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仙藏 > 第260章 山颓木坏

第260章 山颓木坏

  众弟子一个个垂头丧气。

  “秦师叔,您这题目太难了!”

  “这题目没个头绪,怎么能算出来?”

  旁边龙瑾儿忽然道:“师傅,这题目有好几个答案!”

  此言一出,众弟子都不说话了,一个个儿转头侧目望着她。

  秦笛眼前一亮,道:“瑾儿,你说说看,都有哪几个答案?”

  龙瑾儿不紧不慢一一道来,将三个答案都列了出来。

  秦笛为之欢喜:“没想到瑾儿还有算学的功底!你是何时学会的?”

  龙瑾儿笑道:“师傅,我从十岁开始,就掌管家里的财务了……”

  秦笛笑道:“你有这般头脑,将来的修仙路上,应该能走得更远。”

  龙瑾儿也很开心,笑嘻嘻的道:“谢师傅夸奖。”

  可以看得出来,自从龙沧海功力恢复之后,她心里的压力大为减轻,恢复了女孩子活泼可爱的天性。

  秦笛见了也觉得欣慰,他不希望弟子心里装太多东西,希望她放下包袱,健康成长。如今看来,瑾儿基本上做到了,这可是一件大好事。

  众弟子听得哑口无言,心道:“这师徒俩不会是商量好的吧?故意用这种方式堵我们的嘴?”

  兰云亭也觉得惊讶,心想:“我三个师姐一个比一个厉害,幸亏我有太祖姑母讲情,不然很难拜在师傅门下。”

  对于众多的年轻弟子来说,这次出来虽然没能拜师,但也带回去大量的妖兽材料,至少能吹嘘一阵子,所以暂时的失望之后,旋即又变得开心起来。

  三天的狩猎很快就结束了。

  秦笛回到天星岛,开始教授几个弟子新的功法,还要教凤儿和阿紫读书。日子过得很充实。

  空下来的时候,他就用仙火烧灼诸般灵宝,将每一件灵宝烧得吱哇乱叫,然后又丢进冰冷的阴泉水里,如此反复折腾,希望能让这些灵宝进阶。

  其中,他重点关注的乃是镇神塔、青霄剑、落日弓,炼丹炉和离别钩。当然,还不能忘了太白寸芒,那可是偷袭杀人的必备灵宝。

  然后,秦笛就开始修炼青龙诀的第四个神通,山颓木坏。

  这个神通的基本原理,就是要迅速抽取树木山岩中的灵气,跟小桃树抽取灵气打开门户的道理是一样的。抽完灵气之后,再随手一推,就能将树木、山岩变成齑粉。

  所以别人看上去,是那一推在发力,然而更重要的,是此前抽取灵气的过程。

  秦笛修炼了吞天诀,所以再修炼山颓木坏,就变得容易了许多。

  他不舍得破坏天星岛周围的环境,便叫了弟子范瑶,一起来到通天河南岸,在越国境内找了个无人的荒野,抛出阿房宫定居下来。

  他每天上午施展山颓木坏,吸收大量的灵气;下午则施展春风化雨,再把吸收的灵气还回去。

  秦笛已经不需要这些木灵气了,因为这些灵气等级低,而且还比较杂,如果留在体内,不花费精力锤炼,反而不利于结丹。他身上携带着大量的木元液,只要将木元液纯化,就可以满足自身的需要,而且相对容易的多。

  范瑶在他的指导下,不停的演练枯木逢春和枯株朽木。她的功力还不够,没法施展山颓木坏这样大范围的法术。

  转眼又是两年过去,秦笛将山颓木坏转化为神通,挥手之间就能让一座小山化成粉尘。

  不过,他心里明白,修炼这门法术不是为了杀人。

  如果要杀人,他有落日弓、太白寸芒,还有青霄剑、镇神塔,就已经足够了。

  修士的目标很小,不像一做山那么大,所以用不到上山颓木坏这样大范围的攻击。除非有大批敌人聚集在一起,才可能勉强用到这一招。

  但是,这门法术又非常重要,因为它是青龙诀第五个神通“呼风唤雨”,和第六个神通“风雨如晦”的基础,如果不掌握山颓木坏,施展这两个神通时,就没有足够的威力。

  呼唤来的风雨可以是和风细雨,也可以是凄风冷雨,更进一步则是风雨如晦。只有练好了山颓木坏,才能达到雨滴穿石、大面积杀生的效果!

  正因为如此,秦笛才会不停的演练,而且准备在日后将其传授给弟子范瑶。

  两年过后,秦笛回到天星岛,自感功力圆满,可以考虑结丹了。

  结丹是一件大事,在此之前,他还要做不少的准备工作。首先要将所有事情处理完,该见的亲戚朋友门人弟子都要见一遍,如此才能做到心无挂碍;其次还要拜见两位师傅,最后一次请教结丹时的注意事项。

  他先去金枪角看了看,结果发现一切如常。

  祖父和三叔都在按部就班的修炼,并没有出现一丝的意外。

  秦笛对这二人很放心,毕竟在尘世摸爬滚打很多年,而且能在偌大的越国,多少亿人口中通过科举高中探花,都有着如渊如海的智慧,所以一旦踏上仙途,只要没有外人欺凌,就会一帆风顺的修炼下去。

  谈话间,祖父秦高岚忽然道:“你父亲已经从太傅之位退下来了。但他不肯来赤火岛,说你母亲没法修仙,一个人留在尘世太孤独了。”

  秦笛皱眉道:“那就一起过来。赤火岛又不禁凡人,都是我的嫡系亲属,没有挡在外面的道理。”

  秦高岚又道:“来到赤火岛更孤独!别人都在修仙,只有她一个闲的无聊,还不发疯才怪!所以她宁愿留在家里,也不肯出来。再者说,家族里面也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坐镇。所以你父亲不来也就罢了。”

  秦笛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住几天,陪一陪两位老人。”

  说完之后,他就通过传送阵回到了宁城家里。

  多年未见,父母都未见老态。毕竟是服过桑葚酒,延寿两百余年呢。

  尤其是父亲秦广灵,已经修炼到筑基大圆满,因而更显年轻了。

  秦笛在家里住了半年,从洞天之中又牵引来一条大型的木脉,锁定在后花园里,用九阶大阵遮盖,以供父亲和家人修炼。同时,他在后花园里又放下一个木系洞天,以便让秦府拥有更丰富的资源。

  随后,他还拿出几坛桑葚酒,交给母亲。又拿出一些筑基丹,交给父亲掌管,以备秦府弟子进阶筑基。

  这一次回去,母亲又一次问起秦笛有没有想过成亲的事。

  秦笛摇了摇头,道:“等我修炼有成,安定下来之后,再考虑此事。”

  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却在想:“修仙没有止境,金丹上面是元婴,元婴后面还有步虚,啥时候能稳定下来?或许成就地仙是一个好的节点?如果有人陪一路走到地仙,我也不介意陪她走一辈子。”

  母亲听了,只能暗自叹息,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看不到幺儿成亲了。

  父亲秦广灵却不在意,道:“嗨!都已经是长生中人了,还成啥子亲嘛?要想成亲,啥时候不行?”

  母亲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头。
  浏览阅读地址:/xiancang/7357820.html