻松的靠近了几步。

  “怎么样?有收获吧?”

  秦笛连忙致谢,道:“恭喜龙老渡过雷劫。”

  龙沧海哈哈笑道:“我也没想到,能再一次修成元婴,这种超越极限,自由自在的感觉,真的很好。说起来,这都是你的功劳,若没有小秦你,我还在十二连环坞生不如死呢。”

  “哪里哪里,是龙老福大命大,涅槃重生,苦尽甘来。”

  龙瑾儿激动得双目含泪,口里叫着:“老祖,你的功力恢复,真是太好了!”

  龙沧海轻轻摇头:“距离完全恢复还早着呢!以前我是元婴初期圆满,眼看就要迈入中期了,如今我刚入元婴,至少要积累数十年,才会彻底恢复。”

  龙瑾儿眼中的泪水滚下来:“呜呜……老祖,您功力恢复,我心里就轻快了……”

  龙沧海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前些日子受了不少苦。以后报仇的事,都交给老祖处理,你小小年纪,就不用管了。”

  “呜呜……呜呜……我太开心了!”

  秦笛也觉得欣慰,徒弟每天惦记着报仇雪恨,就没有快乐可言了,日久天长,说不定形成心魔,修炼的道路也不会走太远。

  天星岛终于有了元婴修士,这是可喜可贺的大喜事,秦笛觉得不能不庆祝一番。

  但是龙沧海却不想折腾:“算了,大仇未报,还是低调一些。”

  秦笛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就小规模庆祝,将岛上的几个人叫过来,好好的热闹热闹。”

  不久,天星岛上所有的修士都来了,也就是苗云娟、蒋云木、方云清,连同他们的弟子,总共加起来也就是十几人。

  大伙儿一边摆弄自助餐,一边向龙沧海请教。

  “龙老,您能不能说说,是怎么一步步修成元婴的?有没有碰到非常凶险的时候?”

  龙沧海眯起眼睛想了一阵子,道:“故事说起来就长了。你们有兴趣听吗?”

  众人纷纷点头:“龙老,您慢慢说,我们保证不打断你说话。”

  龙沧海看了众人一眼,道:“这段故事连瑾儿都没有听过,我今天就给你们说说往事。大约八百五十年前,我还是一个放牛娃,有一年春天,我在山坡上睡着了,醒来发现看护的牛不见了。我当时很着急,就循着牛蹄的印记一路找下去,走啊走啊,走了很远,进入一个山谷,发现牛正在啃食山岩上的草。”

  “我当时很高兴,就想将牛牵走,结果使劲拉,那牛都不肯动,还在不停的吃着山岩上的小草。那草只有几寸长,看着又青又绿,非常娇嫩,我拔了一根放在嘴里,发现那草竟然甜丝丝的,而且能让肚子里微微发热。”

  “我就在那儿多待了一会儿,心想牛吃饱了总能牵走吧。可是牛的胃口很大,那里的小草又非常的细小,我等了好久还是拉不动牛。于是很无聊的四处走动,结果在附近看见一个山洞,洞口很小,我大着胆子走进去,却发现里面很明亮,竟然是一个宽敞的洞府。”

  “我在里面看见两具骸骨,还找到两册金书和一些玉简。我当时还不识字,就把金书玉简拿了回去,找村里地主家的孩子玄九幽,问他这是什么东西。玄九幽看了以后告诉我,说是修真秘笈,他愿意教我修炼,只要我答应将两册经书送给他一本。”

  “我当时很自然的就答应了。从那以后,我跟玄九幽一起修炼,他练了《玄水宝典》,我练了《青木龙经》,其实也就是青龙诀的一个分支。后来练了没几年,有一天夜里,我的《青木龙经》竟然被老鼠咬坏了!第二天起来一看,经书已经残缺了两成!”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凭着剩下的经书继续修炼下去。我跟玄九幽一起进入‘太阴门’,在里面修炼了很多年,一路炼气、筑基、金丹,玄九幽的功力始终都在我前面,但也没有领先我太多。到后来,玄九幽进阶元婴之后,在我的帮助下,抢了太阴门掌教的位置,将其改名为‘玄水门’。”

  “玄水门刚成立的时候,曾经遭遇了不少的磨难,都是我和众位兄弟浴血奋战,才渡过一道又一道难关。玄九幽的掌门之位越坐越坚实,对我的态度莫名有些改变。特别是他儿子玄阴平逐渐成长起来之后,先将几位与我交好的长老撵走了,然后又对我风言风语。”

  “我当时还不在意,直到有一天,我拿出青木龙经再一次揣摩,忽然有一个念头涌上心来:这不是老鼠咬的,而是被玄九幽仿作老鼠损坏的!从那以后,我也不能好好的面对玄九幽了,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等到我渡劫失败,也就注定会有悲惨的结局了。可怜我全家数百口人,只有瑾儿一个活了下来!”

  说到这里,龙沧海终于停了下来,轻轻叹了口气:“我以为是一辈子的好兄弟,没想到都是伪装出来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260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