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42章 死后木祭

第242章 死后木祭

  这一天,秦笛正在外面散步,忽然感到身份令牌轻微的震动,拿出来一看,就见上面有范瑶传来的消息:“师傅,我被两位金丹宗师困在了秦淮城!”

  秦笛眉头一皱,摸出通天舟就想飞过去,可是刚刚跨入飞舟之中,就觉得心中悸动,惶惶不安,连忙掐指一算,禁不住吃了一惊:“不好,这是大凶之兆啊!”

  他知道大事不秒了,于是赶忙去找龙沧海:“龙老,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龙沧海二话不说就跟了过来。

  两个人坐上通天舟,全速行驶,才只是片刻功夫就赶到秦淮城。

  秦笛通过身份令牌,查看金丹宗在秦淮城附近的所有弟子都处于什么方位,一眼看见其中一个白点十分明亮。

  范瑶因为是筑基修士,持有的令牌与炼气期弟子不同,所以能显出明亮的标记。

  秦笛循着标记飞过去,还没接近五十里之内,就听见小桃树在肚子里传来预警:“小心了!前面有两位元婴修士,再加上五位金丹真人,已经布好了陷阱,正等着你呢!”

  秦笛心里“咯噔”一下子,他倒不是怕这些人,而是觉得范瑶有危险了!

  他心想:“就算能打败这些人,但是救不出范瑶,又有什么意义?”

  于是他将通天舟停了下来,对龙沧海道:“我先一个人过去,龙老随后跟过来,看看能不能先把人救下来。”

  龙沧海点点头,飞身出了通天舟。

  秦笛来到近前,发现是一个船坞,停泊着许多船只,大大小小,布满了河岸。

  他刚找到令牌显示的位置,还没有看到范瑶,就听见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哈哈,秦星笛,你终于来了,我看你这回往哪儿跑!”

  秦笛转过身来,发现是一个看着年轻的金丹真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从他手底下逃走的阴鬼宗金丹修士。

  “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啊!前些日子,我们两宗不是讲和了吗?”

  “秦星笛,你让我们阴鬼宗折损了一位元婴,六位金丹,外加二十多位筑基修士!单只是你一个人,就让我们阴鬼宗损失了一半的力量!这个仇怎么可能不报?你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别想走了!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说话的功夫,周围忽然出现七个人,其中两个气势磅礴,一看就是元婴修士,剩下的也都不简单,每一个功力都在他之上,应该都是金丹真人了!

  秦笛忽然摸出镇神塔,口中大叫道:“站住!再往前一步,我自爆灵宝,与你们同归于尽!”

  听见这话,几个人齐齐停住了。

  自爆灵宝的威力不亚于自爆元婴,能让周遭数十丈变成一片空白,就算这些人功力精深,也未必敢以身试法。

  一个面色赤红的元婴修士大声道:“秦星笛,你把灵宝都交出来,我们也不为难你,可以把你放回去!”

  秦笛朝着地上吐了一口,轻蔑的道:“你算什么鸟人?连名字都不敢报!”

  面色赤红的元婴修士道:“我是阴阳门的阳火真君,还有一位是阴鬼宗的鬼雄真君,我们两家联手,在这里布下陷阱,就是为了捉你一个人。就算你秦星笛法宝再多,又能自爆多久?我劝你还是把灵宝交出来,还能留一个全尸!”

  秦笛冷声喝道:“少说这些没用的!赶紧交出我的弟子,此事就算完了!如果她有什么不测,我让你们两大宗门,一天之内尽数灭绝!”

  听见这话,周围几人哈哈大笑:“这小子疯了,死到临头,还在这里口出狂言。”

  其中一个金丹修士大声狂笑道:“姓秦的小子,你已经来晚了!那位姓范的小姑娘被阳师叔用婴火烤了小半个时辰,早已死得不能再死,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了!”

  秦笛听得心中绞痛,睚眦欲裂,一瞬间施展出“夕阳乱”的神识攻击法术,对着面色赤红的阳火真君攻去,口中大喝一声:“动手!”

  离别钩横空而出,从阳火真君头顶掠过,放出一道凄惨的红光,一下子射入阳火真君的眉心,霎时间就把他定住了!

  这时候,另一位鬼雄真君已经率领着五位金丹攻了过来。

  诸般法器在空中飞舞,眼看就要将秦笛淹没。

  忽然之间,秦笛身前显出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祭起一道飞剑,将所有的法器攻击都挡住了!

  鬼雄真君大叫:“咦?怎么来了一位元婴修士?你是什么人?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龙沧海也不答话,操控着灵宝飞剑四面盘旋,将五位金丹逼得纷纷后撤。

  这边秦笛已经祭起镇神塔,倏然之间,将还在迷惘中的阳火真君毫不费力的收了进去。

  转过身来,他又是一招“夕阳乱”,离别钩笔直飞出!

  鬼雄真君觉得有古怪:“怎么方才一道红光掠过,阳火真君就傻掉了呢?看来,这又是一件威力极大的通天灵宝啊!”

  他见势不好,急忙向旁边闪开!

  然而离别钩发出的红光竟然能空中拐弯,将刚刚离开原地五尺的鬼雄真君同样定住了!

  秦笛二话不说,祭起镇神塔,将对方也同样收了进去。

  对于元婴初期的修士来说,这招夕阳乱能让他们迷惑半个时辰,因而面对镇神塔当头罩下,他们连一点反击或者躲避的意识都没有。

  秦笛转过身来,发现五位金丹已经被龙沧海杀了三位,剩下两位转身就逃,一人被龙沧海飞剑斩杀,另一位见逃不出去,结果选择自爆金丹!

  “轰”得一声巨响!顿时飞沙走石,一片狼藉!

  秦笛就觉得眼前一片白光,耳边传来“嗡”的一声,等到平静下来,眼前留下一个十丈大小的深坑!

  他距离金丹自爆的距离不远,因而衣衫褴褛,身上血迹斑斑。

  龙沧海乃是元婴修士,受到的影响很小,只是衣衫稍有些破损。

  秦笛也顾不得自身了,就觉得心中恐慌,惴惴不安,急匆匆找到令牌标记的地方,结果却只发现一堆白骨!而且那白骨已经不是明亮的白色,而是暗淡无光的灰白!显然就像先前那人说的,很可能范瑶被元婴真君用婴火烤过好一段时间。

  婴火是元婴真君最拿手的火焰,如果用它来烘烤小半个时辰,那真是没救了!

  秦笛心中凄然,眼泪几乎要流下来!

  这可是他从小培养的弟子,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这样天资卓绝前程似锦的弟子,怎么能死了呢?

  他将枯骨都捡在一处,从枯骨堆里看见一段烧焦的龙须竹,其下则是一小块被烧黑的仙苏土。

  他把枯骨、龙须竹和仙苏土都收起来,然后坐上通天舟,一言不发回到了天星岛。

  随后,秦笛砍了一棵巨大的九阶灵木,将树干树梢去掉,只留下四尺高的树桩,挖出树心,留下的就是个天然大木桶。

  他一声不吭,将枯骨、龙须竹和仙苏土都放进木桶里,又在桶里倒满了木元液,然后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施展枯木逢春的神通!

  一连施展了七天七夜!然而范瑶都没有活过来!

  秦笛的心里已经冷到了冰点,旋即一腔怒火在熊熊燃烧!

  “阴阳门!阴鬼宗!我秦笛说到做到,一定让你们两家灭门!”

  不知何时,苗云娟等人都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沈云怡和龙瑾儿双目含泪,想要劝他停下来,可是看他面色阴沉,非常的难看,所以都不敢劝他。

  秦笛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怒火暂时压下,低头沉思良久,忽然想起一册叫做“木祭”的金书,于是他急忙去阿房宫中找来金书,迅速翻阅一遍。

  木祭原本是一种让天地灵木升级的方法,需要建立祭坛,雕刻法阵,然后将灵木放进去,互相吸收灵气,就能让灵木升级。

  秦笛已经来不及做这些准备,所以就在大木桶中投入五十块天地灵木,在木桶外侧飞速的雕刻法阵,半天之后,他继续施展枯木逢春的神通。

  转眼又是七天过去,耳边忽然传来龙瑾儿惊呼的声音:“师傅,龙须竹开始转青了!”

  秦笛心里“砰砰”的跳着,连忙继续努力,施展枯木逢春!

  又是一天过去,龙须竹长出两根小枝,这棵仙灵木终于死里复活了!

  三天之后,枯骨开始泛出光泽。

  五天之后,骨骼上开始生出一片片绿苔,绿苔迅速长大,形成一块块肌肉,构建成五脏六腑。

  七天之后,绿苔退去,宛如粉妆玉琢的范瑶彻底复活了!

  沈云怡等人喜极而泣。

  “师妹,你终于活过来了,你若是回不来,师傅要发疯了!”

  龙瑾儿也上前抱住她:“师姐,师姐,你能活过来太好了!”

  范瑶睁开眼睛,神情还有些恍惚,道:“我好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一直拼命挣扎,总也醒不过来,就听见师傅不停的在耳边呼唤,让我坚持再坚持,让我不断施展枯木逢春,所以才没有陷入无边的黑暗里。对了,师傅呢?师傅去哪儿了?”

  众人转头一瞧,已经不见了秦笛的身影。

  范瑶从大木桶中站起来,穿上衣裙,跟众人一起去找秦笛,然而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276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